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悔之余应奋起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的,看来当然是个老学员了,而且从师父的讲法中也常夸我们越来越成熟了。自己也一向认为修的不错。同修还常夸我胆大,讲真相没怕心,就是有时声音越讲越大,没有注意安全,造成有些同修都不愿意同我一起出去讲了。可自己还是没太重视,只是一笑了之。

但是大法是严肃的,由于自己的放松和麻痹,没有按法的要求去做,求快、求完成任务的思想冒头。在一次贴真相不干胶时,明知警车在周围来回转,也不发正念制止,一个劲的贴真相不干胶,所以当警车、恶警悄无声息的猛然从后面抓住我时,还着实被吓了一跳。当时自己马上乱了方寸,脑子一片空白,平时的大胆、自认为正念很足的我,此时正念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这真是给自己当头一棒,后来虽然正念不断,可悔之晚矣,给自己、给同修造成了很大损失,有的同修因此甚至都怕的不敢出门讲真相了。

在拘留所,里面非常腐败,我的日用费极其昂贵,牢狱的艰辛、狱霸的恶劣、刑警的凶狠狡诈自不用说,然而洗脑班就更为凶险、可怖,除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还有到处的监控器、摄像头,每个房间住三位大法弟子,整个大楼一共六层楼几乎都住满了,每层是几十个房间,中间是走廊,各个房间都关着门,不许我们随便走出房门,不许互相串门,楼的底层是设有恐怖的报警信号的电子大铁门,从外边看,什么也看不见,整个院子静悄悄的,树林繁茂,草地丛生,犹如荒冢。

大法弟子间不许打招呼,严禁交谈,上厕所都要打报告,包夹跟着站班,包夹无事就整天把放在大法弟子床前的电视打开,并经常放些为恶党歌功颂德的节目,你不看就只有去门口静坐,而两名包夹就躺在床上看,晚上监视我睡觉,只许躺不许坐(怕我炼功),如不听从,就会招致打骂,包夹上千元的工资和八百元的伙食费、还有因二十四小时看管我算上的加班费,这一切全算在我头上。

每天包夹都让我坐在那“转化”、邪悟、供出同修……,还扬言:“你不转化我们一点也不着急,我们有吃有喝有工资,还有休假,打毛线做家务,就象住在疗养院一样,又不累。”这是包夹的口头禅,她们还经常示威的敲打着你:你不转化就耗着,看谁耗的过谁。我们随便说你一句话,就可让你延长几个月,甚至一年……。这里真是生不如死的人间地狱,邪恶至极。我靠着内心不断的发正念、背法,熬过了几十天,最后还是违心的给邪恶写了以后不炼的保证,才出来的。但这是非常可耻的和不光彩的行为,给大法丢脸,悟性这么差,已不配做一个大法弟子了。

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学了《明慧周刊》中同修一篇篇修炼心体会,特别是学师父早期讲法的心得体会,真是令人热泪盈眶、感人肺腑,激起了我对时间的紧迫感和奋起精進的渴望。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曾谆谆告诫我们,“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扎扎实实的学好法,多学法,尽一切努力做好助师正法的三件事,也希望和我有同样遭遇的、被逼洗脑的同修,都不要爬下,别灰心丧气,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努力赶上正法進程。

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