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是金川集团公司下属的一个二级单位,有两千多名职工,负责金川集团公司的动力供应。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以来,动力厂积极执行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精神上摧毁,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厂行政、邪恶党委、团委、工会、综合治理办公室、保卫科(现归属到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配合金昌市国家安全局、金昌市公安局、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的恶徒,系统实施了对动力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动力厂成为金川集团公司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单位之一。下面是我们通过民间途径搜集到的动力厂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欢迎正义之士提供更多线索。

李波,男,原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热电车间职工,中南工业大学热能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

一九九九年底,李波到北京上访被押回,拘留十五天,动力厂做出了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的处分。动力厂强迫李波在煤厂卸煤,看澡堂。李波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押回后,又被拘留十五天,被绑架到金川集团公司消防队洗脑班迫害,不久动力厂做出了开除厂籍的处分,李波被迫流离失所,后在山东被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三年,现已流离失所。

郭红,女,四十多岁,高中文化,原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供水车间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郭红到金昌市信访办上访被拘留十五天,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水被拦截押回,被绑架到金川集团公司消防队洗脑班迫害。

动力厂将郭红无理下岗,强迫打扫厕所,只发三百元生活费,不许请假,不准外出。郭红想自己找工作,动力厂不给请假。郭红想买断工龄又逼迫写“不炼功保证”,郭红拒绝,动力厂就找借口非法开除了郭红。开除后,郭红工具柜里面的物品不知去向。

二零零一年一月,郭红被龙首公安分局恶警邢富强等绑架,非法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半年,最后绝食才出来。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被龙首公安分局恶警邢富强、代宝吉强行绑架。上午十一点左右,郭红被恶警绑架进龙首公安分局置留室,将郭红双手朝上吊铐起来,拳打脚踢,揪着头发往墙上撞,双手双脚都吊起来四肢仰面朝上;双手朝后吊铐起来双脚离地;双手吊铐两腿之间塞进一个椅子;两手朝后铐在钢管上,前面放两个椅子,让郭红坐在前面的椅子上;两只手一上一下铐在钢管上;还有坐老虎凳、电棍电等。为了达到让郭红屈服的目地,恶警使用更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折磨郭红,他们将郭红双手吊铐起来,几个人将郭红的两腿抱住,把脚踩住,强行做一些侮辱性的禽兽行径,然后拿着摄像机录像、拍照,录完了还强行扒开郭红的眼睛让她看,威胁说,明天就给你上各电视台播放,让你曝光,拍的照片四处散发。郭红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被抬进看守所。被金川区伪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现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武开礼,男,五十多岁,原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看到妻子赵凤莲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夫妻同修大法,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和睦。但是这一切美好,却被中共恶党邪恶的镇压破坏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供热二车间邪党书记王青(现在金川集团公司第二招待所监测站)多次胁迫武开礼写不炼功保证和诽谤大法的话,武开礼拒绝。

二零零零年十月,武开礼去北京上访,被动力厂保卫科徐万才、邢富强押回,非法关押在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出来后,动力厂停发武开礼三个月工资,只给三百元生活费,并降了一个工资序号。

二零零一年九月被恶人举报,被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六一零”七八个恶警非法绑架至武威路派出所,几个恶警把武开礼强行按倒在沙发上,双手举过头顶铐在暖气上,双脚铐上脚镣,身体用麻绳捆住,硬扯到对面窗户的铁栏杆上,整个人被烤成“大字型”,逼迫武开礼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整整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又把武开礼铐到一个一人高的大铁罐上,脚下是一个同样的大铁罐,脚不能着地,只能踩着大铁罐,双手或单手交换着铐,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又是一天一夜。期间被恶警李超(等)非法抄家,扣押了许多物品。武威路派出所所长徐万才(现在建设路派出所)和恶警邢富强、朱岩(音)把武开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后,被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劳教几个月。

武开礼刚进劳教所的监室,就被刘胜(音)等几个吸毒犯人毒打。然后强迫武开礼头顶着上下铺床的三脚架,脚离床三四步远,身体呈九十度弯曲状态,一会儿武开礼的脑门上就陷进去一个深坑。在强制劳动时,武开礼经常被吸毒犯人拳打脚踢,用大木棒打。一次,在果园剪树枝时,被吸毒犯人刘之健(音)毒打,左手无名指被撅断。

二零零二年十月,武开礼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甘肃省武威市庙山乡石岗村主任李海元和李登军、李登武等恶人先绑到树上,然后非法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王登科、恶警王东年强行搜出现金二千六百元,钱被恶所长抢走。又被非法送到武威市公安局刑警队、武威和平看守所辗转迫害。被非法关押十几天后,武开礼和其他八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双手背后五花大绑押到武威双城乡的万人大会上,脖子上被挂上污蔑大法的牌子游街示众。

在武威和平看守所,不给吃饱饭,一顿只给一个馒头,武开礼绝食抵制迫害十几天后,看守所恶警指使十几名犯人用“开口器”野蛮灌食,牙齿被撬的松动,满口、满手都是血。

武开礼被武威伪法院非法判四年刑。二零零三年七月被非法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遭受迫害,被强迫扒大蒜,捡瓜子等。因为坚定信仰“真善忍”,不配合邪恶,被恶警指使犯人曹峰等拳打脚踢,一颗牙齿被打掉。被两个队长同时用电棍电击全身及头部。

二零零三年十月,武开礼被非法转到甘肃省武威监狱二监区,强迫做奴工,织地毯,一天要接上百种颜色的千万个毛线头,繁重、复杂的强制劳动远远超出人的承受极限,完不成任务就被恶警用电棍电,被电的头上直流黄水,常常是旧疤未去又添新伤。而且还要时时被逼迫写“不炼功保证”等三书,武开礼拒绝,被两个恶警同时用电棍电。据知情者回忆,武开礼被电的满地打滚,往墙上、凳子上乱撞,真如万箭穿心般的痛苦。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武开礼被非法转到甘肃省酒泉监狱五监区。邪恶监狱把武开礼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从里到外的衣服都强制打上邪恶监狱的印记。邪恶监狱专门腾出一间房子,不许睡觉,七八天二十四小时轮番逼迫看污蔑诽谤大法的录象、书籍,开批斗会,暴力洗脑。武开礼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每个人由七八个包夹看管,不许和任何人说话,连上厕所也寸步不离。被强迫十几个小时劳动。

二零零六年九月,当武开礼历尽魔难终于回到家时,才知道妻子赵凤莲已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明慧网曾有报道),武开礼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武开礼在被非法抓捕前已退休,现已被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非法开除,没有生活来源。

赵佩文,女,四十多岁,原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电控分厂职工。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关节痛,头痛,浑身疼痛难忍,常常痛的抱着头蹲在地上无法睡觉。真修大法不久,全身的病痛一去不返,身体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舒服。

二零零二年四月,赵佩文在家被甘肃省金昌区公安分局滨河路派出所两个恶警马永国等非法绑架,被非法抄家。恶警擅自摆出大法书籍强行录像,在电视上播放,污蔑诽谤大法。之后被金昌市公安局“六一零”恶徒李新华、赵多朋押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因为拒绝写所谓的悔过书,被管教邹斌指使犯人用胶皮管毒打。

二零零二年六月,赵佩文被强制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非法劳教三年。刚去的当天晚上,恶警古艳林、王玉英指使吸毒犯人把赵佩文双手朝后用绳子五花大绑,然后吊起,脚尖不能着地,用脏抹布塞到嘴里不让出声,两个恶人在门外面扯绳子,绳子拉紧,赵佩文就被吊在半空中,绳子一松,赵佩文就“扑通”着地,如此反复,逼迫赵佩文抄邪恶事先写好的悔过书,赵佩文不抄,就又是拳打脚踢。

赵佩文被两个吸毒犯人包夹,时刻监视,多看同修几眼,也要被恶人破口大骂,上厕所也寸步不离。每周都要强制开会,强迫写思想汇报,邪恶认为写的不合格就被当场打骂。每个月逼迫在诽谤大法的考卷上打勾、画圈,不配合邪恶就被毒打。

早上五点半出工,晚上九点集合完,其他人都去睡觉,赵佩文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要到深夜一、两点才能睡觉。劳教所强迫赵佩文和法轮功学员做奴工,编毛辫,编的双手全是大血口子。

二零零四年赵佩文被强制转到甘肃省女子劳教所(地址:兰州市榆中县柳沟河,大队长景雪芬(音)、戴文晴),继续被强迫做奴工,磨宝石。“宝石”就是当作饰品点缀的亮晶晶的小水钻,是用小碎石头磨成的。赵佩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一天十几个小时坐在机器前,用小镊子夹上小石头,对着六角形、八角形、菱形、方形等形状多样的齿轮磨,眼睛一直盯着不停的打磨,一天要强迫磨四五百个。完不成任务或产品不合格,就会被罚站,不让睡觉,遭受毒打。长期的奴役劳作,赵佩文屁股坐烂,双脚双腿浮肿,眼睛看什么都是花的。极度的痛苦和压抑使赵佩文常常发生昏厥。

二零零五年四月赵佩文解教回家。她刚回来时看起来总是木呆呆的,别人说什么都没有反应,不会笑,不会说话,让人看了就心碎。

丈夫承受不住几年来强加的痛苦和打击,提出与赵佩文离婚,这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赵佩文已无家可归。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早已解除了赵佩文的劳动合同,赵佩文生活没有着落。

许勇,男,三十多岁,原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供热一车间职工。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初的一天,许勇炼完功回家的路上,有一个自称学功的人,和他谈法轮大法的神奇,说自己没有炼功磁带。许勇一片善心,带他去住处(当时的一个集体炼功点),把炼功磁带借给了他。“七二零”江氏流氓邪恶集团全面迫害大法以后,法轮功学员才发现那个人原来是金昌市公安局的特务,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调查、监视早已暗中开始,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已经蓄谋已久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动力厂原邪党委书记吴国龙、原保卫科徐万才、邢富强将许勇和全厂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在动力厂会议室,污蔑法轮功,禁止修炼,要求人人表态,坚持修炼法轮功的,马上就被扣留,强迫写不炼功保证。徐勇被扣留到深夜十二点才让回家。七月二十日那天,动力厂又把许勇和全厂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起来逼看诬蔑诽谤大法的录象。

二零零零年元月,许勇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特务骗到了信访办,信访办早已被公安接管,信访办变成了拘留所,在那里被非法关押,遭受毒打。后来被动力厂保卫科押回,在金昌市戒毒所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保卫科押解人员的住宿费、火车费毫无道理的从他工资中扣。十五天后,动力厂又将他囚禁了五天,逼迫写不炼功保证,非法做出了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的处分,只发三百元生活费。

在不公的对待下,二零零零年十月,许勇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动力厂将他押回,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后,不上他上岗,让他打扫厕所。逼他父母把保卫科押解人员的住宿费、火车费一千二百多元交齐后(许勇被他们迫害的已没有工资可扣),立即非法做出开除厂籍的处分。

动力厂为了给非法的迫害找借口,昧着良心在大会小会上诬蔑许勇。其实许勇是一个非常真诚、善良、慷慨的好青年,工作兢兢业业,不挑不拣,熟悉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个难得的好人。有一个小故事在他原单位流传很广。许勇原来在山上上班,离市区有一段距离。有一天快吃午饭的时候,一个捡破烂的妇人,饥饿疲乏至极,走到那儿想要一点吃的,因为她实在走不动了。当时很多职工在场,可没有一个人肯给她一点吃的,有的职工还嘲笑她、羞辱她,那个妇人很难过。许勇把自己带的饭全部给了那个妇人,妇人感激的直流泪,坚持只要一半,否则许勇就没有吃的。许勇给她分了一半,自己端起饭盒把另一半吃了。别人都觉的不可思议,捡破烂的人看起来那么脏,他居然跟她分着吃饭!许勇丝毫没有介意,他只有一颗扶危济困的纯净的善心。

许勇被非法开除后,邪恶之徒也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每逢过年过节或所谓的敏感日,辖区派出所的恶人就上门骚扰。二零零三年,金昌市公安局、“六一零”将他非法绑架到金昌市看守所暴力洗脑,许勇绝食抗议非法的迫害。看守所恶警指使七八个犯人将他团团围住,摔倒在地,野蛮灌面汤,强迫喝浓盐水,用拖鞋抽打脸,挂墙,毒打。后来被转到金昌市戒毒所,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象、报纸,强迫完成超体力劳动,否则就遭受毒打,说是挣伙食费。可家人费尽周折保他出来时,戒毒所却又让交了一个月伙食费。

邪恶迫害法轮功七年多以来,许勇精神上、经济上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生活上常常发生危机,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为了生活,到处打工,承受了太多强加给他的不公和苦难!

马咏雁,女,三十多岁,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供水车间职工。一九九六年底有幸得法。得法前,整天头晕脑胀,没有精神。得法不久,就神清气爽,身轻体健,明白了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和做人的道理。

“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刚开始,马咏雁由于学法不深,在严酷的红色恐怖高压下,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不敢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后来经过理智的思考,马咏雁看清了迫害的一切借口都是欺世的谎言,法轮大法是正法,坚定修炼。

二零零一年被车间恶人沈仲明、李正录等举报。九月初的一天深夜十二点半左右,被甘肃省金昌区公安分局广州路派出所所长史某(现已调离),恶警陈国民(现金昌市看守所副所长)等骗到派出所,不修炼的丈夫也被一同带走,家中仅留下六岁多的孩子,凌晨三点左右被非法抄家。据他们内部人讲,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一万元。恶警史某、陈晓波在马咏雁家蹲坑、监听电话,企图用抄到的电话号码再非法抓捕其他法轮功学员,没有达到目地,就假装先放了马咏雁,继续对她进行跟踪、监听电话。几天后又将马咏雁非法绑架至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被管教邹斌、甘晓南(音)扇嘴巴,推倒在地,拳打脚踢,打的耳朵出血,脸肿,牙肿,强迫站在高墙根的水里。用劳教、工作、家庭高压胁迫马咏雁写不炼功保证,被拒绝后,他们破口大骂。她的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压力,在风雨中东奔西跑,被勒索了五千元钱,又交了五千元保释金,一个多月后马咏雁才恢复自由。

二零零一年,动力厂其他法轮功修炼者都被他们迫害的开除、流离失所、抓捕,或被迫提前退休,马咏雁出来后自然就成了他们又一轮迫害的重点。从那时起,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马咏雁的骚扰、恐吓和施压。马咏雁正直、善良,工作兢兢业业,无论分配什么工作都出色完成,在职工中有良好的口碑。动力厂为了强迫她写“不炼功保证”,二零零二年解聘了她的工程师,以后每次晋升职称,都以是否放弃修炼作为条件,她一直坚持信仰“真善忍”,就一直取消她的晋升资格。马咏雁大学本科毕业十五年,按照业务能力和学历,应该晋升高级工程师了,可就因为她坚持真理,到现在还拿着刚毕业第二年的工资,而且各种奖金都是最低的。

动力厂非法剥夺马咏雁的基本权利,不许马咏雁正常休年休假,不许离开金川,不许外出,不许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他们说,对她想怎么整就怎么整,上面都会支持,对她这样特殊的人,就要特殊对待。他们多次恶意对马咏雁进行人身攻击,人格侮辱。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风起云涌,金昌地区很多正义人士纷纷三退,自救保平安。中共一面严密封堵《九评共产党》,大搞保先闹剧,不敢承认三退大潮;一面秘密加剧迫害三退正义人士。

动力厂也紧跟其后。二零零五年七月,他们强迫马咏雁到检修班组干活,扣罚工资两千多元。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说马咏雁发表了“退团退队声明”,冲了他们的气管。但是他们在职工面上绝口不敢提“三退”之事。他们想通过艰苦、恶劣的工作环境摧毁她的意志,放弃修炼,逼她辞职。

没有达到目的,他们就变本加厉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供水车间找借口收了马咏雁的工具柜。七月十九日,供水车间“请”去了金昌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务徐斌等人拿着相机,一起密谋迫害马咏雁。供水车间邪党书记乔海伦将检修职工全部召集到会议室,假装开会,拖延时间。供水车间配合国安特务秘密非法搜查马咏雁的东西,寻找迫害的所谓证据。他们自以为这场拙劣的表演很精彩,神不知鬼不觉,岂知“神目如电,暗室亏心。”他们的每一笔罪恶我们都清清楚楚记录在案!

供水车间又找借口扣罚马咏雁工资四百多元,强迫马咏雁当着众人在烈日下拔草,羞辱她。

王月英,女,五十多岁,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原来的心脏病,妇科病等疾病修炼大法后不治而愈,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人也变得更加纯正、善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王月英依然坚定修炼。二零零零年夏天,动力厂供水车间原恶党书记沈仲明(现已退休),逼迫她写不炼功保证,她拒绝后,强迫她离岗在烈日下打扫卫生,期间被车间恶人打电话叫来动力厂保卫科恶人邢富强非法搜身。

二零零一年九月初的一天傍晚,王月英在家和丈夫一起被金昌区公安分局新华路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二十四小时连续提审,强迫放弃修炼,没有达到目的,被非法关押于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王月英和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救度那里被谎言欺骗的民众,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金昌市公安局派出很多警力蹲坑抓捕,被绑架。面对邪恶她不惊不怕,慈悲的告诉众生:“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却这样害我们,你们会遭报应的。”果然,秋天那里遭到严重的霜冻,农作物大面积减产,农民一年的辛苦化为泡影。

王月英被非法关押于金昌市看守所四十天,家人费尽周折被勒索了上万元。在放出的时候,金昌市公安局、金川集团公司电视台、龙首公安分局“六一零”张树伟、邢富强、代宝吉,动力厂吴国龙、孙新民,供水车间时应海等恶警、恶人聚集在龙首公安分局二楼会议室,准备了内录电视、摄像机准备录像,做成功转化的宣扬。没料到被王月英正念否定,邪恶之徒一看阴谋未得逞,动力厂停发了王月英半年的工资。

二零零五年三月底,王月英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关押于永昌县看守所七天。动力厂扣罚了她几个月的工资,到现在一直还在扣罚她每月的工资几百元。

魏秀兰,女,五十多岁,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因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关押在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三月被强制送到金川集团公司消防队洗脑班迫害。多次受到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六一零”恶徒和动力厂恶徒的骚扰、恐吓和施压,多次被扣罚工资。

魏秀芬,女,三十多岁,因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三月被强制送到金川集团公司消防队洗脑班迫害。多次受到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六一零”恶徒和动力厂恶徒的骚扰、恐吓和施压,多次被扣罚工资。

刘志萍,女,四十多岁,因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三月被强制送到金川集团公司消防队洗脑班迫害。后被迫提前退休,多次受到动力厂恶徒的骚扰、恐吓和施压。

迫害责任单位和个人

甘肃省金昌市政法委8229340(办)8212150(办)8225414(办)8212189(办)8218979(办)8224318(办)
甘肃省金昌市国家安全局8234532(办)
甘肃省金昌市公安局8396070(办)8396081(办)8212070(办)8214488(办)8214688(办)8212422(办)
8212432(办)8212729(办)8213272(办)8213363(办)8212034(办)
甘肃省金昌市公安局六一零小组:8212293(办)李新华
甘肃省金昌区公安分局8213993(办)8213345(办)8224294(办)8237773(办)8213480(办)8237772(办)
甘肃省金昌区公安分局所辖派出所:滨河路派出所8213434(办)北京路派出所8212136(办)
新华路派出所8213305(办) 广州路派出所8215707(办)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经理:李永军8811270(办)8213180(办)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邪党委书记:邓少军8811523(办)8213954(办)8811535(宅)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六一零小组:韩钟玉8811101(办)8819101(办)张树伟 13079374031
邢富强 代宝吉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所辖派出所:建设路派出所 武威路派出所
原动力厂厂长(现运输分公司经理):李久鹤 8811127(办)8812399(宅) 手机:13993587966
原动力厂邪党委书记(现动力厂副厂长):吴国龙 8812463(办) 8812988(宅) 手机:13619357201
动力厂工会:李春俊 8813005(办) 13993587788 王志群 8828790(办) 8362385(宅)13519457001
动力厂综合治理办公室:孙新民 8813058(办)
动力厂其它责任人:
段力胜 8812176(办) 8363268(宅)13993560027 王树功 8828175(办) 8224383(宅)13830589355
李永胜8825339(办) 13079374520 乔海伦8826816(办) 8362273(宅)3679042(宅)13993560978
李正录 8811684(办) 8819088(宅) 13830586999  时应海8813064(办) 13830587602
尤安宁 8812476(办) 3675558(宅) 13830566809 梁清世 8812598(办) 8826321(宅)1383059707
葛发强 8826463(办) 8217296(宅)3682492(宅)13389458665 王德成8812989(办) 13830599908
王 青 8812216(宅)沈仲明 陈寿南 丁全启
注意: 住宅电话、办公室电话、手机小灵通前面均加区号 “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