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双双被判十年,石伟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全身瘫痪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辽宁省鞍山市唐家房镇李氏房村大法学员石伟,与丈夫王纯波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初被邪党人员绑架,双双被非法判刑十年。年仅三十九岁的石伟在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全身瘫痪送回家,王纯波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南山监狱被迫害。

在夫妻俩几年来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期间,唐家房镇恶警严重骚扰夫妻两人的父母家,蹲坑跟踪等,连王纯波父亲到银行取钱,恶警都看着。在这种干扰下,老人愤怒生病,含冤离世。不久,石伟母亲也忧虑成疾去世。目前石伟瘫痪在床,家里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没有生活来源。

石伟,系辽宁省鞍山市唐家房镇李氏房村人,与丈夫王纯波一起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更好的人。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王纯波由于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邪党各级人员迫害,全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石伟全家搬至鞍山铁西共和小区居住,十月七日下午一点,石伟正在干活,鞍山国保大队特务伙同铁西分局恶警非法闯入房屋里,蜂拥而入将其绑架,又将在外回家的王纯波绑架,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日用物品、近两千元现金等私人财物。

石伟被非法劫持至鞍山月明山第一看守所,王纯波被绑架至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夫妻二人双双绝食。石伟进去三天即遭强制灌食,双手双脚被捆住,两个犯人用毛巾把头勒住,插入导管,强制灌玉米面糊糊,过程中石伟口吐鲜血,整整两天被折磨。王纯波被迫害的更惨,在遭受野蛮灌食过程中,导管断管滞留食管中长达一周。

石伟夫妻俩双双被非法判刑十年。王纯波先被劫持至大连瓦房店监狱,后被送到锦州南山监狱迫害,半年前由于绝食,曾一度生命危险。

石伟六个月后被绑架到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先是被逼转化,强制看污蔑大法的电视,不看讲真相就遭打骂。石伟被犯人用电线捆绑,恶人用皮带,电线抽打强制转化。对所有大法学员,监狱不法人员们都这么干的,甚至不转化就将裤子扒下,拔光阴毛,用污辱性语言说她。

在邪党人员高压酷刑迫害下,石伟被迫“转化”,被强制劳动叠纸兜,每天从六点干到九点,每月得进行一次所谓的“思想汇报”,即重复的骂自己尊敬的老师和大法,与大法“决裂”,恶徒们说啥写啥。石伟不想说假话,在绝望中被迫用砖头拍击头部,导致半天昏迷,到沈阳医大做脑检查没有事,花了二百八十元钱,让石伟自掏腰包。

事后,石伟被转离,还被强制劳动。一大队三小队有两个恶人头陈素英、张魏。由于长期叠纸兜,石伟双手裂开无数小口,一天石伟在揉手时,被恶人陈素英一拳打在头上,两三天后出现落枕的状况,即便如此,仍被强制劳动,兜子叠少了就吵吵。一年已来一天不如一天,后脑勺疼痛难忍,有时疼的直落泪。后来一天不慎头撞在工作案子上,不久开始出现半身不遂症状,恶犯开始说是装的,石伟解释才送队医院。

两天后石伟已半身瘫痪,监狱以队长不在为由,没有去大医院,只在监狱扎九天小吊瓶消炎针。一个月后致使石伟全身瘫痪,队长才领去医院去看病然后转沈阳医大检查,教授会诊说是颈椎错位。

石伟被迫害的全身瘫痪后,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真相,要犯人捐钱捐食物,李教还亲自做饭然买水果,事后,恶犯说得写感谢信“感谢政府”。石伟的手已不听使唤,又被逼写“四书”(认罪、悔过、决裂)。恶徒们代写,强迫签字后才把石伟送回家。此时石伟已皮包骨头,前胸贴后背,自头部以下完全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每天只能吃一点饭,喝水得用吸管,身下被单有一点折都疼的受不了。

现在王纯波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南山监狱,石伟瘫痪在床,连生活来源都没有,更别说治病了。石伟一家可以说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这一切仅仅因为修炼法轮佛法,坚持对神佛的正信!

辽宁省鞍山市是一个不大的地方,迫害却是一个严重的地方,自一九九九年已来,十一名大法学员已经被邪党人员酷刑致死,其中周会胜,王国跃,孙玉华,张莉,房立宏被打死;房德成从楼上摔下致死;寇晓萍被强制灌食致死;袁忠宇被活活吊死;张晓敏被逼疯从六楼摔下致死;孙友林是大法学员吴玉琴的丈夫,非修炼人,仅因给被非法抓走的妻子送衣服与千山分局政保科科长张成国发生口角,被张成国指使恶警大白天活活打死。

鞍山市前后有近千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几十人被非法判刑,直到现在还有近百人被关押,他们在监狱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石伟一家只是千百家中的一个典型而已,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人都来关注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惨无人道,骇人听闻的迫害,每个人都尽可能为反迫害尽一点力,珍惜别人,也是在珍惜自己。

有关电话:
鞍山市铁西人民检察院电话:0412--8853125
警察:王成林 0412--2912226
第一看守所 0412--2960506
第二看守所 0412--2611873

唐家房镇李氏房村居委会0412-246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