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自己“在别人之上”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想和昔日的站长、辅导员、现在的协调人谈一谈我是怎样去掉在别人之上的心的。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因身体没病,是开天目看到了很多另外空间的景象,相信了大法,走進修炼的门的。一上来非常精進,九六年就把大法背下来了;抄法三遍;三天学一遍《转法轮》;为弘法走遍我家附近四十多个村庄;盘腿两个脚脖子肿的青紫发亮,两条腿二十四小时象在锅里蒸一样,夜里睡觉疼醒几次,上厕所蹲不下起不来,但一次也没有影响我上炼功点炼功学法。

九九年后为了护法進京九次,抓進去放出来了还去,师父也给我很多智慧,在当时也小有“名气”。判劳教我带头罢工、罢走、罢码、绝食、罢课,恶警组织“学习”,我就站起来制止他们,不让他们讲下去。无论警察还是同修都很佩服我。同修有什么事都要和我商量,例如,刚進去不久,劳教所买了警棍、手铐,意思很清楚了。同修问我今天还炼不炼?我说炼。很多细节在这里我就不说了,我写了一篇《正法修炼心路》,很多内容写在里面了。

这些使我不知不觉的滋生了在别人之上的心,无论到哪个小组学法,或者开法会,假如我不说、不谈,同修就觉的我白来一趟,甚至连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执著心真是很可怕的。

那么我是怎么意识到应该全面无漏的去这颗心的呢?

在我们当地有一位协调人,三十多岁,无论见着谁都要给人指出“你有什么执著呀”,“你应该多学法呀”,“如何否……呀”等等。指出同修的不足没有错,关键是心态,总把自己当成“官”去指导同修就不对了。结果在一次法会上她被非法抓走(据说好象是判十年)了,同修都说:我就觉的她不对劲,干事心太重,象个当官的指导别人,总象做报告似的。其实同修是把她当成了协调人,而没有想到她也是修炼人,也有很多人心,如做协调人滋生了在别人之上的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利心等等。

这位同修的教训象一面镜子照着我,我也不同程度存在着这些心。我决心一定通过学法去掉它们。我每星期都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并且参加好几个小组的学法。我到小组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到那就学,学完就走。我想有必要切磋的时候,大家自然就说了,不用我象当官似的又开头又结尾的。参加法会时多听大家谈,别人谈的也正是我要说的时候,我就不说了。我也想检验检验自己在法会上不说话还闹不闹心,平不平衡。师父说:“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我们的学员不要自己觉得不在其中啊!我希望都想一下自己,因为你们都是修炼的人,只有我李洪志除外。”(《精進要旨》)

我反复读《负责人也是修炼人》、《再认识》、《警言》、《佛性无漏》、《清醒》、《永远记住》、《猛击一掌》、《再论衡量标准》、《定论》、《道法》、《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为谁而存在》、《溶于法中》、《大法不可被利用》、《坚实》、《肃清魔性》等等经文。大概我的执著心太多,人心太重,所以看以上每篇对我都有提高,好象都点到了我的不足。以前也常看,为什么没看到呢。我想那是以前心性没提高上来,所以看不出来,这次师父和正神看我真想提高,才点化我并让我看到。

看《转法轮》也一样,很多地方就是在说我。我学法一星期一遍,周一至周五通读《转法轮》、星期六、日着重看后期讲法,也包括《精進要旨》、《洪吟》等等。以前也这样学,为啥最近一年看到了这么多内涵呢?我想主要是在心性上下功夫。讲真相劝“三退”是建立威德,不去执著,不提高自己,不无条件的向内找,我就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有时不精進就容易混淆“做好三件事”和“做了三件事”的概念;救人有用心大小的区别;学法有是否静心在学,真正自己在学的问题;发正念是否完全静下来确实象顶天独尊神佛一样,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有的同修劝“三退”一个月就劝退了近千人,我到现在两年了,才劝退近千人。但我不灰心,我要多学法,在法上提高。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希望和我有同样执著的同修多学法,早日去掉执著,除了同化“真善忍”,任何后天形成的观念与执著都不是我们自己。师父说,“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精進要旨》)。

师父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和《清醒》两篇经文中都说,我们协调人、负责人等是大法中的精英。我悟到,那么我们在去执著上也就应该更快、更狠,决不给任何执著心任何市场,也绝不让邪恶生命抓着我们的任何漏去钻空子。有执著尽快通过学法提高上来。当然,决不是怕它迫害而去执著,而是作为正法弟子就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早日圆满随师回到真正的美好家园。

个人粗浅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