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朔北风中,六旬老妇为何要远走他乡?

致锦州太和区新民乡新民村村民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乡亲们: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这是古人对人生无常之自然规律的感叹。然而纵观中共建政前后近六十年的历史,人为的悲剧不断地上演,我们又是在怎样的专制下生活呢?中共恶党酷爱斗争,崇尚暴力,今天斗,明天斗,没有敌人造个敌人也要斗,酿成多少人间惨剧?恐怕它自己也无法统计。这是一段中华民族最黑暗的历史,千年易过,中共恶党的罪恶难消。

本文讲述的是发生在太和区新民乡新民村的真实故事……。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十一点左右,一伙人突然来到咱村六十一岁的李桂芹老人家,狠命地砸她家的小卖点北门,周围四邻都被惊醒了。这些人又砸窗户,见房内没人答茬,就向南去了。不一会儿这些人又返回来继续砸小卖点的窗户和门,又砸了她家已出租的住房的门。从住房回来又开始砸小卖点的门窗。这时人们听见几个男人的说话声、车声、脚步声。后来只见一辆带有“公安”字样的白色轿车停在她家小卖点跟前,四个穿警服的警察正在往车里钻,然后开车往北驶去。大家知道又是警察来骚扰了。自从九九年七月来,警察隔三差五地来骚扰(主要是小岭派出所的警察)。李桂芹感到再也无法在家里呆了,便被迫离开了家。

说起这李桂芹,也够命苦的。她的娘家就在咱新民村。早在一九五七年,她十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李春就被中共定为“四类分子”,从那时起直到老人一九七六年病逝,在近二十年中共的“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岁月里,李春饱受中共摧残,无数次的大大小小的批斗会,数不清的罚跪毒打,使李春生不如死,妻子儿女也都受到歧视、牵连。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幼小的李桂芹整天生活在白眼和恐惧之中,学校逼着她必须与父亲划清界线,必须批斗她父亲。她心里知道父亲是个大好人,不参与批斗。在读完小学四年级就被迫辍学了,性格也因此抑郁寡欢,不愿与人接触。

她结婚后由于丈夫家庭经济困难,他们白手起家,李桂芹吃苦耐劳,非常能干。可是丈夫却长年酗酒、赌博,她几乎见不到丈夫的工资,后来两个孩子的婚姻也很不幸,儿子也不让她省心。她的性格因此变得易怒、暴躁。特别是多年的艰辛使她积劳成疾,落下一身病:失眠、肾炎、胰腺炎、胃肠炎、心脏病、颈椎病、右臂也不听使唤,等等。她曾多次住进医院,也曾去上海求医。在这样的人生绝境中,她几度寻死。

一九九八年是她人生的转折点,那年的七月,经人介绍她炼了法轮功,从此,李桂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的一身病全好了,性格也开朗了;几年前她丈夫因饮酒过度导致了酒精肝,四肢不灵,她善待丈夫,精心料理他,使丈夫很受感动;她还与街坊邻里和睦相处,谁家有大事小情她都帮忙。她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希望将这美好的大法与亲朋好友分享,于是在自己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法轮功学员集体学法炼功,心性和身体健康都得到急速的提高。

随之,李桂芹的儿女们的境况也有了好转。

可谁知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邪恶小人江××出于妒嫉,利用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整个中华大地象天塌了一样,多少大法弟子只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身陷囹圄,李桂芹也不例外。为了要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她去北京上访,结果被抓。被送回家后,她内心非常痛苦,去找当地同修交流,大家都认为这么好的法,不能放弃,做好人没有错,于是决定在家里继续炼功学法。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她正在一位同修家学法,当地警察突然闯入抓人,李桂芹有幸走脱,但有家不能归,开始了流离失所。

当她看到电视广播继续诽谤大法时,做人的道义和良知使她决定再次上访。第二年四月十八日,她再次进京,结果被北京警察抓进北京凤龙宾馆。在宾馆警察一边殴打她,一边问:“谁叫你来的?”李回答:“我自己要来的。”警察又一脚把她踹倒,问:“你还来不来了?”李又回答:“还来。”警察便继续殴打她。李桂芹的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第二天,锦州小岭派出所来人把她押回锦州,非法拘留十五天。这期间西郊派出所恶警到拘留所来毒打一名大法弟子,李桂芹便与其他学员一起绝食,抗议警察的暴行。拘留到期后恶警不让她回家,又将她送进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六天,到期后,仍不让她回家,直接将她送进新民乡法轮功“转化班”(即洗脑班),对她强制洗脑,半月后才放她回家。

从那以后,小岭派出所副所长刘旭、片警苏刚、商志勇等人经常到她家中骚扰。二零零二年八月初,锦州康宁大法弟子曹淑芳被片警迫害致死,八月八日李桂芹到市火葬场给同修曹淑芳送行,当时警方包围了火葬场,李桂芹被锦州白股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将她转给小岭派出所。该所指导员对她破口大骂,并给她上大挂(一种刑具)六个小时,之后又把她铐在暖气管子上,折磨她整整一夜,不让她睡觉。后来又把她送进了市看守所。一个月后,小岭派出所向她家人勒索五千元钱后,才将她放出。

二零零六年三月末的一天,片警商志勇又来找李桂芹,让她去派出所,李没去。商志勇又找她按指纹,李没答应。商在她家软磨硬泡三个小时后才走。

现如今,一生多灾多难的她又要被迫远走他乡,有家不能呆。谁之罪?本来修炼后她与老伴相依相守过着恬静的日子,虽不富裕,但也其乐融融。现在就连最后的一点点奢望—回家与老伴相守的愿望也被中共剥夺了,难道这就是中共所倡导的“和谐社会”?非得把百姓逼到这有家不能回的地步吗?!

小岭派出所的警察们:你们与大法弟子一样,都是父母所生,也有妻儿老小,都希望自己平静地活。现在李桂芹不得不四处流浪,据说你们还在派人四处寻找她,并监视她家。她丈夫目前瘫痪在床,需要她料理;家里的小卖点也需要她经营。如果你们能将心比心,你们还愿意这样做吗!无故骚扰一个对社会全无危害、只是修心向善的老人,到底图了什么?更何况现在有许多百姓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你们还这样对待她,大家乡里乡亲的,人家会如何评价你们?

在中共邪恶的镇压面前,很多明白真相的基层干警都采取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方法,面对杀人的恶党,尽其所能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保护了自己,又捍卫了自己做人的尊严,使许多修佛向善之人免遭迫害,以息事宁人的态度为自己乃至后人奠定了功德及福份的根基!自古以来被真正贤德之人所唾弃的就是投井下石。大家都知道“文革”,以毛泽东的淫威和权力,那场荒唐的运动也只闹了十年而已,待他一去世,也就结束了。“四人帮”的下场人们都看到了;而当年那些追随“四人帮”想从中谋取个人利益的跳梁小丑们下场如何,人们也都看到了。报应的因果、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为什么很多中国人如此健忘呢?

今天,法轮功修炼者就是讲几句真话,将法轮功真实的情况用传单等形式告诉世人而已。那么,作为一个公民表达一下自己对某个事件的看法,这不很正常吗?这是他们善心的自然表露。然而七年来,大法弟子被送进牢房后,所遭受的迫害令世人难以想象。事实是触目惊心的,自镇压开始到现在,经民间核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人士已近三千人!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明慧网上登载了两篇《锦州地区迫害法轮功情况综述》的文章,上面记述了从九九年七月至零五年十二月,锦州地区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情况综述。在这些迫害致死的案例中,有十四人是在绑架、关押、实施迫害过程中发生,包括有二人在劳教所迫害精神失常以后,于家中去世;另有十三名学员因长期高压,敲诈勒索、恐吓、绑架、遭受巨大精神打击而过早离世。他们大多是三、四十岁的青壮年或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今年三月份,海外《大纪元》报披露了中共非法关押法轮功的劳教所、监狱等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心、肝、肾、皮肤、眼角膜)贩卖牟利,还将尚有气息的尸体焚烧灭迹。这事在国际上被广泛曝光后,全世界的人都说,德国法西斯没干的事,中共都干了,太邪恶,太残暴了。现在全世界正义之士都站出来谴责中共的暴行,要求本国政府出面干预,制裁中共,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好人的迫害。这样令人发指的罪恶,如果有谁还对其维护甚至充当其协从,他都是站在了邪恶的一遍,都是邪恶的帮手。当你明白了中共是在掩盖罪恶颠倒黑白,明知中共为贪图暴利而从事着当今人类最邪恶的罪行,相信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要做出相应的抉择,决不会与魔共舞。

各位父老乡亲:俗话说:人不亲,土亲。希望你们对法轮大法多一点了解。我们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历经了七年风雨。人应该明明白白地活着,不应被蒙蔽、欺骗。这些年来中共啥时候对咱老百姓讲过真话?连“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那是在演戏给人看。希望明白真相的村民们拿出道德勇气,以各种方式对小岭派出所的恶行加以制止,善待好人不会使您失去什么,只能给您及家人带来美好的未来。

在此,我们也真心希望商志勇等人不要再对大法弟子行恶了。赶快收手吧!悬崖勒马,亡羊补牢尚为时不晚。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们能够挽回损失的机会越来越少,最后也就没有了。事实上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第十四条、二四五条、二五一条和三九七条等条款,构成了故意犯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和滥用职权罪等诸多犯罪事实,将来当我们面对真正的法制社会的时候,你们怎么办呢?

近年来大陆现世现报的例子非常多,那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天谴。凡是在这场迫害中站在邪恶一边参与迫害的,都将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子孙后代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请不要为近利迷失了双眼。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们的家人,为了你生命的永远,请觉醒吧,停止对大法弟子李桂芹的任何形式的迫害,也不要参与对其他大法弟子的骚扰。这是我们的善心忠告。历史上所有的预言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兑现。真诚地祝愿你们在历史最关键的时刻做出最理智的选择。

祝太和区新民村全体居民安居乐业,生活幸福!

锦州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