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党对我和家人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九七年年底得法的弟子,在不断的学法实修中更加认识到师父与大法的慈悲伟大,我的母亲和爱人也相继得法,全家人不论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就在我们全家得益于师父的救度,把法进一步告诉更多的有缘人使之都能在大法中修炼提高时,邪恶的江××流氓集团发动了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我和母亲因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七年来遭到了邪党的各级六一零和徐州市公安局,贾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夏桥派出所,新工区派出所,新工区街道居委会,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韩桥煤矿保卫科,新鹏公司保卫科的残酷的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我进京上访,被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到丰台体育中心,后被贾汪公安分局副局长范书友,政保科张凤泉接回贾汪区,强行关押在新工区派出所一星期,其间逼迫我和陈东林、孙经福、耿怀普、看污蔑和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电视,逼我们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我们表示决不放弃修炼,他们就大声的辱骂我们。

九九年十二月间我和同修再次被贾汪公安分局范书友,夏桥派出所所长郝安新绑架到夏桥派出所,用欺骗的伎俩在晚十一点多来我家骗我开门说“问点事就走。”我一开门就被杨红伟,张成超两个警察强行硬拉进警车,一进夏桥派出所就把我的双手铐在窗户栏杆上,问我还在炼法轮功吗?我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怎么能放弃修炼呢,并告诉他们邪党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是违反宪法和人权的,他们恼羞成怒的大叫大骂着,上来一群,大约七、八个人把我拖进屋里,耿兴思带头后面跟着杨红伟,张成超、刘艳(女)、王军、刘泉等等,跺我头和脸,把我双手拧在身后反铐着,两人压在我的身上,一个人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扬起来,

另外两人疯狂似的朝我的脸打耳光,我的左耳当时就听不见了,就这样毒打,但当时却没感到疼,我想是慈悲的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他们打累了,又问我还炼吧?我说修的是正法,怎么能被你们一顿拳脚就改变了呢!!!当我说完这话后,看到操控他们的邪恶生命瞬间就逃走了,这边邪恶的人也无可奈何的泄气了,说了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我们也不想为难你们,是上边压的我们,希望你们能理解”等等。随后把我和陈东林、孙经福关在三堡拘留所,徐士亮关在贾汪拘留所,耿怀普被刑拘在贾汪看守所。

在三堡拘留所,不到六十平方的监室关押了四十几名刑事犯,吃喝拉撒全在一起,那是十二月的天气,天已下雪了零下八、九度。监室的地上到处是水而且已经结冰了,一到就被恶警授意下的牢头用凉水从头浇到脚,夜里就睡在结了冰的地上,还在半夜被叫起值班,我当时正念强,告诉牢头我们是好人不该关在这里,你们这样对我们是有罪,他们没敢进一步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夏桥派出所的郝安新所长带着刘泉、王军、刘艳强行把我、牛淑侠、鹿丙林、王景华、王平、高侠云、高传银、王慧、耿怀清、绑架到徐州市精神病院,在那里遭到了由徐州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迫害,这个洗脑班施行二对一的二十四小时监控,一个警察和单位派来的人分白天和夜晚监控大法弟子,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天天时时的被往脑子里灌输诽谤大法的不实宣传。大法弟子抵制洗脑迫害,遭到辱骂和恐吓。就这样在徐州市精神病院被关押到二零零一年的二月十三日,我又被绑架到贾汪看守所,在那里不让睡觉、罚站,吃的是水煮萝卜,汤里一半是水一半是泥,馒头比火柴盒大一点,一天的口粮不到六两,还要被强迫干糊火柴盒的奴工。我在这被徐州市各级六一零、贾汪区公安分局迫害三个月。

二零零一年的九月十四日我的母亲又遭邪恶的贾汪区六一零的绑架,被绑架到新工区派出所的打黑队内进行迫害。母亲快七十岁的人了,以前身体有各种病几十年了,修炼大法后全好了,对大法很坚定,不论邪恶多么疯狂的打压从未动摇过她对师对法的正念,在那里邪恶的六一零打手们先是罚她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叫喝水,辱骂和恐吓更是高强度的。我的妻子来给母亲送饭,看到母亲被迫害的情景,就和他们理论,被他们几个人一拥而上的把她铐在窗户的铁栏杆上,对她拳打脚踢,脸被他们打得肿的很厉害,被铐在那里好几小时才放回家。我的母亲被关押在那里七天后,又被绑架到徐州市丁楼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邪党的十六大期间,我再次被徐州市六一零的主任刘媛琴(女)、李健等人从单位新鹏公司保卫科办的洗脑班绑架到睢宁县平楼乡洗脑班这个邪恶的黑窝,那里曾经关押过很多大法弟子,这一次遭受迫害的是来自全省的十三个市的大法弟子,大约二十几人。由江苏省委六一零伙同各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江苏省和南京市六一零的黄某、徐某和姓邵的国保大队长,还用一个叫柏正辉的恶人,及几个刚分配到公安局六一零来的大学生。徐州市以徐州市六一零的主任刘媛琴、李健为主。他们一改凶残的嘴脸,装扮起了伪善的一面来,妄图用欺骗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这次又请来了所谓的专家,就是那几个邪悟的犹大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邪悟的犹大解明芳、曹开元夫妇先上场,紧跟其后的是谢渡南,他们恐吓威逼,还不行就罚站不让睡觉,四道大铁门,天天逼迫大法弟子看邪恶录象。

今把我和家人所遭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告之天下人,不是在仇视那些曾经的行凶者,而是要警醒你们:在人类的历史上迫害善良的修炼者的人从未有过好下场,希望你们为了家人和自己不再干坏事了,以免自毁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