信师信法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一、得法、修心、提高升华

我从小就喜欢听神话故事,羡慕那些自由自在的大神仙,虽然这在我们那个时代是禁止思考的领域,但始终挡不住心底里的那种追求。到了年轻时目标就更明确,一直在思考着人生的真谛到底是什么?人难道就只能这样一代代的活着,能不能有一种超脱生死的长生之道?随着岁月的流逝,不觉到了中年,社会上出现气功热。我带着这种愿望走進了气功领域,学了很多气功。以后开始研究周易八卦,直到看到《转法轮》这部宇宙大法,我才豁然明白,原来我苦苦追求的就是这部法!

我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兴奋得几夜睡不着,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更是无法言表,从此以后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我在家成立了炼功点,同修们一遍接一遍的读着《转法轮》,一遍又一遍的背着师父的经文。每天学法炼功、交流心得体会,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精神面貌和身体都在发生着突飞猛進的变化。大家在一起炼功形成的那种慈悲祥和的场净化着每个人的心灵。在这部高德大法的沐浴下,我变得象另外一个人。过去那种贪婪、自私、永不知足的妄念被冲刷的干干净净。觉的人世间什么都无所谓,只有这部大法相伴就足以了。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洪法,参加法会等活动,我的思想境界也在不断的升华着。

正当我沐浴在佛光之下,不断精進的时候,宇宙中的败坏生命操纵着人中的败类对大法开始了史无前例的镇压,一时间恶浪滚滚、乌烟瘴气,邪恶开始全部的国家机器开足马力诋毁迫害大法。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我寝食难安,大脑一片混乱,那几天吃什么都没有味。紧接着公安找单位逼我放弃修炼,简直搞得晕头转向,疲惫不堪,身心受到极大的冲击,最后违心的表了态,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

二、正法修炼、去执著

七二零以后,我依法上访,被截回后,邪恶对我進行监控,电话被监听,出门要请假,被非法迫害两个多月。那时没有师父的消息,没有经文,自己真不知该如何做才好。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只能在家学法、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沦后,有的同修开始走出来去北京证实法。同修之间对此有分歧,有的同修认为《转法轮》里没有正法的内容,只能悟着做。我当时由于怕心作怪,思想反应很激烈,最后还是悟到,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大法被诋毁,师父被攻击,为什么不能站出来说句真话,我们是依法上访,给政府讲真相有什么不对?于是我们几个同修经过切磋一同走上了進京证实法的路。

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身上真是好象去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非常轻松。后来被抓被非法关押,好多人心都出来了。当时并不知道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把被抓被关当成一种必然,在里面消极承受,盲目绝食,甚至把这些当成一种资本在人前显示,表现出了当时修炼的一种极不成熟的状态。现在回想起来那种状态是非常幼稚的。

随着师父经文的不断发表,正法形势進入了全面讲真相证实法的阶段,那个时候我天天忙碌着,放松了学法修心,只图轰轰烈烈,不知不觉出现干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又一次被绑架拘留。

直到师父《理性》经文发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次迫害是求来的。痛心之余加紧学法,慢慢头脑越来越清晰起来,对正法才有了明确的认识。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在后来的正法路上,我牢记师父的教导,变的更加冷静智慧,越来越走向成熟。

三、信师、信法、再精進

正法進入第五个年头,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理的越来越少,环境变的比较宽松。这时,有的同修出现麻痹情绪,整体协调出现问题。最后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五十多名同修被绑架洗脑,十多名同修被非法劳教判刑,资料点被破坏。本地区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工作遇到了严重困难,真相资料严重短缺,师父经文不能及时看到。

我很着急,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我把精力用在洪法上。因为当时很多人得法而买不到书。我就买了一双卡录音机,买来空白磁带,录制了四十多套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带,分给各点,很多有缘人走進了大法修炼。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悟到这样等下去可不行,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不能等。于是我萌发了做资料的念头。可是建立资料点谈何容易?资金、设备、场地一无所有。再加想象做资料的危险性,又产生了怕心。这样又停了很长时间,自己老觉的不对劲。怎么了,平时总说自己信师信法,关键时刻衡量一下自己到底信师信法成度有多大?为什么不求师父加持。这一念一出,师父马上给安排了机会,正好有老同修买了一个小型复印机想做资料,出现困难,不能做了,经商量,由我接过来了。

我把这台机器看成一个生命,看着正法中救度众生的法器,经常与它沟通,学法,发正念,帮它清理身体。它很勤快,干活很卖力,只是太慢,一分钟只能印四张。而且硒鼓容易疲劳,不能连续干。可是我们的资料需要量很大,只好叫它超负荷的干。它从来没有抱怨过,很顺利。从这件事我看到了一个生命一旦为大法所用,它的能力就是超常的。按厂家介绍,这个机器的硒鼓只能灌两次粉就得报废,而每个硒鼓的价钱是五百六十元,我想不能被这个观念障碍住,只要進入大法的生命就应该是超常的。灌到第三次,我求师父加持发正念,结果这个硒鼓到第八次才报废。后来有的硒鼓可以灌到十次,大约超负荷干了六、七个月的时间,到底印了多少箱纸我也记不清了,它实在太累了,开始出毛病。这样我们又买了一台激光一体机。

自从我做资料以后,在心理上增加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老觉的责任重大,不能疏忽。老怕做不好被邪恶钻空子,给大法造成损失,自己受到迫害,不自觉的就形成了一种观念,觉的邪恶最怕资料点,所以资料点是重点迫害的对象,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无形中给邪恶注入了能量。开始我没有意识到,只知道每天发正念总忘不了清理资料点的空间场,久而久之又形成了为资料点的安全而发正念的意识,然而怕心有增无减。有时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把机器藏起来,过后也觉的行为可笑,直到最后招来了邪恶骚扰,才在师父点化下如梦初醒。

那是今年七二零前后,邪恶突然找上门来,正好我不在家,以后有七、八天几乎每天上门骚扰,弄得我一个多月不敢回家。后来我冷静的思考,到底漏在哪里?最后经过和同修一起切磋,自己向内找,发现还是那颗怕心招来的祸。其实邪恶并不知道什么,那些假相都是针对人心来的,悟到以后,我又堂堂正正回家来住。结果什么也没发生。

通过这件事的前前后后,暴露了我很多人心。如:事情发生以后,有同修指出原因,自己不能冷静接受,而是找理由掩盖。有时明知道是我错了,碍于面子,就是不肯承认,就是不认错。党文化的东西不断的从我脑子里反映出来。其实往深处挖一挖,最根本的东西就是那颗私心,那颗维护自我的心。

写到这里我还有一点体会想说出来与大家分享。七二零以前个人修炼阶段,我们在修炼中遇到的关卡魔难都是师父为我们提高所安排的。所以我们必须咬着牙也要闯过去,而现在不同了,师父说过,七二零以后师父没有给任何人安排关卡,那么我们现在遇到的魔难就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遇到魔难,求师父加持,求师父帮助,我认为是信师信法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