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法中修》一文就一个问题与该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同修正念正行,很值得敬佩,但我看到有一点问题,从一九九八年开始的,到现在同修没悟到,只是写了当时的经过。我本来不想花时间写,可一想,看到问题要不指出来,那不太懒惰、自私了吗?所以写出来。

同修说:“那时我在炼静功时有一个规律,从星期一开始坐一个小时起,每天增加一小时,到星期五打坐减下来,坐不了那么长时间了。星期六、日干脆不能坐,歇两天。”那么到星期四就是打坐四个小时,到星期五就得五个小时了。

在《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中,有学员问:“有一次我盘腿竟达8小时20分钟,以后走起路来总是一瘸一瘸的,但现在已经好多了,难道我真的是错了吗?”师父回答:“我说我们大法不主张长期在定中修,多看书学法,你要明明白白的修你这颗心,在法中提高。而修炼的动作本身是一种圆满的辅助手段,所以你要把这8个小时用来学法,我看提高会很大。”

也就是说,跟着磁带上的时间每天炼,时间足够了,多余的时间学法不是更好吗?还在另一次讲法中,有学员问,如果自己早上炼功,抱轮二个半小时,晚上又两个半小时,会不会太多?师父的回答大意是:“应该多学法。”

本文同修又说,两个月后,腿不疼了,“不疼的感觉更难受,一打坐就空了,无着无落的找不着边际的感觉”,同修认为这是走出世间法的感觉,认为很相似。

我以为不是,师父讲过如果入定,感觉非常美妙,象坐在鸡蛋壳里的感觉,怎么会“更难受”呢?是同修用来炼功的时间太长了,没注重学法呀。我几乎没有在任何一处看到该同修说自己花时间学法的。

还有一点,同修似乎把一味的吃苦(打坐腿疼)当成修炼的提高因素,追求腿疼的感受。消业其实只是修炼很小的一部份,提高心性才是根本。师父在《转法轮》中开始就讲:“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

于是同修到九八年六月,觉的自己没什么突破了,单位里要有人下岗,于是就办了“下岗、内退”,认为这样才有更多时间去洪法。结果造成很多人不理解,到现在同修也没觉的有问题,还觉的自己这样才算“突破”了自我。

我想,为什么没有突破了?“你炼炼功,多炼一会儿,手举的酸了,或者是腿站的累了,这就长功了,你多炼多少小时就能长功了?那只起转化本体的作用,但还需要能量来加持,它不起提高层次的作用。”(《转法轮》)

我以为,明明工作很突出的,却非要下岗,认为这样可以去四处洪法,传功,造成多少人不理解你?当然洪法、传功、看淡名利是对的,但说来说去,是不重视学法,才突破不了的。光做事、炼功,就是修炼了?

同修文章里还有一段说:“有一个在我们地区修的比较好的,每隔一段时间就到我们炼功点来,听别人说他是开着修的,我有什么疑难问题,通过与他交流都有很好的启发。从那以后,我在修炼中过关遇到的问题时只要我一想找他,他就来了,这就是师父给安排好的。”

我觉的这种做法有点“学人不学法”,别人修的好也是因为法学的好,我们自己也应该认真学法,碰到问题向内找,多学学法,而不是把其他同修的话作为修炼的指导,一有事就找别人,还把这当成是“师父给安排好的”。这其实是很危险的。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有很多学法不实的学员事事都看辅导员或者“修的好的”怎么说、怎么做,自己就跟着怎么做,结果迫害一来就不知所措了,看到别人不修了、邪悟了,自己也跟着邪悟了,当自己依赖的人被抓、被“转化”后,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修了、还要不要修了。

当然本文同修对大法一直很坚定的。可是在后来做资料与别的协调人互相配合上一直配合不好,字里行间流露出“受排挤,很委屈”的心。而且提到这几个人后来都被抓,有的到现在还没放回来。当然他们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我看到同修字里有“他们被抓,证明他们是错的,我是对的”心。

本文同修一直很好,很坚定,但我想应该更重视学法才好。个人建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