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

  • 和社区的姐妹说说心里话

  • 心底的诉说

  • 给金河公安局及“六一零”的公开信

  • 和社区的姐妹说说心里话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希望您能够认真的、耐心的看完它,虽然我们素昧平生,但我还是想跟您说一说我的心里话。在说心里话之前,让我们看一段真实的历史故事:

    二战时期,在一座纳粹集中营里,关押着很多犹太人,他们大多是妇女和儿童。有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和她的母亲一起被关押在集中营里。一天,她的母亲和另外一些妇女被纳粹士兵带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到她的身边。人们知道,她们肯定是被杀害了。阴影笼罩着每一个人,谁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活到明天。但当小女孩问大人们她的妈妈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时?大人们沉默着流泪了,后来实在不能不回答时,就对小女孩说,你妈妈去寻找你的爸爸去了,不久就会回来的。小女孩相信了,她不再哭泣和询问,而是唱起妈妈教给她的许多儿歌,还不时的爬上囚室的小窗,向外张望着,希望能看到妈妈从远处走来。

    小女孩没有等到妈妈回来。就在一天清晨,纳粹士兵用刺刀驱赶着,将她和很多犹太人逼上了刑场。刑场上早就挖好了很大的深坑,他们将一起被活活埋葬在这里。人们沉默着,在死亡面前人们恐惧得发不出任何声音。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被纳粹士兵残酷地推下深坑。当一个纳粹士兵走到小女孩跟前,伸手要将她推进深坑中去的时候,小女孩睁着漂亮的大眼睛对纳粹士兵说:“叔叔,请把我埋得浅一些好吗?要不,等我妈妈来找我的时候,就找不到了。”

    纳粹士兵伸出的手僵在了那里,刑场上顿时响起一片抽泣声,接着是一阵愤怒的呼喊…… 人们最后谁也没能逃出纳粹的魔掌。但小女孩纯真无邪的话语却撞痛了人们的心,让人们找回了人性的尊严和力量。

    在事隔半个多世纪之后的今天,在中国大陆我们听到一个同样的故事。

    那是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一年后的2000年的那个冬季里,很多法轮功学员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北京各地监狱装满了,一汽车一汽车的法轮功学员被遣送到周边地市和东北及西北地区,在那里受着非人的折磨。有一个操着山东口音的小女孩,和母亲及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强行送到河北省昌平县,关在一个废旧了的建筑物里。数九寒冬,屋子里除了一个便桶外,就是冰冷的水泥地了,那时候鹅毛大雪下几天了,外面的积雪很厚,气温降到零下15度以下,这里看守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们,每天都把那些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扒掉衣服,扔到他们挖好的冰坑里埋起来,小女孩的母亲几天内也不知道埋多少次了,一埋就几个小时。

    有一天,他们把小女孩的母亲刚要往冰坑里扔,小女孩不顾一切跑过去拽住母亲,向两个行刑的恶警说:“别埋我妈妈,妈妈已经被你们冻成冰棍了……”

    行刑的警察愣了足有几分钟……

    结果,母女俩被一起埋了大半天,挖出来时,小女孩与她母亲已没有知觉,从那以后和许多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再也不知道母女俩被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是一个法轮功学员九死一生逃脱那里后,给我讲述的她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暴力真的能摧毁一切不,在天真无邪的爱和人性面前,暴力让施暴者看到了自己的丑恶和渺小。刽子手们在这些天性童心面前颤抖着,因为他们也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这个小女孩的痛苦遭遇只是对法轮功迫害七年来的冰山一角,上亿人的正信被镇压,上百万人被非法关押,几十万人被酷刑折磨,上千人被迫害致死。中共建政以来八千万同胞死于它的暴政下,六四冤魂尚未昭雪接踵而来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绝人寰,触目惊心的大规模迫害。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守“真善忍”的信仰和人类的良知,就遭到中共恶党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恐怖政策进行的群体灭绝性残杀,这个嗜血成性、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对善良老百姓的迫害已疯狂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姐妹们,不要以为镇压迫害、杀人焚尸与你们无关,因为你们是知情者,今天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明天就会轮到你们。文革结束后,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知道自己双手沾满鲜血只有畏罪自杀。历史是惊人的相似,让我们再看二段截然相反的人生结局的真实故事:

    一位前中共居委会书记的自述:我曾经是一家有名国企的党委书记,身上顶着这“委员”、那“代表”的头衔,还获过“红旗手”称号。后来企业倒闭,我来到一个近四万人的社区当居委会书记。我是信佛之人。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信,虽然一直从事党务工作,但我多年前就把中共看透了,所以从心里一直和它保持着距离。前苏联解体时,我还不到30岁,在单位从事政工、人事工作,从领导到职工都很看重我,正是所谓“前途无量”的时候。可当我看到号称超级强国的“老大哥”苏联共产党――中共的楷模,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那些昔日威震八方的“领袖”、各色“名角儿们”顷刻间变的像一群颓废的老汉,身披大衣,在空旷的寒风中搓着手,瑟瑟发抖,等着领取救济金、面包。刹那间,我对共产党残存的那一点点幻想顿时荡然无存。

    也许这就是人世的“无常”吧。什么铁打的江山,什么共产主义社会,还是醒醒吧。那些“大人物”都落到这步田地,我这靠党务吃饭的小喽罗能有什么下场呢……

    我当即决定不能再糊涂下去了,要脚踏实地的学门本事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啊。于是我执意请求“下放”,到单位一个最艰苦的部门工作,从零做起。不久因为业绩出色被评为“红旗手”,当选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时,命运再次把我推到党务工作上来,但在这个岗位上我一直按照佛家的标准处世。比如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我对中共的镇压一直十分抵触和反感,觉的这是文革的一次继续,是挑动群众斗群众,是不得人心的。我有不少朋友炼法轮功,她们对我讲了真相,我也看了《转法轮》。李老师讲的太好了,法轮功是正法,如果人人都能做到“真善忍”,那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就有希望了。

    我所在的辖区有不少人修炼法轮功,我和其中一些人成了朋友。我亲眼所见一位熟人在炼功初期腹部裂开一道口子(原来妇检有肿瘤),头一礼拜流污水,第二礼拜流血水,第三礼拜流清水,三周后伤口痊愈。到医院一检查,肿瘤消失了。

    现今我国,国安局全面利用我们基层居委会来监控,配合他们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档案我们居委会十分齐全。每次我参加市里国安、610等部门召开的对付法轮功的会,我是最小的“官”了,他们都不让做记录,文件传达之后还要收回。我想这完全是搞阴谋嘛。我就偷偷做记录,想对策,然后告诉法轮功学员该如何防范,少受损失。还有送洗脑班的,我就尽力争取陪护,以便保护他们。

    我亲眼见证了“人民政府”是怎样对待手无寸铁的善良人们的。对坚定的修炼者采取非人的折磨,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毒打等。见证了共产邪党的恐怖黑暗。当然我也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如把我睡的床让给她们睡,或将我吃的饭菜给她们吃。记得一次有位海外法轮功学员春节回国探亲。国安马上通知我们上门监控骚扰她,我矢口否认,说她没回我们小区,当我们内部有人跟我反映她确实回家时,我说:“回家了怎样,她没做违法乱纪的事,我们有什么理由骚扰人家,这是侵犯人权吧!”就这样一直到她探亲假满,我们一直没让国安利用我们监控她的阴谋得逞。

    因为为法轮功学员做了一点事,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大约两年前,我的小腹部位疼痛难忍,我以前检查过发现有肿瘤,单位同事都知道,我以为这下恶化了,准备做手术,不料在医院做例行检查时,却发现肿瘤已经消失了。就在医生百思不得其解时,我突然感到这真是应了法轮功学员说的“善待大法得福报”!

    姐妹们,请看看上面这位前中共居委会书记的自述,你们也不要助纣为虐、再沉默了!麻木和冷漠只能助长邪恶与杀戮,最终毁灭自己。我们呼唤那些还有正义良知的知情人勇敢地站出来揭露邪恶,制止虐杀,退党自救,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正告那些还在继续犯罪者: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恶报已经大量开始,历史告诉我们凡是助纣为虐者、杀人犯、行恶者都将没有好下场!赶紧停止犯罪吧,弃暗投明、立功赎罪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愿你们都能走出利益的诱惑,自觉抵制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我们瓦房店卫生学校副校长王友菊,还有张万年、白淑贞、王景义等人都被迫害死了,将来所有直接、间接参与迫害的人都逃不过历史的审判,“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誓把所有的迫害真相公布出来,不会放过一个迫害大法的人。

    最后祝愿你们及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心底的诉说

    ——写给世上所有的善良人

    我是吉林市一名大法弟子,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存的机会。

    我家住在吉林市,早在外地打工,在打工期间有幸得法,可是不久大法便受到迫害。由于自己对大法的认识不深,也就随波逐流,不修炼了。直到2002年,自己的身体不适,返回吉林,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好,浑身无力,到医院做B超检查,发现我得的是卵巢癌,并且扩散。当时给我做手术的医生对我的家人说,我的生命只能用天来计算了,能活过半年是一大关了。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后,真是五雷轰顶那份痛苦的心情,可想而知,简直不能用语言表达。我不想死,因为我还很年轻,正是人生中最好的年华,而且还有尚在读书的孩子,我怎么能就这样离开这个人世呢?我真的不能呀!于是我把这最后的精力都用在了到处找偏方上。结果在2003年又一次不幸降临,我突然病情加重,腹水使我肚子肿大,不能动,上不来气。最后实在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我想到了自杀,并且用刀片割了手腕(动脉)由于严重贫血,竟然没出多少血,后又被家人发现及时送医院抢救,算是缓解了一下。

    后又送到长春肿瘤医院进行化疗治疗,经过了三个月左右的治疗,由于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不能治疗下去,最后还是回到家里等待那生命最后的时刻的到来,家人把寿衣都准备好了。可是就在一点没有生还希望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在外地和那些炼法轮功的人在一起的情景,使我又萌发了要炼法轮功的想法,但是我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于是我每天只能看书《法轮功》,当我看过几遍以后,奇迹出现了,我竟然能坐起来了,这很是出乎我的意外。在以后,我的食量也渐渐增多,慢慢的我能做功了,这样我的生命又有了能够继续生存的希望。

    自从学法炼功到现在,仅仅三年零3个月的时间,我又回复的像健康人一样,身体由74斤增加到118斤,生活完全能够自理,写到这里我真是感谢大法,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我把这些感谢只是放在心里。而修炼法轮大法,必须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是我做的不好,因为长期以来共产党不分青红皂白对炼法轮功的人疯狂打压迫害,编造谎言,“自焚”“杀人”等,煽动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使这么好的一个大法,竟然遭到这么大的冤枉。由于我胆小怕事,并且有一个最大的怕心作怪,使我虽然身体是通过炼法轮功好的,我竟然不敢说。当熟悉我的人问我,你的身体是怎么好的时候,我有时也不敢正面告诉人家,而是说不知吃什么药好的,因为吃的药多了。每当说一次谎话时,我的心都在滴血,难过心里觉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从死神那里把我夺回来的大法师父。大法救了我的命,可我连一句真话都不敢说。

    由于我这几年没按真、善、忍要求去做,至少我做的也是很差的,我的身体出现不好的反映,到后来达到生活自理都困难了,我躺在床上思考这些事情时有很多不理解的问题。我和谁都不敢说,我这样的人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为什么不敢说,不就是因为江泽民流氓集团不让人说真话吗?法轮功让人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什么这么打压迫害?再说炼法轮功的人据我知道看到(没禁止让炼时)很多都是因为祛病健身走进来的却实有很严重的病,医院都给判了死刑的人,都通过修炼法轮功好了,这部大法不知救了多少人的生命,使多少人的心灵得以净化,人性,道德得以升华。现在的人,你如果在公共场所不注意互相碰撞一下,甚至马上就能吵起来,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人与人之间很少用善念,真诚,宽容来相处,只有这部大法教人做好人,真诚待人,善待别人,处事先考虑别人,宽容待人。所以学了法轮功的人,个个善良,健康,不说谎话,不骗人,这样一个好人群体,他给社会带来的只能是安定,真正的和谐,对国家是有好处的,可是为什么国家对这样的一群好人,而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想做真、善、忍好人,这样一群信仰的人,竟然迫害七年,不反思一下吗?

    我这里说一句心里话,这是我个人这些年来通过炼功以及身体的变化,只要是一个真正炼大法的人如果在思想中不能表里如一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正发自内心按真、善、忍做好人,那么你的病就会慢慢回到你身上来,因为那是假修,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修炼是严肃的,你自己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

    所以凡是真正修炼的大法弟子,不是你用打骂,电棍等刑具迫害就能“转化”过来的,再说有很多人都是因为身患大病,没钱支付医院那昂贵的医药费,在生死攸关中接受大法的,并且发自内心要做好人的。请问政府也好,劳教所也好,洗脑班也好,还有一点人性良知的人,你们把这样大难不死并且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往哪“转化”?怎么忍心再抓打他们呢?

    我们每个人,谁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呢?难道把他们“转化”成现在那些人为了钱,贪污腐败,坑蒙拐骗把他们“转化”成这样的人吗?因为世界上就这两种人,除了做好人,否则就是做坏人,可是大法弟子宁死都不会去干坏事的,不会干污染他们那个干净心灵的,这是你们所有人没法想象信仰正法人的思想境界的。

    所以在这里我劝一下正在挥拳打大法弟子的人,放下你们挥舞的拳头,想一想自己在做什么呢?你们在心知肚明的打好人,做坏事,想想吧,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因为过去老人都说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今天能够说出心里话,把好几年违心做人的那种痛苦不要了,抛弃了,真正说了一句心里话,也不枉我也炼一回法轮功,做一回大法弟子,终于能真诚,慈悲,宽容的看待这个世界了,真正的能按真、善、忍做人了,心里真坦然,真舒服。

    吉林市大法弟子:刘善


    给金河公安局及“六一零”的公开信

    金河公安局所有警察及“六一零”等人:

    惊闻公安局恶警皮建军伙同另一警察闯入谷传林家以办暂住证为名绑架大法弟子杨振寰,后又将谷传林绑架到公安局。听到这个消息真是令人震惊,在这里我想和你们说几句。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以造谣的手法取缔法轮功以来,一晃时间已经过了七、八年了,这些年来,也许百姓们不知道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大法弟子们在这风风雨雨中都承受过多大的迫害,在这里我要把大法真相及中共丑恶嘴脸和你们做的事情和大家说说,也希望还在做恶的人赶快悬崖勒马!

    法轮功是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从长春传出来的,当时在中国气功有两千多种,传功人大多数图个人名利,李老师传功却收费极低,而所收费用全部用于办班经费,李老师教人却是向善做好人的道理,在大法中李老师严格要求我们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个好人,只炼动作而不修心性的人不算是法轮功学员。这样,大家在集体学法和炼功时,互相讨论的都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哪里应该对别人更善一些,哪次因为自己的脾气不好,把事情做糟了,并心里暗想以后遇到事情一定要做的更好,多考虑别人。就是这么好的功法,吸引了很多希望向善的人走入大法修炼中来。有多少濒临破碎的家庭又重归于好,有多少已经随着道德下滑的人因为学了法轮功使自己变成了一个对社会有利的人,而且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在家庭中努力按照李老师的要求做个好丈夫、好妻子、好父亲、好母亲、好儿女。可是,就是这么好的功法,却因为江泽民的个人妒嫉,以各种自己编造的罪名通过电视报纸大规模污蔑、迫害。但是,与此同时,国际上也在努力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最终通过慢镜头观看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时看出几个自焚当事人都是被警察打死的,一系列的破绽证明这实际上是江泽民导演的一幕丑剧,江泽民一伙人自己说:“三大战役我们都拍出来了,导演一个小小的天安门自焚算的了什么?”

    在中共不断的对法轮功迫害的同时,大法弟子也顶着压力向世人讲清大法教人做好人的真相。在不公正的待遇下,得允许人说话,但是也就仅仅因为我们讲清大法真相,有多少善良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无论老人和小孩,还是六七十岁的老人,都会被它们扒光衣服在雪地里走,直到冻死,怀孕的妇女也被折磨到流产,还让她的丈夫在旁边观看!直到最近苏家屯事件被曝光,它们居然活活的把法轮功学员的内脏器官摘除,卖给需要器官移置的人,从中牟取暴利,将剩余的残骸扔到焚尸炉里烧毁,其恶行已经到了令人神共愤的时候了。目前国际上正在着手调查此案,而且所有迫害大法的邪恶当事人已经被追查国际记录在案。

    在我们当地,迫害就没停止过,许多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劳教。金河公安局恶警皮建军还毫无廉耻的说金河大法弟子陈金宏就是他抓的!令大法弟子陈金宏被非法关押三年,三年的时间,陈金宏在劳教所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电棍电、吊梁,无所不用其极。我请问你们:你们有没有父母兄妹?有没有亲属儿女?如果还有一点人性的话,会把一个善良的好人往火坑里送,并残酷的折磨吗?

    在此正告皮建军及其他恶警,无论你们表面说的再伪善,你们的所作所为都一笔笔的记录在案,终有一日,你们将面临法庭的审判,全天众神之眼也不会放过一个死不悔改的邪恶之人,如不改邪归正,你们的下场将会无比的凄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将会加倍的落在你们身上。现在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失去生命的人数不胜数,也希望你们能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孰去孰从请细细思量!

    目前不仅仅迫害法轮功的相关人员将遭到天惩,连中共恶党也是属于上天消灭的范围之内,贵州落下亿年奇石,经中科院鉴定上面的字体为两亿年前形成的,上书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希望所有看到此事的父老乡亲们只要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红卫兵的任何组织,赶紧化名退出,在天灭中共之时,才可保自己平安。 暂时无法打电话三退的,也可将三退声明公开张贴,以表明心意(可用化名),等有机会再电话或通过网络三退。

    这里正告金河公安局及其相关责任人,赶紧将谷传林无条件释放,并归还抄走的所有物品,否则天理不容,恶报也即在眼前!

    父老乡亲们,如果你们知道哪个恶警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请将他们曝光出来,保护好人有善报,另外请乡亲们一定要记住三退,遇到危难的时候不要忘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就可遇难呈祥、逢凶化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