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九八年得大法。

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当中修去人心,我深深的体会到学好法的重要。师父说:“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记得我第一次用电话讲真相时,是在我得知修炼法轮功的重庆大学女学生魏星艳被非法关押,并被看守所的警察当众强奸的消息,我想我必须让她所在学校知道中共的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查到重庆大学保卫处的电话,拨通了电话,当我刚讲:“得知你校法轮功学员魏星艳被非法关押”时,对方不友好的说:“不知道”,就挂断了电话。此时自己心里真是感到不快。

晚上回家学法,读到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说:“由于当初邪恶是铺天盖地而来,就使我们讲清真相的工作难度很大,好象人都听不進去,实际是那场邪恶抑制了人。人们偏听偏信了那些邪恶的一言堂的谎言之后,带着那种听信了谎言的思想、疑问,加上邪恶利用人这种不正确的思想,使人更不能正确的认识我们,也看不到这场迫害的真相。”

学完这段法,我想到刚才对方的态度令我不高兴,这使我看到自己的一颗还要去的人心,大法弟子的存在就是在救度众生中圆满自己的果位,我们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来的,真正的能让对方明白真相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要在乎他对我的态度呢。

第二天,电话拨通了,确认是保卫处的人之后,我就开始讲,当讲到一半时,对方说:“我们学校没有此人”,电话又挂断了。

我想:“我错在哪里呢?”突然我想起,在打电话前曾想:“昨天刚讲就遭到闭门羹,今天哪怕听上一半也行啊。”结果,对方就听了一半。

找到自己的原因 ,第三天,我又去了电话厅。我想我要做到象师父要求的那样: “在讲清真相中,大家都能够切实的对大法负责,能够在压力面前坚定正念”。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魏星艳的遭遇全部讲出来,让他们明白真相。

我再次拨通了电话,当得知又是我时,对方没有拒绝,我就把魏星艳的遭遇全部说完,他们的态度缓和了,说:“关于你说的这件事,我们保卫处确实不知道,警察抓人,确实没有通过我们,我们也没有参与。详细情况你可打电话去问校务部。”

通过这件事使我认识到,在讲清真相中,一定要坚定正念。

一次我在网上得知一大法弟子被迫害关押,网上登载了当地六一零人员的名单,我想大陆弟子是我们的同门弟子,遭到如此迫害,我们在海外的弟子要尽一切力量讲清真相,解体邪恶。生命都是为法而来,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一荣耀,带着救度世人这一使命,我也要帮助破除他被邪党所欺骗的一面,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想如果他们还有一点善念,“不信良知唤不回”。

一次中午,利用工作之余,我就给他打电话,

我说:“我是一名在法国的法轮功学员,我能打通这个电话也是缘份所致。”

他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我说:“我是在网上查到的。”

他很吃惊:“网上?”

“对呀!”

他问:“为什么炼法轮功要自焚?”

我说:“我们师父在《转法轮》里对炼功人有严格的规定:‘炼功人不能杀生。’在讲法中告诉我们‘自杀是有罪的’,如果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怎么会自焚呢?”

我告诉他电影《伪火》获得哥伦布电影电视节荣誉奖,影片就是揭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我还讲了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情况,讲了江××因迫害法轮功而在许多国家被起诉,讲了法轮功怎么对人的身心健康有益,讲了共产党战天斗地,对中国及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等。

他问:“炼功真的这么好吗?”

我说:“千真万确!每个人都能讲出许多自己在修炼中的故事。我们师父说了: ‘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大法弟子能够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所以在社会上、在工作中,在家庭环境里都赢得肯定和赞誉。我们炼功人在家里首先必须是一个好妻子,好丈夫,好母亲,好父亲。工作中兢兢业业,这样的一群好人,却被非法关在监狱里折磨,还要强制洗脑,逼迫放弃炼功 ……”说到这里我哭了,对方不说话,我说:我希望你一定要善待他们,一定善待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不好就是在犯罪,我想你一定愿为你自己和你家人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最后他说:“谢谢你。”

在全面的退党大潮中,陆续不断地有大陆客来法旅游,我经常去巴黎的一家商店门前向他们讲真相。从开始世人的不理解,对我的冷嘲热讽,到听到真相后退党,其间我有过伤心,也有过生气。心想:我在救度你,你还这样对我。可是一想到师父在正法中,在挽救着大穹与众生,而邪恶却造谣中伤,污蔑师父与大法,企图达到它们阻碍世人得法、被救度的目地,师父让我们“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是师父的弟子,怎么能允许邪恶用这种方式就打消了我救度众生的信心呢?正念一起,人心的执著就解体。

人们从我们发放的报纸上得知中共封锁的消息,他们说:这些报纸在中国根本看不到的,他们从多疑、冷漠、蛮横到很多人与我们开怀畅谈,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消除了对法轮功的误解。很多人说:我相信你们炼的功法会使人的精神和身体好。一次山西代表团听完我给他们讲九评、讲退党之后,他们团凑到一起商量回去退党 的事……。

在日常生活修炼中,我还有许多要修去的执著,特别是党文化的毒素,比如在和同修的交往中,听到不入耳的话,要反唇相讥。通过不断的学法,使我认识到同修是一个整体,矛盾的发生是我们共同提高的机会,而不是象共产邪党文化中灌输的那样争个你高我低、你对我错,然后再用所谓对的理去打击对方。同修之间发生矛盾如果互相指责,就会削弱整体的力量,而我们都是大法的粒子。如果在发生矛盾之后,静下心来用法去衡量,自己什么地方与法理拧劲了,放弃自己执著的东西,自己把心态扭转过来,就加强着整体中符合法的部份,这样一来,同是在整体之内的同修即使有他的执著,也会在整体强大的正的力量的圆容下更容易放掉他的执著。我们带着相同的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应该互相帮助,共同精進,同化法,纯净自身才能救度更多世人。在今后的修炼中还要更加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以上是我的点滴体会,感谢师父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谈心得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法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