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河北等地七名大法学员遭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郑瑞英,女,63岁,河南省周口地区项城市大法弟子。生前惨遭恶党人员迫害,长期被邪恶之徒骚扰、恐吓,敲诈、勒索,2003年5月又被本市恶警马哲峰、靳海等恶警劫持到北大院(看守所)进行迫害20天,身体上严重迫害,家人被敲诈几千元才让回家。由于身体在监狱受到摧残,回家后不长时间就全身躺在床上不能动,于2006年6月含冤离开人世。

李文深,男,六十四岁,河北省香河县水务局退休干部,九五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三月被县公安局恶警非法绑架,关押在香河县看守所,后被罚款两千元,二零零一年八月被关押在县洗脑班,后被罚款一万元,二零零四年四月再次被香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张子来、王修海等非法抓捕,拘留近一个月,罚款一万元。由于多次受到严重迫害,身心不堪重负,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杨竹婷,女、五十二岁,河北省保定市人,九七年进入大法修炼。二零零一年贴真相标语时被军队恶人举报绑架至保定市东关派出所非法关押,六小时后正念走脱,从此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九月在蠡县被邪恶抓捕,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后被勒索三千六佰元释放。回保定后,被单位--保定市第一中医院(原:保定中医门诊部住院部)开除公职。后多次找单位负责人讲真相,单位推东关派出所,派出所逼写“三书”。杨竹婷坚决不写,后再找单位,单位负责人以旷工为由推脱。其爱人因受不了邪恶的经常骚扰、经常醉酒,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酒精中毒死亡;其子因父亲死、母亲失去工作、自己又无工作,在经济、精神双重压力下从六楼跳下,又花几万元治疗才保住性命。在邪党各种形式的迫害下,杨竹婷出现食道癌病症,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离开人世。

张秀英,女,四十五岁,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南里岳乡小王庄村人。以前患有心脏病、经常气短,经多次长时间治疗,不见好转;九七年农历正月初八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身体就跟正常人一样了,从此什么累活她也能干。九九年七二零后,被里岳乡邪党政府非法关押、勒索现金300元。二零零零年邪党乡政府与派出所人员多次到她家恐吓,又把她绑架到曲周县看守所关押,勒索现金两千多元后,又把她转入鸡泽县看守所、又逼她丈夫交现金两千多元才放。邪党人员不让孩子上学,她丈夫受不了邪党这样的压力,导致成精神病,从此她的家庭生活变得困难。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种种压力下,张秀英旧病复发,送去医院医治也不见好转,后被医院推出不给治疗,最后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含冤离开人间。

苏桂英,女,四十多岁,重庆大法学员,修炼大法使她先天性心脏病好了。在中共恶党的邪恶迫害中,2001年被重庆永川市公安一科恶警非法抓捕,被强迫关进永川市看守所几个月,遭受邪恶的凌辱、折磨和摧残,使得先天性心脏病复发,被恶警送进重庆省二监医院治疗。因病情严重,永川市610办公室恶人敲诈她家人一万五千元钱抵押,保外就医。苏桂英在回到家中坚持修炼大法,身体渐渐好转。然而,永川市610恶人和国保恶警经常骚扰,并多次绑架到公安局一科或派出所,进行殴打、辱骂、摧残,使得她的心脏病再次复发,于2004年底含冤去世。(曾报道)

谷玉兰,63岁,吉林省榆树市医院护士。她于1996年开始修炼大法,在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有过一次大出血,之后贫血,身体状况一直不好,还曾患过腱鞘炎,眼睛花,头晕不能看书,得法后一切症状全部消失。1999年7.20谷玉兰去长春市的吉林省政府上访,接着又去了北京说明真相。回到榆树后,市医院迫于压力,执行上边的所谓“转化”命令,让她签字、交书,其夫代其签了字(现已声明作废),后来单位又强迫她交出身份证。此后,谷玉兰一直在家学法炼功,由于受家庭等方面的干扰,2002出现肝腹水的症状,在医院做了手术。后来她开始走出来讲真相,发真相资料,2005年去北京旅游时,在天安门喊出压在心底的话“法轮大法好!”,写“法轮大法好”。2005年9月中旬,肝、腹肿胀得厉害,住院检查为肝癌晚期,两个月后,于2005年10月12日去世。

赵学芝,女、68岁,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曾两次被邪党人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2006年10月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5/145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