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站起来,承担起我们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以往,听到同修谈到正念、过关的时候,常听到同修说求师父。听过之后,并没有往深层想。有时也觉的这也是某个层次上的同修的正念。

自从看过二百四十六号明慧周刊的一篇文章《站起来,承担起我们的责任》后,心里沉重起来。同修在梦境中看到师父在替众生、弟子承受业力之后,身体被摧残的、被迫害的很厉害、很厉害。我想到,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关键时刻想到师父,当然很好,这是最基本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法学的更好、悟性更高一些,正念更强一些,而不是一直停留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在魔难中无法担负任何责任的“未成年人”的水平上。

师父在正法。我们是正法中被师父救度的生命中处于最低层次的生命,只不过在师父正法这个时刻得法修炼了,与正法同在。也许因为这个特殊性,师父为我们承担了我们在历史过程中所造下的许许多多大部份个人已经无法还清的业债。尽管如此,就是在仅剩很少部份的业力中,所谓的关、难,我们还是不想过,不想承担。面对业力所造成的魔难还是喊师父,想让师父给解决。

然而,宇宙中是有法理所限制的。哪个生命做了什么都必须得去承担后果、责任。那个债你不还,谁给你解决谁就得去给你承担。而且是实质的承受、偿还。那么,在关、难当中喊师父,求师父给解决,或者在心里高兴于“真灵”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在“真灵”的背后,是师父替我们在承受。

这就是旧宇宙生命思想的真实体现——为私、为我。而我们是要从旧宇宙中走出来,成就无私、无我,完全为着别人着想的新宇宙的生命。

当然,修炼当中,我们所谓的过关、提高、除了我们个人承受的那么一点点痛苦(和我们自身的业力相对而言),而实质上还是师父在为我们平衡那一切十分复杂的历史中的恩恩怨怨。但前提必须是我们思想观念的升华、改变。这也正是修炼人与正常人的根本区别,是师父和众神承认我们的关键。

七二零以后,随着学法的深入,每遇到麻烦、过关时,在内心深处总是不忍心去求师父。只是有时希望师父在法理上给予指点,然后在大法中坚定信念,就这样不知不觉中魔难消失了。实际上是师父给“化解”了。这可能就是“无求而自得”吧。

而往往在学法不精進的时候,在魔难当中怨天、怨地,甚至抱怨师父不管。使魔难更加突出,关看上去更加难过。其实这时的表现已经是执著心的表现。修炼就是去执著心,师父能为满足你的执著而给你解决魔难吗?

师父说的:“佛在天上直接把人接走岂不更好?要知道,被度的人要在艰苦的修炼中才能把以前干坏事所造下的罪业还清,去掉人的执著与不好的一切,同时归正行为与思想,才能得度。”(《神的誓约在兑现中》)我们应该在法理上用修炼人的心态,正确认识魔难,堂堂正正面对魔难。如果说我们的业力都要让师父给承担才能过关,那我们的修炼提高体现在哪里了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