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女子监狱对张秀梅暴力洗脑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甘肃省合水县人大法弟子张秀梅因为坚持信仰,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恶警为逼迫她写三书,经常对她实施暴力洗脑迫害,多次电击、殴打。

张秀梅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在修炼大法之前患有严重性乙肝、胃病、妇科病、经常感冒等多种疾病,当她炼了法轮功数月后,身体状况变化很大,原来的所有疾病再也没有出现过。在大法遭受迫害期间,张秀梅坚持向民众讲清大法真相,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她与同修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合水县公安局恶警张宏鹏、黄生旺等人直接参与迫害。合水县有四名大法弟子于十一月九日也被非法关押,数月后四位同修先后被释放,张秀梅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五监区非法关押迫害。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秀梅被逼迫劳动、遭受过残酷迫害,曾遭到多次电击、殴打等多种酷刑。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张秀梅在狱中给犯人讲真相说:你们不要骂法轮大法,其实非典就是对人们的一种警告。犯罪分子就此事打小报告,恶警用电棍电击张秀梅长达半个多小时,她脸上、脖子上一连串的红泡,恶警李文萍还逼迫她写检查。随后邪恶派专人(五监区罗副教导员)为张秀梅一个人办洗脑班,连续十几天,逼看中共邪党编造出的欺世谎言和恶毒攻击大法的材料,每次都逼问张秀梅对法轮功的认识、体会,其目地是“转化”,但都没有得逞。

二零零三年农历八月十二日,张秀梅在被迫做奴工期间,织毯子不小心织错了两针,恶警借机把张秀梅带到小房子(酷刑室),恶警李文萍、罗知红、王东梅发疯似用电棍电击她长达半个多小时,句句说的与她织错毯子毫无关系的话,恶警恶狠狠的问她写不写悔过书,句句逼她认不认罪。张秀梅被电击晕了,在不清醒中答应了恶警,恶警停止了酷刑,把张秀梅带到办公室逼写“三书”,并且还要在全监狱犯人大会上念。张秀梅有了怕心,在邪恶高压下违心答应了邪恶提出的五个条件,敷衍了事的写了所谓“悔过书”。

第二天吃过早饭,恶警没让张秀梅出工,把她叫到三楼,逼她看一本诽谤大法的书,张秀梅正因写了所谓“悔过书”而痛悔不已,心里责骂自己:邪恶不管你内心怎样想,它只注重你表面所为,用其来加强他们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劲头。下午三点多钟,恶警监区长吴红玉来问她:“我们多少人给你作思想工作你都没有转化,没写悔过书,今天为什么突然写悔过书了呢?”张秀梅说:“是你们逼着写的,不是自愿写的,如果不写就‘加重刑伺候’。”吴红玉转身就走了。

八月十四日上午八点多,恶警李文萍把张秀梅叫到监区长吴红玉办公室(在现场的还有吴红玉、罗知红、罗副教导员、雪燕燕),李文萍、雪燕燕两人逼问张秀梅说:悔过书是你自愿写的还是我们逼你写的?张秀梅说:是你们逼着写的,不是我自愿写的。这下恶警李文萍、雪燕燕气急败坏的叫张秀梅蹲下,恶警李文萍一脚把张秀梅踢倒在地,和雪燕燕两人各拿一个电警棍双管齐下,直击张秀梅的脖颈、面部、头部以及全身,恶警越打越狠毒,句句逼问张秀梅认不认罪?写不写悔过书?

这次任凭邪恶怎么打,怎么折磨,张秀梅再也没有听从恶警们的命令和要求,她回答说:不写,我没有罪写什么悔过书。在场的其他几个恶警也尖叫着说:你认不认罪?写不写悔过书?恶警李文萍、雪燕燕不停的电击张秀梅,电的张秀梅满地打滚,恶警不让张秀梅动,就脚踏在她的背上,还不让张秀梅哭,也不让张秀梅喊,足足1个小时左右,又把张秀梅带到办公室继续毒打,左一电棍右一电棍,左一脚右一脚,连踢带打。

张秀梅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一头跌倒在地上,前额上起了象鸡蛋一样大的血包,脸面全部变形,邪恶仍然丧心病狂的继续作恶,大约有四、五十分钟,恶警们才收起了电棍,恶警吴红玉气狠狠地说:“领导说了,这次要给你加戴刑具,再把监规好好背背,你好好考虑考虑。”恶警李文萍和罪犯陈莉把张秀梅带出去吊铐在三楼楼道卷匣门上,脚着地,胳膊不准打弯,整整吊了一天。

晚上其他犯人都收监休息了,张秀梅还被吊着,脸部伤势比早上更加肿得厉害,她头痛、恶心全身疼痛难忍。恶警吴红玉来了,张秀梅说她头痛恶心实在站立不住了。这才让监护人(犯人)给张秀梅拿来小凳子,让张秀梅坐了下来。

到第三天、第四天时张秀梅的脸肿的整个变了一个人形,脸色变成黑紫色,眼睛睁不开严重充血,就象一个红色玻璃球,人人见了都感到害怕不敢看她。大概过了八、九天上面来人检查,邪恶就把张秀梅藏在一个小房子(夜班监督休息室),白天晚上都不让张秀梅出来。邪恶做贼心虚怕出事,晚上睡觉都把张秀梅铐在床头上。无论邪恶怎么做,也无法隐瞒,五监区三楼所有服刑人员看到恶警迫害张秀梅的真相。在小房子被非法关了七、八天后,恶警叫张秀梅写了思想汇报才解铐让她出工,出工的那天,张秀梅的眼睛还是红红的,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

大概过了四、五天,副教导员罗某把张秀梅写的那份悔过书还给她说:“不是你自愿写的,我们要你这东西也没有用,你还是拿回去吧。”张秀梅悟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自己正念正行,清除了邪恶因素,减少了邪恶对她的一份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