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五马坪监狱四监区主要“包夹”及遭恶报事实 【明慧网】

四川五马坪监狱四监区主要“包夹”及遭恶报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五马坪监狱四监区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在新犯组和老犯组总共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并经常有大法弟子被送到集训队迫害。那里的包夹人员也是全监狱最邪恶的。下面列出主要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刑事犯及他们遭恶报的事实。

五马坪监狱邪恶包夹吴健华,曾是五马坪监狱四监区的一名刑事犯,由于他在社会上是黑社会流氓打手,因故意伤害他人致死被判刑,虽平时爱说笑,但性情凶狠,打人有一套。为此,恶警高虎有意将其培养成自己的一个打手,当他想“治”某些刑事犯时,就叫吴健华等人在暗处用流氓手段殴打这些犯人。

2004年10月五马坪监狱组织第一期洗脑班时,吴健华等恶犯被恶党选为“包夹”、“帮教”。吴健华负责“包夹”大法弟子刘龙云,他曾说:我没有那么多话,我就是拳头专政。恶警高虎在洗脑班上宣布不准大法弟子相互说一句话。一次刘龙云给了一包纸给另一位大法弟子,吴健华看见了当场就殴打了刘龙云。收监后,吴健华等人认为此事还没完,又继续殴打刘龙云和那位大法弟子,后来吴健华又被恶警高虎、杨希林指派通宵守着刘龙云,不准他睡觉,强迫他写“三书”。吴健华还受恶警高虎指使,在厕所、洗澡堂等隐蔽地方假装以开玩笑的方式,对高虎点名的大法弟子进行各种变相殴打,如踩脚、掐痛筋、敲骨头等手段,往往他下手都比较狠,但脸上却笑嘻嘻的,好象在给你开玩笑,这些卑鄙手段在监狱里被犯人称为“开玩笑办正事”。在后来的第二期洗脑班上,恶警高虎又指示吴健华、陈大华、付文萨等犯人在单独安排的洗脑的小房间内辱骂、恐吓、殴打大法弟子赵本勇等人,并将并派三人对他们进行暴力队列训练,在“训练”时有意刁难他们,强迫他们长时间保持正步姿势或跑步,并不时的找借口殴打他们。

在这里要提的是,五马坪监狱恶警明知大法弟子赵本勇有病,并且其兄弟也已被恶党在其它监狱迫害死了。仍然将他列为重点“攻坚”对象。对他施加强大的精神压力和肉体折磨。

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恶报很快就降临在吴健华身上。2006年2月吴健华满刑后不久,又因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被刑事拘留,将面临重判。

2.刑事犯付文萨也参与了第一、二期洗脑班,在这期间为了得到减刑“奖励”,作恶多端,后来一天突然胃痛不止,蜷缩在地上嗷嗷直叫,连自己也说是遭报了,送到医院“抢救”后才送回来。

3.刑事犯陈大华也参与了第一、二期洗脑班,并在原十四分监区当“监改”时迫害那里的大法弟子,虽然刑期快满不能减刑,但为了在监区里有地位,不惜出卖良知,看到法轮功学员处于弱势,好欺负,只要一有机会,就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大会小会上恶语谩骂攻击大法弟子,同时有殴打、不准大法弟子睡觉等罪行。

因为他是五马坪监狱选中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包夹”,哪里迫害最严重哪里就有他在那里。平时看到有两个大法弟子说了两句话就大吵大叫的闹连推带拉的把大法弟子带到狱警那里去邀功,就是到了他要满刑的最后几天的“批斗会”上,他还要跳出来无中生有的恶语攻击大法弟子。陈大华在狱中常说自己出去后要开车,哪知出狱不久就遭到恶报,开车出了车祸,麻烦在身。

3.刑事犯万波在社会上是一个吸毒的暴力抢劫犯,由于这样的背景被五马坪恶党监狱选来参与第一期洗脑班,他经常在洗脑班的恶警在讲台上的时候就当着警察的面当众殴打大法弟子,气焰最为嚣张,后来被恶警选为队列训练的“指挥员”,当迫害升级后,恶警高虎杨希林就命令他对大法弟子进行严酷的迫害。并参与轮班值守不准大法弟子睡觉。就在洗脑班上他就得到了现世现报,有一天恶警正在讲台上大讲歪理时,他突然在下面大叫起来,大家看到他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冲出去,找医务室去了。

4.五马坪监狱新犯组组长吕雄超,在担任集训队组长时伙同其它组长,毒打折磨犯人,致使多人死亡,担任新犯组组长期间,经常毒打体罚新犯,并经常迫害大法弟子如:强迫给大法弟子张义祥按手印,打张义祥耳光,边打还边说:“谁说法轮功打不得,老子打了又如何?”晚上派犯人每几分钟摇醒张义祥,连续几天通宵不准他睡觉,对晚上炼功的大法弟子罚通宵站在马桶边。被恶警王亿军派去脚踢大法弟子林六刚,参与强行给杨顺发灌药并殴打他。参与第三期暴力洗脑班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等。吕雄超2006年初遭到恶报:突然流鼻血不止,抬到“监狱医院”仍然止不到血,又抬到犍为医院,还是止不了,最后抬到乐山医院才“抢救过来”。折腾了十多天才送回来。就是这样一个打人凶狠,性情残暴,在邪党监狱的庇护下在监狱里又犯故意伤害致多人重伤死亡的罪行的恶犯,年年被邪党监狱上报四川省监狱管理局评为“四川省劳改积极份子”,多次获得减刑。目前他还是新犯组的组长,继续协助恶警迫害那里的大法弟子。

五马坪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犯遭到恶报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再一一列举。

五马坪监狱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邪恶刑事犯还有:

尹政,第一期洗脑班组长,已满刑,在第一期洗脑班上,随意殴打辱骂大法弟子,一边打一边还说:“很有性格是不是?打不死你?”暴力训练时,用竹竿打跑不动的学员,晚上定时摇醒大法弟子,挖眼睛等。

邱千才,邪恶包夹、原集训队组长、打死过多人,目前“包夹”朱明春、恶警高虎的打手,已得到假释证。

陈雪松,四监区“大组长”,恶警高虎的暗中耳目,专门监视监听大法弟子的特务,自己还找了几个刑事犯帮自己去监听大法弟子,监听大法弟子之间是否又交流了,是否给普通刑事犯传功了,并监视所有包夹,发现谁对大法弟子看管不力就向高虎报告,并且受高虎指示安排和监视刑事犯晚上定时摇醒大法弟子。

张卫平,新犯组组长,目前正在协助恶警迫害那里的大法弟子。

毕海,邪恶包夹、恶警高虎的打手,经常参与殴打大法弟子,并勒索大法弟子的物品。

张青,邪恶包夹、多次被恶警高虎叫去殴打如绝食的大法弟子。

这些包夹打手们,打了人后经常搬出用邪党教给的那套歪理来为自己自圆其说,如:“劳改队文明管理针对文明人”、“劳改队不打好人”、“现在改造形式好,换成过去的改造形式,你早就拣不起来了”。把人打出血了还说“这样就算打你吗,不把你打得走不动路就不算打你”。有些包夹不但打人,还用各种下流语言来污辱大法弟子,这些话他们对自己小组的其它刑事犯都不会说,只会针对大法弟子说,因为这是恶警高虎给他们要求的,对所包夹的法轮功,可以随便骂。他们的肆无忌惮的为心所欲的对善良大法弟子的欺侮就是有正义感的刑事犯都看不下去了。

对这些包夹人员狱中的大法弟子不计怨恨,反复给他们讲真相,根本就不听,一心要追随恶党行恶到底,正法洪势不能纵容这些恶人再进行丑恶的表演了,希望看到此消息的世界各地和大陆的大法弟子,针对这些主要邪恶包夹发正念铲除,令其现世现报,配合那里的大法弟子除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