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师父好,同修好。

我叫罗斯。我想和大家分享三个方面的体会。第一,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第二,证实法活动的重要性。最后谈谈一定要根除私心才能证实法。

形成一个整体

作为诺曼底的导游,我经常会碰到来本地区旅游的中国人。我从未遇到过全是中国人的旅行团,大多是国际旅行团中有中国人。他们或者是职业原因,或者是作为留学生来到法国,我最近碰到的一位中国人来自全世界银行家组成的团体,他们在几天的会议结束后游览翁佛尔城市。我常常戴着法轮功的徽章,这个银行家第一眼看到的显然是这枚徽章。

对于这些直接从中国来到法国的中国人,在巴黎碰到法轮功学员是他们预料不到的,而在外省的小城市里碰到西人法轮功学员更是不可想象。在几分钟内,他问我修炼多长时间了,是否是中国人教的,我是否把法轮功当作宗教,法轮功带给我了什么等。这些问题显然不是一个初次听说法轮功的人提的问题。陪团的是一个亚裔英国人,向他解释说每星期天在埃菲尔铁塔都有法轮功。听到这些,我清楚的认识到坚持不懈的在铁塔讲真相的重要性。在翁佛尔戴着法轮功徽章,尽管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对其它地区的活动是一个回应。

还有一次,我带的旅行团中有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当她看到我佩戴的徽章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我在圣拉扎尔火车站碰到了她,她认出我来并向我做手势打招呼,我没给她传单因为她有陪同。但不久之后师父又将她安排和我相遇。这次她是在翁佛尔的旅游办公室作实习,也就是我做导游工作的地方。我给了她一个《九评》光盘,她看着光盘若有所思的说,“啊,他们在我家楼下也发这个。”我没有听懂她的话,便问她,“是在哈福尔你家楼下?”她回答说,“不,不,是在大连我家楼下。”猛然我与大连的同修直接联系在了一起,什么都不可把我们分开。他们象我一样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象我一样正在救她。我只是回答她,“是啊,中国的大法弟子很有勇气。”她继续若有所思的看着九评光盘。从那以后我再没有见到她。

当碰到西人游客时,有时他们会注意到我的徽章。有一次,一位英国女士问我徽章上写的是什么,当我告诉她是“真、善、忍”时,她的双眼立即噙满了泪水,她握着我的胳膊说,“太好了”。

环游外省讲真相活动也显示出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努力的重要。在布列塔尼,我们遇见的人中有一对西班牙夫妇,他们已经听说过法轮功,他们对我们说,“对,对,我们知道,在我们那儿也有。我们在蒙特利尔也见到了。”看上去,他们的眼神流露出惊讶,可解释为“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随处可以见到法轮功?”多亏了世界各地的这些活动,人们通过他们看到的事实,看到的平和的法轮功学员,逐渐的醒悟。大法弟子是联系在一起的。

这些经历使我意识到我们所有活动的重要性。我们做着同样一件事情,我们的存在是为了救度世人。无论是重大的活动还是细小的事情,所有的活动是联系在一起的,互相补充,互相加强。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因此遇到常人,在常人的环境中工作,我们的职业和社会活动也是互不相同的。每一种职业,每一个不同的环境都能让我们用不同的方式去向不同的人群讲清真相,用不同的方式去接触不同的人群。

证实法活动的重要

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在家庭或工作环境中自己做,而有些活动就更为重要,如那些国家或国际的活动。而我们并不是总能意识到这些活动的重要性。

今年夏天,为了加入环布列塔尼讲真相小组,我搭上了火车。我应该在某个时刻换乘另一列火车。于是我下了第一列火车转乘第二辆火车。我坐下来等待着。随后人们都开始上车了。我无事可做,于是我就等着,有点想入非非。

在这段无事可做的时间里我意识到等待我的是什么。我已不在家里,我还没有到达目地地,我有点不存在于任何地方。火车还没有开动,我觉的时间停止了。在这等待的宁静中,我意识到所发生的事情的严肃性。我离开了丈夫和孩子,到布列塔尼向游人发送免费报纸,从常人的角度看,这可能不太严肃。而从法的角度来看, 我却做着一件神圣的事情。世人等待着了解真相,我要去将邪恶的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些罪行只能在谎言掩盖下和目光看不见的地方存在。我所做的事是重大的。直到这时,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这一刻的宁静,这重要的一点,这片刻的停留让我更好的理解了到各地讲真相的重要性,等待我的这项任务的神圣。

组织第一次环游讲真相时是用了常人的方式:我提前了很长时间开始,我做的事情象通常该做的那样做,向市政府不同的行政机构寄信,打电话,约见,这让我花了很多的力气,事情的進展可以说不错。而在这一次的环游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了我们正念的威力。每当我发现有什么事不顺利时,我就发正念;当我在约见前被要求等的太久时、当交通堵塞有可能耽误另一个约见时、当我感到一阵恐慌涌上时,我就发正念。每次我的正念都很强,问题就自行解决了,交通变的通畅,我的担忧也消失了。这要求我时时刻刻警惕,我意识到我应该什么都不能忽视。

我没有组织后来的环游讲真相活动,但我学会了做其它的事情,特别是我知道了语言的力量,说话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纠正我们面前这个人的思想。有时那些来见我们的人正在发火、紧张,反对我们所做的,并大声担保我们所做的一点用也没有,怀疑我们所说的真实性及我们的真诚。在用平静的心与他们耐心交谈后,离开我们时,他们变的平静了,并向我们表示感谢,鼓励我们鼓起勇气,还索取了更多的资料。

最后一次的环游讲真相历经四天,在本地区的中心地带,安排上看上去很乱。但看上去好的并不一定真好,看上去坏的也不一定真坏。我们申请的四项活动只有一项得到了许可,而且是在我们快要离开的时候。于是我们决定去见我们要去的那些城市政府的有关负责人,并更深入的在市政府内讲真相。对我来说,都是我所要过的关。当管理部门给出否定的回答,当权力机构说不时,也就是没有得到申请的许可,好象只有屈服了。这种常人的错误思想概念使我忘记了自己的角色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早就应该通过这一考验了。我不喜欢冲突,与其迎着障碍上,我更偏向绕着弯走。

邪恶利用了我的这个漏洞,在环游讲真相活动刚刚开始时,我感到非常难受,头疼的要命,头昏并呕吐。但应该去会见有关人员了,不接受他们拒绝的原因,用平和的心去向他们讲清真相。在和其他同修一起发完正念后,我们见到了市政府的有关人员并向他们深入的讲了真相。我的头疼消失了。当我们有一颗平静的心,我们的正念很强,我们知道我们正在做的意味着什么,我们的语言能清理对方的心和坏的思想,无论是街上的行人还是身居地区政府的要职人物。有时,有的人什么都不愿意听。然而重要的是不一定非要获得什么,比如一个允许登上街头平台的许可,重要的是用平静的心去讲清真相,真正理解我们正在做的。一个拒绝也许是安排在我们前進的道路上用来干扰我们的心或者来考验我们。拒绝也可能正好帮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执著心、怕心,或不正的思想并帮助我们去掉它。拒绝同样能帮助我们加强对法的理解,增强信心和对大法的信念。

通过环游讲真相活动,我更加理解“走出来”对一个大法弟子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走出来”首先是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应该在邪恶的环境中讲清真相。但我理解“走出来”一词也针对西方国家的大法弟子,对我来说是走出我的习惯和舒适的生活来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在大法中更坚定。

去除自私,证实大法

我认为经常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是很重要的,但渐渐的当我前進在修炼的道路上,我发现我的自私常常与我相约。表面看来,我在证实大法,而内心深处我在证实我自己。有一次我意识到我所想的:“在这个点上我发的资料最多”,好象我们正在做一场比赛。我看见自己的执著,但我没法去掉它。想要证实自我是一件可怕的事。又有一次,想要活动進行的顺利,不是为了大法,而是为了让其他同修认为我做的好,是一个好修炼者。这一想法让我大吃一惊。

这一点也表现在上次的环游讲真相活动中:是我做了行政机构的所有手续,市政府部门否决了,因此,按照我的常人的错误的观点,我不是个好修炼者。我会因外界对成功与结果的反应而忧虑。如果我得到了所有的许可,就证明我是一个好修炼者。我不是想着证实大法,而是用大法来证实我自己。我认识到我应该去掉常人的看重结果的想法,也应该去掉追求好结果的心,同时去掉自私和我对自我证实的需求。只为讲清真相,而不为我的名誉和是否被认为是个好修炼者而烦恼,不因为在其他同修面前是否丢面子而烦恼,不因为是否得到一个好的结果而不安,而是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对我来说,走过这一过程很难,但这帮助我更好的溶于法中。

我们是大法的一粒子,我想我的那还没有同化法的部份还没有理解大法的内涵。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因而变的特别重要。不仅仅是对那些我们面对的要讲真相的人,要谈到大法的人,而且为了我们自己的还没有正过来的内在的世界。幸亏有了这些活动,幸亏我们所说的所做的,我们也在清理着自己,我们更要意识到我们的错误和执著,因而可以改正和逐渐减少。

以上是我的心得和有限的理解,不足之处请予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零六年法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