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石岭监狱被关押大法弟子的家属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是被非法关押在中国吉林四平石岭监狱的大法弟子们的家属,在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期间,我们作为修炼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我们亲眼目睹着中国的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对公民信仰及人身自由的践踏。

近期由于四月份的活体摘器官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情的发生,我们对被非法关押的亲人们更加担心。特别吉林省长春市“六一零”又一次对四平石岭监狱的大法弟子残酷的迫害,更加重了我们的忧虑与担心。

近期,四平石岭监狱更加疯狂,每位家属只让隔着玻璃窗用电话通话十分钟。自七月份洗脑迫害开始,家属们就被强制禁止接见,有的家属长达几个月不让接见,严重地侵犯着家属们所享有的权利。

仅举几例不难看出迫害的严重成度:

案例一:大法弟子梁振兴,自被转到四平石岭监狱后,一直被强迫不许与任何人说话,梁振兴因此与监狱理论,在无任何结果的情况下被迫绝食,8月份家人去看,30左右度的天气,他却穿着棉衣,还说很冷。在被狱警架出来时,骨瘦如柴,其小妹悲痛欲绝,在这种情况下,狱方强迫对其家人照像、摄像,不让照就不让见,并且是在午餐间隙没有别的接见人的情况下见的,其行径足以证明他们的心虚成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成度。在梁振兴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的情况下,监狱与长春“六一零”狼狈为奸对其家属进行骚扰。让街道监视其妻子并且威胁抓人。现在梁振兴仍然被单独非法关押着,其妻了一直没见到梁本人。

案例二:大法弟子王洪革七月份被单独关押,不允许见亲人,直到九月份家属才见到他,发现他心脏病症状很重,时常胸闷、呼吸困难,人也非常瘦包夹时时看管,走一步跟一步。就这样,前狱政恶警科长李国军竟然还动手打他,只因王洪革不写“五书”。王洪革的检查结果狱方也不告诉其家属,家属自己去问医生,医生欲言又止。家属要求保外很长时间了,但狱方不准,去监狱管理局也没结果,信访办公室的人更是明言,除非人已经不行了,否则不可能保外。

案例三:大法弟子王联苏的亲人去探视时,发现王联苏右腿走路明显的受伤,走路不稳,当家人问他是怎么弄的,王联苏没敢说什么,这时监听的狱警出来,脸色极不好看,说没打,是他自己碰的。听内部人说是警察亲自动手的,可能因他拒绝放弃信仰。监狱长的李文栋矢口否认,并且狱方说,你去告也没有用。王联苏还被限制大小便,很多大法弟子被限制大小便,本身被绑架时被电棍电过生殖器,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再被限尿,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案例四:大法弟子黄雪林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遭恶人李文军大骂,并和恶人韩景军把黄雪林带到水房一角,开始大打出手,一个打脸和头部,一个打前胸和后背及两肋。在当时有一群围观的其他犯人也参与了迫害。黄被打的口吐鲜血,被打倒在地昏死过去恶人们才罢手。当黄清醒后,看到衣服全是鲜血,恶人们把他夹到两个大铁桶中间,这时恶人宗彦龙恼羞成怒,用拳头狠打黄雪林的喉咙,黄雪林当即再次昏迷。等他清醒时,几个恶人打来一盆凉水,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把他脸上和头部的血迹洗净后才叫回监舍。之后恶警张思行恐吓他说:“他们打你这次是轻的,下次更狠。”黄雪林要求去检查,恶警张思行说不行,要求见驻监检察官,恶警和恶人极力阻止。

这仅仅是冰山一角,被打被残酷迫害的还有郑伟东、谢飞、王恩国、刘大朋、刘志军被打晕等许多大法弟子被电刑、上大挂等。几乎所有修炼的家属都被威胁过,并且有的家属,因见不到亲人反复去监狱找,因此而被狱方勾结610而被抓。如此没有人道的行为四平石岭监狱却时时干出此事。不修炼的家属他们就骗说写了“五书”可以减刑,但至今没有一人因写了“五书”减了刑,反而监中加重了对他们的迫害,每天被迫坐板,教育监区的大法弟子住处狭窄;连日常的备品都放不下,又不许到外面活动,整日在监舍内,可想而知环境会多么的恶劣。

我们希望国际社会通过各种方式制止这种虐杀,制止这种没有人性的残害。

全体被非法关押在中国吉林四平石岭监狱的大法弟子的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6/145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