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中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在过去的七年中,我和丈夫遭受邪党恶警多次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判刑,被强行关洗脑班,受尽肉体及精神迫害

我家住重庆江津红阳厂区,丈夫郑克模是红阳厂退休职工。我现年五十七岁,初中文化,丈夫六十五岁,高中文化。我和丈夫于九六年喜得大法,得法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精力充沛,身心受益,家庭和睦,邻里友善。

然而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江氏集团的残酷镇压。依宪法上所写,公民有信仰自由,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作为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讲真相,我们决定去北京上访。

九九年九月十四日晚,我和丈夫及另外的同修在重庆火车站检票处被恶人拦截。车站派出所恶警串通江津公安局抓捕我们,强行抢走我们随身所带两本《转法轮》宝书,被非法拘留七天。我们不配合笔录签字。七天后,德感派出所信×× 、厂保卫科干事徐朝干(已暴死)、张儒华等联手对我家非法抄家(未出示任何手续),室内一片狼藉,唯有大法书籍幸遇师父慈悲呵护,完好无损。

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在江津市政法委邓××、江津市公安局一科授意下,厂保卫徐朝干强行将我和丈夫绑架到江津市东门洗脑基地──江津收容站迫害,为期半月之久。邪恶之徒采取精神洗脑,经济勒索双重迫害,封闭式管理,每天强行灌输污蔑师父与大法的黑材料,如有不服,被隔离关押或遭劳教。经济上乱罚乱收,如:要求单位出钱“担保”,强收家属保证金,抬高伙食收费,每天每人三十元左右,以后有五十至一百元的,江津公安一科头目刘光富、江津市几江镇办事处刘增怀等直接参与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三日,江津公安局串通厂保卫科李小勇,将我和丈夫劫持到江津市德感镇洗脑班(火车站的几江宾馆附近)迫害。德感镇头目李书记(女),担任洗脑班的学习组长,徐能俊等恶人每天强行灌输散布恶党毒素,攻击、污蔑大法的邪恶材料。与外界隔离,不让家属接见,伙食收费安昂贵,高压洗脑,十五天后才释放回家。参与迫害的不法之徒:德感镇李书记、徐能俊、李小勇、何××(计生办)等。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午,五六个邪恶闯进我家,非法抄家,强迫按手印,我们一直平和的讲真相,恶警就是不听。为避免再遭迫害,于十一月十三日被迫流离失所。厂头头阳文典擅自决定停发老伴退休金。几天中,恶警又在德感东方红片区骚扰其他学员,致使同修温德波流离失所,后来他返家又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并被开除工作。

我们因流离失所不能回厂,后到大女儿家,居住在亲家处,江津市恶警仍不罢休,两次上门骚扰,第二次非法抄家,把亲家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连席梦思床都翻了个转,亲家三儿子的灵堂屋也不放过。

恶警将我劫持到白沙派出所,关在三至四平方米德粪坑几个小时,臭气熏天,蛆虫粪便满地。后我又被绑架到江津公安局拘留三天,在几江镇刘增怀的指使下,又将我被劫持到江津市东门收容站洗脑班迫害。我不接受邪恶的命令和指使,邪恶无奈,将我转回拘留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后回家。此次迫害时间是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至八月二日,期间,丈夫在白沙又经历非法抄家、被派出所关小间迫害。参与迫害的不法之徒有:江津一科刘光富、夏××、“六一零”万凤华、牟超恒、几江镇头目刘增怀等。

江津市东门收容站洗脑班自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存在至今,非法关押了各区乡很多大法弟子,在里面受尽折磨迫害,邪恶采取威胁、恐吓、毒打、谩骂、刑讯逼供等手段,强制大法修炼者改变信仰,达到精神摧残。二零零一年二月期间,大法学员曾繁书在里面长期遭受精神恐吓、刑讯逼供而迫害致死。直接责任人六一零头目万凤华等。

二零零二年元月十六日晚,江津公安局和德感派出所一伙邪恶强行撬窗,破门而入,非法抄家。当时围观群众纷纷议论,目睹了土匪劣迹。恶警将我和丈夫绑架到公安局轮番高压逼供。这次主要迫害责任人:刘光富、牟超恒、杨涵俊等。十八日,我们被转到江津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这个邪恶的黑窝,大法学员被二十四小时监控,一发现大法学员学法炼功,所头马上就指使犯人将手铐脚镣提来,轻者只戴手铐或手铐与脚镣分开戴,重者,将双手反背与双脚拢在一起铐,有时甚至是大镣几十斤重,戴上不能挪步。我在里面被用过此刑,肉被铐烂,红肿流黄水。大法学员郭传书被戴大镣被毒打等,大法学员温耀全、冯小梅、梁光伟等都戴过此刑。

我和丈夫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零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永川监狱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所用的手段是假伪善,强制学员“转化”,唆使犯人二十四小时严管,严禁法轮功学员之间交谈,对于洗漱等处处刁难,二十四小时由包夹人员严密监控,恶警向监狱所有人员散布栽赃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超负荷劳动,早上七点出工,深夜十一点至十二点左右收工,每天十多个小时,两顿饭在车间里吃,几百人在车间里,空气很混浊,机台上的油灰和线条难免不在碗里。有时在车间外蹲着吃饭,刮风吹的沙子和树上掉下的虫子掉进碗里是常有的事。遇上面有人来检查,只准说出工八个钟头,如说真话,违者重罚。

记的还有两次,监狱把大法学员莫名其妙的集中起来,以“关心身体”为由去检查身体,现在想起来,有它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七日被释放回家。丈夫在永川男子监狱也遭受着同样的残酷迫害,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释放回家。

我俩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不法之徒强行敲诈勒索家人钱财:公安局罗文刚收二千元左右,江津法院钟××(庭长,不记得名字)大约收二千元,均无收据。

江津市邮编:402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