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永昌恶人对我和家人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过年,我到南泉看姐姐。姐姐当时是修炼法轮功的,她说:“我炼的这个功好,你也快炼吧。”晚饭后,就跟着姐姐到炼功点,正好碰到金川公司王工教功。不认识王工,王工读他的修炼心得体会,听了觉得好!自己也想炼功。回到家,就打听炼功点。当时,永昌炼功点在永昌幼儿园。当时,自己身体带着几种病,住过几次医院,也没治好,医生检查为子宫肌瘤、风湿性关节炎,身体难受心烦躁。我们老俩口忙忙碌碌十年,退休了,才有不到300元的退休费,儿子、媳妇下岗干个体,想想真不容易,以后生活怎样过?那点工资根本不够用。但是,我炼功不到半年,什么也不想,一身病全好了。就想办法背经文认字。我没有上过一天学,不识一个字、白天女儿教、晚上睡觉时记着背,做梦认字一心想法,有时记不住字,怨自己,眼泪流了不少。

一九九九年7月20日迫害开始了,一夜间迫害的风暴席卷全国。前一天,还那么平静,晚饭后,照常炼功学法。过了一夜,席卷全国的迫害开始了。当时永昌的邪恶也和全国一样疯狂,电视整天的播放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造谣诬陷宣传,迷惑世人。公安出动,到处抓人,搜大法书。不久,一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走,把我暴露出来。

2001年腊月十九日,永昌派出所恶警段富强一伙来到我家,当时说是问话,结果被骗去非法拘留了两个月,没有任何证据、非法关押。在监狱期间邪恶说:你写下“不炼功保证”,我们就放你回家。我说:你们平白无故把我抓来,我才不写,也不说,法轮功我炼定了。

那时,监狱非法关押着我们十个大法弟子,其中包括80多岁的李奶奶。十几平方米的一间小屋关着十个大法弟子,人挤人,翻不起身,又热又闷又臭,马桶也在屋里面。恶警经常把大法弟子叫出去非法审问,有时审到夜里一、二点钟。回来时,大法弟子被打的遍体伤痕,腿也打的不能行走。

2002年3月8日那天,恶人大抓捕。城关派出所非法抓了六个大法弟子,包括肖玉年、李玉文、吴金秀等,还有我。所长段富强骂着我们说:“吃共产党的饭、又反对共产党。”不让我们坐凳子、让我们在水泥地上坐一天,又打又骂。晚上,我们被非法关到永昌拘留所,有六十多个大法弟子。恶警陈桂山、当时刘富海是局长,还有一个打手,把我铐在暖气片上,蹲又蹲不下,站又站不起来。彭维平(现在是永昌公安局政委)、局长朱生年、陈桂山开始骂我,非法审一阵、骂一阵。我什么也没承认,刘富海过来打我几个耳光,一个姓张的打手也过来打我。

在监狱的那段日子,晚上睡不着,心里着急,双手铐的又疼又麻一年多。后来有人说:我被非法判了两年半劳教。家里丈夫、儿女着急、担心,四处求人,化了四千多元钱。我自己正念强,对法坚定,和其他大法弟子每天背法、发正念,有师在、有法在,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因师父在2001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无论邪恶怎样审、骂、诱惑、游街、公审,都记住师父说的话。

我被非法关了四个多月,2002年7月份出来了。同时,放出了6个大法弟子,其余的大法弟子还在里面。监狱里经常打大法弟子、用电棍电、用棍打、拳打脚踢,常常听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有的大法弟子被邪恶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脸也打肿了,一条腿也打的不能动,浑身伤痕。有被非法判重刑十几年的。

我和丈夫都炼功、丈夫是个木工,退休了,人很勤快、对人和气,与周围邻居相处都很好,所有与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是好人;他给监狱中关着的大法弟子送衣、送饭,监狱邪恶的人都说他是好人。

当我第二次从监狱出来,丈夫就身体不好,脚疼、腿麻、脸色不好,心情压力大。他用仅有的那点工资,经常到监狱给大法弟子送饭、送东西。有时邪恶还骂我丈夫。面对恶人一次次恐怖、一桩桩冤事,我丈夫忙里忙外,凡是在监狱里被关过的大法弟子,都吃过他送的饭,用过他送的东西。但丈夫的心情却越来越不好。2004年10月19日,我丈夫带着遗憾去世,享年60岁,给全家人带来了极大的一痛苦和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