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对女大法学员的迫害黑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是众所周知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几年来这里的恶警恶徒紧随江罗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手段极其恶劣,令人发指。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劳教所共分十三个大队,其中三个大队关押女大法弟子,其它队关押男大法弟子。这里着重揭露对女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

关押女学员的三个大队是十二大队(大队长郭秋利);七大队(大队长张波)和集训队(集训队也叫严管队,头子不叫大队长,而叫指导员。指导员都是男的,一个叫赵余庆,一个叫姚福昌)。这三个大队的头子受所长卢振山的唆使和指挥。大队长下设队长(霍树平、张爱辉),管教(刘白兵、周英范、王娜娜、邱洋、丛志丽、王薇等)。这些恶徒直接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集训队的赵余庆和姚福昌不但指挥还直接参与迫害。集训队的大法弟子不劳动,被强迫整天看诬蔑大法的录音、录像,反复播放;逼迫法轮功学员举手宣誓。宣誓的内容有包括:我叫某某,我坚决与法轮功决裂;法轮功是“×教”;直呼师父的名字骂师父。谁说完谁休息,抵制的学员就受重刑一夜、甚至于几天。这三条内容是由被关押的邪悟者徐凤萍向劳教所提出制定的。从零四年开始到现在学员每天都遭受被强逼骂师父、骂大法这样的精神折磨。

一个名叫纪凤琴的五十多岁的学员,因不举手宣誓,被上大挂三天三夜,折磨的死去活来,手麻木的失去知觉,胳膊扭曲变形,因承受不住折磨最后骂了师父、骂了大法,事后这名学员悔恨自己不争气,最后导致精神恍惚,失去记忆,劳教所又把她送到万家医院进行折磨。几天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劳教所为推卸责任让家属接回家,几天后纪凤琴就含冤离世了。

另一个大法弟子宋文娟,四十岁左右,因不骂师父、不骂大法,恶警把电棍放到她的嘴里旋转着电,把宋文娟口腔电得满嘴流血,后转十二大队。她依然不骂师父、不骂大法、不与法轮功决裂,恶警对她用电棍电、上大挂、拳打脚踢、用警棍抽打,把她的衣服扒光一丝不挂的坐在老虎凳上、折磨她、羞辱她。这是集训队的迫害情况。

被非法关押在七大队和十二大队的大法学员,每天强迫进行超负荷劳动。劳动项目是糊装大米的纸袋或选冰棍杆打包装箱(也叫打板)。糊米袋五十五岁以上做四百个,五十五岁以下五百个,选打包冰棍杆五十五岁以上是四百个,五十五岁以下四百五十个。每天早四点三十分起床,洗漱完背监规,五点三十分开始劳动到晚上九点收工,其间三顿饭,除每顿十分钟左右其余十三小时均为强迫劳动时间。人人累的腰酸背痛,手发麻,完不成劳动任务就要无限度的延长时间,直到完成为止。有的年老学员完不成数额要干到半夜十一、二点,劳动一天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再加上吃的猪狗食(用苞米面蒸的干粮硬梆梆的,把大白菜切成粗条下到清水里再放点猪油加点盐,搅和搅和,难吃极了。)学员们身体弱,熬到深更半夜逼大法弟子所谓“宣誓”,然后才可休息,不宣誓的就上刑,天天如此,循环往复。学员承受不住妥协了,事后却后悔的心如刀割,决心不再宣誓;第二天白天用奴工活迫害,晚上再逼迫宣誓,不宣誓依旧是重刑,就这样每天周而复始,从肉体到精神上进行残酷的迫害。

上面提到的恶警、恶徒轮流值班,轮流迫害大法弟子,邪恶至极。对不决裂的学员轻者罚站、罚蹲。罚站就是双腿并拢直立,罚蹲两脚尖并拢,脚跟抬起,头向下低,两胳膊背后手向上翘)有时还戴手铐。长时间站或蹲,稍有一动恶徒用电棍电或拳打脚踢,或用警棍抽。大法弟子被罚站立或蹲一宿是经常的事,这是轻罚。

重罚就是直接上重刑,包括上“老虎凳”,坐铁椅子等。坐铁椅子:一把铁制的椅子,冬天放在冰冷的屋子里或走廊,窗户打开,把学员的外衣扒光只穿衬衣衬裤,光着脚,铁椅子座面上和大腿粗细的高度差不多处有一块和大腿同样宽度的一块张合的铁板,把铁板张开后人坐在铁椅子上,然后把铁板放下压在大腿上,两脚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两小腿用铁链子固定到铁椅子腿上,双手背向后面戴上手铐,向上拉,拉到和铁椅子后背的最顶端一样高,再用铁链子将手固定住。铁椅子又凉又硬,一会功夫把学员冻僵了。

还有一种重刑叫“上大挂”:把双手背后戴上手铐,用铁链子挂在两层床的上层床头上,两米多高,脚离地,身体悬空,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腕上。上完大挂后的同修,胳膊扭曲变形,手麻木的没有知觉,甚至残废。集训队被挂三天三夜的纪凤琴老人就是这样把手迫害残废的。

电棍电:恶警用高伏电棍对着学员肉体外露部位手、脸、脖子、耳朵等处,想电哪就电哪,电棍电人时卡卡作响,放着蓝火,冒着油烟,电棍电到哪里哪里的肉就变糊、变焦,往下流油。

警棍抽:警棍跟电棍不一样,是胶皮制作,不通电,但打在人身上是相当疼痛,表皮很少留有伤痕,大多数造成身体内伤。

万家劳教所被关押的学员正在遭受着这种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很多学员承受不住酷刑时,被逼骂师骂法后睡不着觉,悔恨自己,心里非常非常难受,痛哭,下决心第二天做好,可是第二天不决裂、不骂又上刑,第三天再上刑,就是每天都宣誓都骂,就这样,大多数学员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下度日如年。而且恶警对来看望大法弟子的家属进行威逼,迫使家属也骂,而且在室内必经之地上放师父的像,后来大法弟子用正念把师父法像抢了出来,这些恶魔又在地上用油漆画了一幅像,写上我们师父名字,让家属上去践踏、骂,否则就不让接见,用的都是这种流氓至极的手段。

这些恶警恶徒的家都在哈市(具体地址不详),也都经常接到真相资料和电话,但是不听、不看,手机号经常更换。这些恶徒最关心、最害怕的是自己的恶行在《明慧网》上曝光,所以也经常上网查看。这些恶人年龄多数都在20多岁、30多岁,50岁的很少,可他们身体状况都非常差,患心脑血管病的很多,患乳腺炎、肝病等都有。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它们会感觉身体不舒服,难受,疼痛等,所以他们怕大法弟子发正念。有时大法弟子去劳教所看望被关押学员时在外面直接对着劳教所发正念,恶徒们身体感觉难受时,就到劳教所外面去抓大法弟子。

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徒极其邪恶,望国际组织和社会团体予以关注;望看到此真相的国内外大法弟子针对万家劳教所所有恶徒、恶人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灭尽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让万家劳教所以所长卢振山为首的所有邪恶之徒立即现世现报;加持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同修的正念,不要配合邪恶,正念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5/145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