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山东烟台地区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夏得法,当时心情无法形容,因多年的不治之症炼功几个月好了,当时真想去大街上喊:大家都来学大法吧!大法太好了!那时我们十余人一个学习小组,早上去炼功点炼功两个小时,晚上学《转法轮》一个小时,大家轮流读书每人一段,而后各自回家,白天不误上班,晚上不误睡觉。经常交流心得体会,通过学法去掉了那些坏习惯。大法确实净化了我们的心灵,使自己在工作中做的更好,许多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只做好事,不做坏事,对自己严格要求,按《转法轮》中讲的真善忍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真的感到了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是那样的美好,有的大队书记讲:学法轮功的人真好,带头交公粮,且交好粮(当时农村收公粮要派出所去,不交就打、抓,有的村逼农民交公粮,逼死了人)农村的路不平,许多学员默默无闻的把路修好了;冬天扫街面雪;谁有困难帮助谁……

这样一个一传十十传百,当时我们这有几千人学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确实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然而九九年七月却遭到了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发动了残酷镇压,把法轮功和创始人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比文革还厉害!当时大家都蒙了,心想:可能是上边不了解的真实情况吧,去信访办反映一下吧。九九年十二月去了北京上访,还未找到信访办看到天安门广场已是充满暴力。白发苍苍的老人被警察拖打,鞋也掉了,包也掉了,许多上访者被警察追着打、骂,有的学员咬破手指用鲜血在广场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我们被抓到了驻京办事处(全国各省市都有驻京办事处),对我们无理搜身,内衣,袜子都要翻过来,钱物都被他们搜去了,恶警用我们的钱去买手铐(北京当时手铐五十元/付,已卖光了,听说都用于铐法轮功学员上访了),他们把我们铐在窗台上,暖气管上,厕所里,随意打骂,谁学往死里打,有的被打的鼻口出血,整天铐着吊着,有些打手真的累的不行了才罢休。

单位来京领人不管多少花费全由你出。九九年至今我已被扣去几万元,且回来未经任何手续把我们送进了看守所,所长隋志春、恶警李萍、张学成、马舔飞、车振海等人对大法学员残酷折磨,冬天很冷,不让穿棉衣出去,晚上两个小时一值班(不让睡觉)干苦役,缝出口灯罩(石棉有毒)每人每天一千余个,缝不完就打骂,电棍电,吃的是猪狗食,菜里没有油不给热水,只好用冰块洗脸,随意长时间罚蹲,直到两腿失去知觉,不能走路。有时把学员铐在铁笼子里、铁窗上半夜才放回来,手冻肿的像馒头,每天干近20小时的苦役……

实在忍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大家集体绝食,恶警象疯了一样,在公安局副局长孙太国的指挥下,更加残忍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找来了精神病院的人,用一根粗塑料管子强行灌食,有个六十多岁的学员差点被灌死!且当管子拔出时带着血又插下一个。孙在旁边疯狂叫嚣:死劲灌!往死里灌!灌死她们!有的学员被孙抓着头发死劲往墙上撞……几天后再灌,且往流体食物里加了大量的盐,很快渴的张不开嘴,说不出来话,不给水,只能吃冰块,对学员用电棍电,头发都焦了,面部有的一次被电六次,肉都焦了。

后恶警逼亲属交上二千元不进京上访押金,放回。但我们仍失去人身自由,家被24小时监视,电话被窃听,不准离开城区,工作不少干,只给生活费(每月200-300元),孩子上学根本不够,只好靠亲朋好友救济度日。

这样还被恶警非法抄了三次家。我丈夫教学用的东西都被抄走了,至今丈夫见了警车就紧张,走廊里有动静就紧张,过去没有高血压,现在吓的血压也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