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揭露邪恶、反迫害、营救同修一事与石家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这一段时间,石家庄及周边县市大法弟子在营救同修王博一家人、营救刘记廷(现已被非法判刑送唐山冀东监狱)、营救焦梅山和安文琪、营救徐新牧(已经回家)等大法弟子的过程中,整体在升华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正念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理智成熟。

现在回过头来一看,在这个过程中也暴露了我们个体和整体上一些漏洞和问题,现在抛砖引玉写出来,希望共同在法理上升华,将这些问题解决好,更加圆容的走好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路。

一、营救同修是需要学好法和在法理上的提高为基础的

前一阶段,一说营救同修,首先大家发正念非常好,为被非法关押的这些同修发正念一直坚持到现在,而且每天是很多次高密度的发,参与的同修非常多,有的还近距离的去发,这些同修被非法开庭的时候也都去了大量的大法弟子,在发正念,坚定着同修,也在大量的清除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明慧网上发表了许多关于这些同修的传单和小册子,还有许多资料点根据明慧网发表的这些文章为来源,也编辑了很多这方面的真相资料,大量的散发、邮寄,也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感觉大家在法上都很扎实了,把自己都溶在大法中,每个人都是大法整体中的一部份,我们都是一个整体,这样的认识非常明晰了。所以在别的同修有事或有难关时,或需要我们在大法中需要做什么事情时,都把这些事当作是自己份内的事,无条件的、积极的去配合,甚至主动去配合,这是大法弟子在法上成熟的表现。

很多大法弟子都在想,怎么样才能将我们的同修营救出来?怎么样才能制止和清除这些迫害?怎么样才能揭露邪恶?怎么样才能共同精進起来?怎么样才能走正大法弟子的路?怎么样更好的讲清真相、做好三退?怎么样才能学好法?怎么样才能修好自己?怎么样才能圆满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等等许多关于正法修炼中的问题,这在学法、切磋、交流中,是经常面对和提出来的,而且深感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和不够精進,越来越能严格的要求自己。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小型的学法小组重新组建起来,逐渐在恢复集体学法、集体交流的环境,大家都主动在圆容着大法、同化着大法,在这些众多的小的整体机制和环境中,一个个小的整体在迅速提高和成熟着,表现在整体上是整体的稳定和成熟。

二、营救同修的过程是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反迫害的过程

每一个问题的发生,决不是为了简简单单的去解决这样的问题为目地的,这个过程中贯穿着大法弟子以法为大、提高心性、法理升华、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帮人三退、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营救同修、整体提高等许多方方面面正法修炼的因素和内涵在里面。

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是正法修炼,而不是工作和做事。

三、大法弟子如何把握做好这个历史时期的主角

在交流中有时看到邪恶疯狂的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干扰大法弟子,虽然明白一些法理,但对自己的主角角色却非常不投入和不自信,有时还被邪恶的疯狂激起了愤怒和仇恨。

但冷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大法弟子所担当的责任和使命是如此的重大和严峻,不是想当然的,是在正法修炼中、在大法中熔炼出来的,时常在脑海里浮现师父的讲法:

“大家继续努力吧!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

“其实救度众生中包括着个人修炼提高的因素。无论是救度众生、个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证实法,走正你们的路才是证实法。也不要把迫害的邪恶形式作为不证实法和证实不好法的借口,其实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迫害也是为了考验你们做铺垫的。虽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与安排,但是它毕竟干了它们所干的。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最后的时刻,邪恶的因素会减少,环境会宽松,世上的形势会有变化,要求你们走正的路永远不会变。”(《走正路》)

四、反思这一段时间相关的问题

(1)在营救同修和揭露邪恶中,能主动出来担负起重任的同修还是非常少的。

多数学员只是在发真相资料、发正念,而对于具体的协调、交流,具体事情的操作和运作等问题,参与的比例是非常少的。例如对于写作真相或交流文章给明慧投稿、具体真相资料的编辑、具体事情的交流和协调等问题,能主动走出来,和大家在法理上共同提高和升华,并担负起一些实际事务的同修,是远远不够的。

由于这些原因,导致一些具体的营救问题都是拖拖拉拉的,时强时弱,例如刘记廷的事情,几乎很少有人去主动担负起来,师父给了我们那么长的时间,结果是我们这边几乎没有动静,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了。

这些也导致一些事情因为不能充份的交流和有充足的力量,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失误和遗漏,例如焦梅山的事情,现在还被延误着,新华区或其他能接触上这件事情的同修,要赶快主动去承担起这些具体的事情和事项。

(2)沟通一个个小整体成为一个大整体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需要各片区的协调人和总的协调人的配合,其实有这些想法和条件的,有什么关键问题,可以给明慧网投稿和多去看明慧网的文章,也能解决大部份的问题,关键是主动的去做,而不是等待和被通知。

一些具体事务也需要和更多的同修交流和协调,以免具体操作时的巨大干扰和缺少整体的配合和协调,这方面是严重的不足。

(3)欢喜心和不理智的表现。

有一部份同修认为邪恶非常少了,已不成气候了,又生出来欢喜心和不理智的表现了。例如对于王博一家的事情,有的也在发正念,但真没当回事,觉的邪恶已经不堪一击了,说很快就会放出来了,邪恶判不了他们一家,等要开庭了,还在问:他们一家放出来了吗?

放松自己的正念,不能严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修炼,又想当然起来了。例如在新华区法院非法审判焦梅山和安文琪时,有的同修当场就说,看邪恶非常的虚弱和害怕,让他的家人去当场将人抢回来,是不成问题的。

还有就是在非法审判结束时,大家一起喊口号的事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本身是好样的。但关键是在什么心态下喊的,我无意评论这件事情的是非,但我们的心态一定要纯净,也要考虑大法在社会上的影响和世人的接受能力,不是一时痛快完了就完事了。

(4)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的不足

在这些事情中,发正念、发资料、写信给有关机构和当事人非常多,但利用这次机会,就象自己的事情一样去面对面,针对这些协同迫害大法弟子的个人、机关去讲清真相、劝其三退、揭露邪恶的事情却很少有人去做。

这些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各个机关、单位、相关当事人,是邪恶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整套体系,这里有很多人是需要我们救度的,这里的邪恶因素和生命也是需要我们必需解体和清除掉的。而我们利用这些迫害案例,深入它们的各个机关单位和相关当事人,去用真相资料或面对面讲清真相、劝其三退的时候,我们就是在救度了他们、解体了邪恶。

很多人说,我们没有机会啊,将自己障碍在这里了。其实还是在法理上认识上的问题,问题来了不正是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吗?(当然我们不想看到有同修被迫害这样的事情,但问题出现了决不能绕开走)我们的很多亲朋好友,很多都和他们有关系,经过介绍很容易就会找到他们,关键是我们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和行动。

有一个较偏远的同修,想到我一要营救同修、二要救度这些公检法的相关人员,让他们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不对大法犯罪。虽然跟这些人素不相识,但想办法也坐在了一起,用他们能理解的故事和解释,给他们讲清了很多大法真相问题,启发了他们的善念。他想这样的机会稍纵即逝啊,可不能放过了。

还有的同修,找到相关的当事人、司法人员、律师界人士,既讲清了真相,又劝了三退,真正达到了救度众生、解体邪恶、营救同修的目地。

希望有条件的同修能交流一下,如何把握这样的机会,更深入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做好这些过程中的事情。

(5)不执著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方法,就是围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解体邪恶、营救同修来做。所有该做的事同时做,相辅相成,没有偏废。

当看到事情没有進展时,赶快停下来交流和反思一下,我们是否偏离了大法的主线,在法上误在哪里了,赶快调整过来,而不是赶快又想出一个新的解决办法,去努力的做和争取,陷在具体的事务操作里面。

例如对于某些事情,要综合考虑对于我们实际向河北省及石家庄的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单位机构和个人,讲清大法的真相、劝其三退、解体邪恶、营救同修有没有实质的影响和帮助,如果暂时没有,那我们还是扎扎实实的做我们要做的事情。

一些以前没有做好的事情,现在还可以从头再做起。

一些想法,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