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的重生让亲朋好友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六年四月,我弟媳妇感到身体不舒服,乳房疼,经多次医院检查,确诊为恶性肿瘤——乳腺癌,医院决定手术治疗。五月二十三日在某市医院切除了一个乳房,术后一个月出院回家了。

八月初的一天,我突然接到我二姐的电话说:弟媳妇又住县医院了,人可能快不行了。我问:不是说手术后出院回家,好了吗?回答说:另一个乳房又长包了,正在做化疗呢……,你赶快回来看看,迟了可能就见不着了,家人已经给她做老衣了。还说:在医院工作的一个朋友说这种病(指癌)好不了,再住下去是人财两空。家里人谁都清楚其后果,但谁也不敢明说。

八月十日晚,我犹豫不决,到底去还是不去。因为我以前多次给她们讲过真相,她虽是弟媳们中最理解大法的,但是在邪恶的环境中怕心很重,不敢接受。特别是我几个弟弟更是不信。为此我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学法时,脑中突然反映出一句话——“师有回天力”,是啊!师有回天力,可还得弟子去做呀!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我赶快收拾收拾东西,顺手拿了几本真相小册子,乘长途车回家了。

我直奔县医院。弟媳妇的头发掉光了,嘴也张不开、话也不能说、饭也不能吃。我拉着她的手说:你真心诚意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你会好起来的。她点头答应了。我又对她说:这回出院后你一定要修炼大法啊!她也点头答应。我又告诉家人大家都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让弟弟提醒弟媳念。弟弟却说,弟媳嗓子肿的厉害,疼的不能念,连饭都吃不下,二十几天了只能渗下几勺水。找大夫,大夫说没有办法。我告诉他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媳妇。弟弟又说,那不是临时抱佛脚吗?我说只要你们信,大法和师父是慈悲的,一样会管她的。他仍表示怀疑。我只好说,不就让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一不让你花钱,二不要你烧香磕头,连力气都不让你出,只要真心诚意的默念就行!你还犹豫什么?试试看,很灵的。他答应一定会提醒她念。我告诉他:你也要帮她念,一定要念!他答应后,我才离开医院回到娘家。

回到家后,我又发正念铲除弟媳及家人背后的一切邪魔烂鬼,彻底铲除阻碍众生得救的恶党邪灵,同时求师父加持。当我静下来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从弟媳身体里排出来比人体大好多倍的一团黑不黑、白不白的病气。此时此刻我激动的热泪盈眶。我知道师父在管他们了。“你自己能做得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弟媳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弟弟一家人、弟媳娘家的妹妹们一起帮着念。一天晚上,她说她梦见有个人对她大声说:你的病好了还躺医院这儿干啥,睡这儿得要多少钱?她说:可我还不能吃饭呀?他又说,你已经好了,回家去吧。一听说好了,她就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清凉清凉的,直透心扉。她一骨碌爬起来喊着:我的病好了!我要回家!当时把正在熟睡中的丈夫和两个妹妹惊的不知所措。

从那天起弟媳的病就逐渐好起来。五、六天后出院了。

后来我告诉她师父用梦那种方式点化她,表明师父已经在管她了。她说:我回家后嘴唇疼了好长时间,嘴唇上全是针尖大的小口、疼得张嘴都困难。我又告诉她师父不是在《转法轮》中讲了吗,“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她点头表示明白了,并说:“ 我学大法已经太晚了,我要抓紧赶上。”

九月二十三日我再次回老家时, 弟媳妇(不识字)正看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像,已看过两遍了,这是看第三遍了。她告诉我说:听了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后才知道,公家(指政府)说的、做的与大法是反的,而且反的厉害,是公家错了,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十月十日早晨,弟媳妇来到一老年大法弟子家里, 正赶上大法弟子集体学法,她就参加了小组学法。次日学法前又来告诉我说,前几天我这个乳房又长出个包,心里难受,也很担忧。我说:你现在是个修炼人了,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她听着直点头,她接着说,昨天学完法回去睡了一觉,醒后摸了摸包不见了,把此事告诉了你弟,今天是他让我来学法的。听得出,弟弟这次是真信了。因为他已经从自己妻子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不只是我几个弟弟家的人,还有弟媳的娘家人,左邻右舍,村里的大大小小都从我弟媳妇的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看到大法给坚信者带来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