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岁老同修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一、信师信法

1998年10月,我与老伴有缘得法,修炼不到一年,中共邪党就开始迫害法轮功。那天本地大法弟子到政府部门去要人,邪党人员把我们拉到一个很远的地方,我们就在那里打坐炼功。后来回家后,失去了原来的修炼环境,我们几位同修天天到田野切磋,到树林里炼功,后来才在家炼功。

去北京证实法的几位同修,被本地警察抓回来,一个成了犹大,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后来家人也遭遇不幸。第二个被家人干扰,同修去送资料,被他家人举报,现在其家人疾病缠身。第三个同修在巨难中没有倒下,承担了做大法资料的重责。

我们整体在大法中熔炼,继续走在正法的路上。初期我到小区发真相资料,心怦怦直跳,一根筋从头后压到脚,晚上刚躺下有东西压我,我对师父法像说:“我不怕,下次做好。”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几位同修走到今天。

二、传九评促三退

今年夏天,我怕热,没出去讲真相,在空调房间里呆着,同修看见说“你真舒服”。后来空调往家漏水,我才悟到自己有怕吃苦的心,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就出去给长期泡在恶党文化里的几个老年人送“九评”。

有一位八十岁的老年人,光盘也看了,真相也听了,还是说停一下,我没有灰心,师父要救全宇宙的生命,我连去了四次,他才愿意退出,抹去了根深蒂固的兽印。

还有一位大姐,卧病在床几年了,瘦的皮包骨头,她哭着对我说:“我的病没治了。”我叫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她大法护身符。二零零六年吃过年饭后,她就能起床了,现在还能做家务事,一家三口全退了团。

菜市是讲真相的好地方,大多数菜摊我都去讲真相,并送护身符,大多数人都要。一次在回来的路上,六十八岁的我摔在立交桥的地上,当时我觉的一弹,起来啥事没有。

小区有一人知道我炼法轮功,我把“九评”送到她家信箱,几天后,同修又把真相资料挂到她门上,她看见我就叫:“是你放的吧。”我说:“谁放的都是为了救你。”她说要撕掉,我说你撕会遭报应。我再次到她家讲真相,她说你们反党,我问谁反党,是它自己反对自己,自己把自己给打倒了。我接着问:“你相信善还是恶?”她不吱声。我就从土改讲起:三反五反、大跃進、六零年饿死人、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总共死了多少人,现在共产党又干出活摘大法学员器官的事来,人的良知哪去了,你能过上好日子吗?她一声不响,最后她承认:“报应,都在那里放着。”

我做的还不够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