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对其他宗教信仰人士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有一个常人朋友来自阿拉伯国家,信仰其他宗教,在对他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有一些体会。

我们认识都半年了,可我一直没有对他讲过法轮大法的事情,其间也因为自己修的不好,不知道怎么开口讲。特别是,总觉得他从小就成长在宗教家庭,根深蒂固,会很难理解我们。其实这也是一种顾虑心,怕这怕那的执著心。通过学法,自己也精進起来,就逐渐的消除了顾虑,大大方方的向他讲真相。并且不止一次,而是多次的向他讲,逐渐深入,现在他已经很理解我们了。

第一次提起这个话题,是他非常好奇我经常在笔记本电脑上学法,总问我在看什么,直到有一次,他执意打开我保存在电脑里的师父的法像,问我这是谁?并且看到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照片。我就觉的是时候了,就对他说这是我一直信仰的……,但我们不是宗教。可是我们的政府不允许我们有信仰,就抓起来迫害成这样。他也就没有继续问。

没过几天,他突然问我“你那个橘黄色的是什么呀?不是宗教?”(因为师父的法像穿着橘黄色袈裟)我说不是,就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他说“那你们有信仰的神?”我说有的。他很生气的说不可能,只有一个神,就是他们的神。我说才不是呢,神多了,你怎么知道就这一个宇宙,就这一个神?他就更生气了,不停的跟我争论。还扬言,每天都要跟我讲一个神的理论,直到我相信为止。

冷静下来我就想,这也太不对劲了,明明我是要向他讲真相,怎么争论起一个神来了,这没意义呀,并且他就是坚持我们是宗教。后来我就学师父的讲法。

师父说:“所以西方社会对“法轮功是不是宗教”的认识,他们也是这么下的结论:不属于社会上的政治活动的这种社会活动,你们就是宗教。你们有信仰,所以他们认为是宗教。为此我在这里顺便跟大家说一声,以后谁再说我们是不是宗教这个问题,大家对于一般常人不予解答,不再解答。人认为是与不是随他,听清楚了啊?在中国那个社会里,你是不是宗教它有非常明确的概念,宗教有庙、有朝拜、有宗教形式要加入,受戒、洗礼,这个非常清楚,你就是宗教徒,你就是宗教活动,没有这些你就不属于宗教。这和西方社会的概念完全不同,所以在西方社会里,一般人再说你是不是宗教,大家可以不用回答,也不用那么认真的对待。如果政府、社会团体、行政部门、议员等说你们是宗教,不用再说我们不是宗教。如果在牵扯到法律问题的时候,大家可以用宗教的名义与条款处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说是宗教。”(《洛杉矶市讲法》)

并且师父曾在《精進要旨》中的《大法金刚永纯》(一九九六年九月七日)中说“法轮大法不是宗教,但是将来的人会认为是宗教,传给世人目地是为了修炼,而不是为了搞宗教。”

于是就对他说,你认为我们是宗教,那就宗教吧,但我们是被迫害的。在学法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非常不好的一颗心,怕别人认为我们是宗教的心。就是因为受恶党的宣传,好象有宗教信仰是不光彩的事,是迷信,觉得宗教说起来不好听。这是多么肮脏的心啊,信仰神佛应该自豪才对呀。找到之后,我就纠正自己长久以来的思想,我是修大法的,我是最最幸运、最最幸福的生命。

一天晚上,我给他讲大法,一直讲了3个小时,从我们受迫害、政府邪恶镇压,到我们究竟是什么,我们修的是什么。之间还发生了个小插曲,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讲不明白,怕他曲解法反倒误会我们,就说我给你明慧英文网的网址,你自己去看行吗?他说“不行,我就要听你讲。”我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讲清楚,还教他正确发音“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好”。开始他总称呼我们“你那个橘黄色的”,我就说“你要尊重我们,你也不想人家叫你们的信仰别的什么名字吧。”到最后他非常理解了,并且多次提醒我即使在国外,也要注意安全,如果被大使馆的人盯上了怎么办。所以我又悟到,不能依赖别人,自己一定要讲,不能往外推,要不然还要大法弟子每个人讲真相干什么,都叫人家去看明慧网好了。

不过他还是记下了明慧网的英文网址,并且说一定会去看。我又补充说“你千万不要去看中共那个邪恶政府的网站,它们就是超级职业说谎者,每日新闻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

到此我本以为大功告成,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他打电话过来说他看了一宿有关我们的信息,但是有正面的有负面的,因为他也去看了邪恶政府的网站。而且他有很多问题要问我。我没听他说完,火就蹿上来了,大声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去看邪恶政府的网站吗!你干吗不听,它们从头到尾就是胡说八道,你怎么能这样做!你去它们的网站,你就是在支持它们。”他一听也火了,说“我看哪个网站是我的自由,我就是要全面了解你们,不能光听你的。而且现在我对你们表示怀疑了!”我就更生气,把电话挂了,心想“你去怀疑吧,你就是不听我的,明明告诉你不要去,非去。”

但是没几分钟,我立刻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可怕的错误啊,要是他本是一个应该得救的生命,被我的不理智推下去了,这我的罪孽有多大啊。而且他有疑问,这不正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吗,平时我还不知道从何说起呢!想到这些,这个后悔呀,就因为自己的不冷静,不理智,对讲真相不负责,犯下这么大错。我打电话向他承认错误,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听了,说我不尊重他,挂他电话,并且说再也不要听我讲关于大法的任何事。

过了几天,由于他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伤害到我,出于愧疚,他就说“你跟我说说你们的法轮大法嘛,我想听。”(我知道他伤害我其实是让我过心性关,但是他过后想道歉,知道只有跟我说大法,我才会开心)。我一听,这回机会来了,又过关又讲真相。他问了我好多好多问题,关于真相的有:你们政府说信你们大法死好多人?你们反对其他宗教?你们与政府对立,参与政治?你们师父人品不好?你们非要拉别人去信你们的宗教?关于大法本身的有:你们认可同性恋吗?你们不能吃肉吗?你们属于佛教吗?你们烧香烧纸吗?我就逐一的详细的对他讲解,最后他已经完全接受真相了,并且说:“我相信你,因为从你的言行我看到你真的很宽容,我做的真差劲,可是你原谅我了,我觉的自己在你面前渺小的就好象一块石头对着一座山。我知道你们的理论确实提高人格。”

我悟到,我们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常人即使想要了解我们,也不一定都会去看书,但是会看我们的表现。我要是做的不好,他就会说“这也是你们的法轮大法教你的?”

自此,他真的接受真相了。有次他在我发正念的时候打电话过来,我没有接,过后我就告诉他这几个时间我在忙,不能接电话。他说“不对,你们的书说了,炼功不定时间的。”我很惊讶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说“其实我早就下载了你们那书的阿拉伯语版本,就是那晚你跟我第一次讲,我回去看了一宿网站,找到的。”之前我一直想找阿拉伯语版介绍给他,但是没有找到,他居然自己找到了。我就解释“不一样,那个是炼功,没时间限制,这个整点的叫‘发正念’,针对邪恶的。”目前,他对大法的绝大部份是接受的,就是在一个神的问题上,无论如何也不理解。

在此,我还想说两个从他那得来的信息。
一,他说,所有阿拉伯国家,都是转载中国政府的不实报道。之前他也是相信中国邪恶政府的;二,他说,一些宗教中的经书都提到,在未来会有神来到世间度人。他们也对此深信不疑,并且期待着神的到来,他们必须信仰这个来到世间的神。

我就说“那就对了!就是我们的师父!谁规定神下到世间必须转生在欧洲或中东了?谁规定神下到世间必须光焰万丈?”他不信,但是我看到他确实有点动摇,至少是若有所思。

早在《浅说善》中,师父就说“就我今天所传大法也不只是传给东方人的,同时也要传给西方人,他们善良的人也应该得度,所有应進入下一历史新纪元的民族,都会得法,整体提高,非是一个民族的问题,人类的道德水准也会返回到人类的本性上去。”

对我这个阿拉伯朋友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自己提高的过程,自己做得不好,就会直接影响对方的接受成度。我也对我的印度朋友讲过真相。我发现对印度朋友相对来讲很好讲,比较容易接受。有的在我讲之前就说:你们这个法轮大法我知道,很好的,你们政府无故迫害你们,就是那个中国共产党迫害你们。我就進一步讲真相。因为绝大部份外国人都是信仰神的,所以他们对这个无神论的邪党很厌恶。

个人认识有限,如有不当的地方,多谢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