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迫害者亲属讲真相 抑恶扬善效果佳 【明慧网】

向迫害者亲属讲真相 抑恶扬善效果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在反迫害、证实法的过程中,河南周口大法弟子既向广大民众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同时,也利用各种方式、各种途径,向那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行恶者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曝光其背地里干的坏事、丑事、卑鄙事,这样做一方面抑制、窒息、解体了邪恶迫害,另一方面也唤醒了恶人周围的有缘人。

请看下面几个最近发生的实例。

“我那兄弟遭报了”

川汇区南郊乡牛营行政村邪共村支书丁正太听信邪恶谎言,与善良为敌,举报本行政村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致使大法弟子许玉莲母女被非法绑架,关进监狱,遭受残酷迫害和非法罚款。

川汇区大法弟子将此事在牛营村及时曝光,村民们了解真相后,对遭受迫害的许玉莲母女纷纷表示同情,对助纣为虐的丁正太非常鄙视和厌恶,说他是“见利忘义的小人”,是“坏良心的东西”。

时隔数日,丁正太得了病,在周口看不好,到郑州去看。有一天,有个村民问丁的一个本家兄弟:“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你那支书弟兄?”本家兄弟说:“得病了,到郑州治病去了,去了好几天了。”村民问:“他身体不是不错吗?”本家兄弟说:“我那兄弟是遭报应了。他举报人家炼法轮功的娘儿俩,让人家好人坐监,他是现世现报啊!”村民说:“你说的对。等你兄弟回来了,你好好劝劝他,可别干那坏良心的傻事了。”

“我没有这样的亲戚”

周口市公安沙南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高峰,自中共残酷迫害大法以来,不择手段的迫害大法弟子,他的恶行多次被在当地广泛曝光,早已是声名狼藉,为善良民众所不齿。他女儿在周口二高读书,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高峰的女儿。他的父亲才六十多岁,身体原本健康无病,二零零三年突然暴病而死,知情人都说这是高峰作恶多端,殃及了他的家人。

有一次,一个熟人见了高的一个亲戚,对她说:“前几天人家贴我家大门上一张传单,上面说你那当公安大队长的亲戚回回带头抓捕炼法轮功的好人,抓住后污言秽语的辱骂,抬手就打,罚人家款,勒索钱财,还把人家送劳教,判刑,人家又没犯啥法,对人家那么狠手,何苦呢?”高的这位亲戚气呼呼的说:“你别提那个混蛋了,他不是老高家的人,我没有这个亲戚。他害人家,害自家。高家老爷子的死跟他干缺德事有直接关系,要不,好好的人,怎么会说死就死了,这都是那个混蛋造的孽呀。我说他,他不听,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跟那个混蛋来往了”。

恶警的女儿在书包发现真相传单

项城国保大队长马哲峰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早已上了法网恢恢恶人榜。

二零零三年,项城大法弟子给马在项城二高当教师的妻子李玉华发了一封公开信,揭露了马几年来迫害本县大法弟子犯下的种种血腥罪行,马的嚣张气焰一度有所收敛。但数月以后,马又恢复阴毒、贪婪的本性,只不过是变换了手法,自己由前台躲到了幕后,指挥手下恶警监控、跟踪、劫持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马被恶党组织推荐为周口十佳民警候选人,称其几年来“破获案件二百余起”,排名第一位。足见马为恶党“立功”之大,行恶干坏事之多。前不久,明慧网曝光了周口现在仍在继续行恶的几个恶人,其中就有马哲峰。大法弟子把该文做成了真相资料,在周口各县市散发。有个大法弟子把真相传单放到了马在项城博文中学读书的女儿书包里,其女儿发现后,又羞又气,回到家里后,跟马哲峰哭闹一场。

恶人当面咆哮,老乡背后嘲笑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打压大法以来,于义云一直担任周口市六一零的头目。于氏深藏幕后,操纵、策划迫害大法弟子,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同情大法弟子的伪善面孔。

二零零六年,于在迫害大法中所犯的部份罪行被在当地曝光,于在其同事、同乡面前一反常态,凶相毕露,暴跳如雷,如泼妇破骂街无别。看着于氏失去理智的样子,谁也不吱声,背地里却都在耻笑他。于的几个项城老乡说:“老于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如今粗野失态,这准是大法弟子点住他的病穴了,点住病,不要命呀!说来也是,你当了七年六一零的头,周口被迫害死那么多炼法轮功的,劳教了那么多,判了那么多,你老说你没有责任,你啥都没管,说不通啊。别看你现在为共产党拼上命拉套,将来共产党顶不住了,给法轮功平反那一天,你老于一准就是个替罪的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