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去做 什么都能做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得法的。这三年多来遵循师父的教诲,做了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但还有很多执著心存在,修炼的路还很远,离师父的要求相差更远。

一、证实法 救众生

得法后我知道了作为一个师父的弟子就必须证实法,救众生。当时我没有资料的来源,晚上我就自己写。象写信一样,内容是大法如何叫人按照真、善、忍修心性;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造谣诬陷等。写好后就放在人们的自行车车筐里。后来我就想,一张纸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可能不看就将它随便扔掉了。正好家里有一块红布,我就把它剪开做成几个红包,还用黄绳子做个花缝到红包的角上,然后把写好的真相装進去再放到人们的车筐里。后来同修给我20多份传单在红包里装着,我就每天拿几个红包出去一边面对面讲真相,一边手递手的发资料,有时我把传单送递给人,把红包留下,留下的红包装上我写的资料再发。

记得有一天早上我带了几张护身符和几封信,准备发给有缘人,走到一楼还剩两个台阶时,一下子踩空了,脚脖一歪坐那起不来了。当时很疼,也不知道发正念,也没想到是邪恶干扰。等了一下自己慢慢站起来,心里说:“没事,只管去做我的事。”走了不远脚就正常了,一点也不疼了。

有一天晚上想到外面转转,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领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正在向过路的人要钱,人家谁都不理他。我走过去之后想着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心生怜悯,就拐回去问他的情况。他说他母亲与媳妇生气跑出来了,他好容易找到了母亲,可一天没吃饭了,也没钱坐车回家。我当时一心想救人,出来没带一分钱,我说:“我也没带钱,前面有一个做生意的大娘我认识,我给你借几元钱。”我们一边走一边给他讲真相。他拿了我借的钱时握着我的手感动的直想哭,一个劲的说:“好人, 好人,谢谢你。”我说:“你不要感谢我,要感谢你就感谢我的师父。”他连忙说:“感谢李老师,李老师好。”在场的人也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前不久去药店家属楼发《九评》。到后发现一辆警车停在那里(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师父点悟不让去发,因为前两天我去贴了两次不干胶,那里的保安已经注意我了。)我就到五一路去买菜。由于自己不悟, 回来总想到那个楼上去发。发现警车还在那里。我发着正念,心理想:“不怕”,就上了楼。发了三个单元下来时,还有两本《九评》在袋里装着。这时有个人站在那问我是干啥的?我说:“找个人”,我顺口编了一个名字,他就和我一起上楼认门,我就跟他上楼敲门,没人,我说:“刚才喊就没人”。那是李某某家,我是这里的保安,你想我不知道。一边说一边下楼,走到二楼时,由于自己有怕心,念不正,想着两本《九评》还在手里,他就问我袋里是啥?我说:“在路上捡的书”。他要看看是啥书,这时我才有了正念,也不怕了,心想:看就看,给你看,就给他一本。他拿到手中也不看就说:你当我不知道这是啥书啊?这是现在最禁止的书。走,咱们到派出所去。他在前面走,我看到墙上有一空地方,就把《九评》放到那里,边走边发着正念。走到第2单元时,他不走了,站在那里往下看,下边是个棚,我走到他跟前时,他说:这是你刚刚挂到二楼门上的书,我把他扔了。 他又问:你手里的书呢?他要我和他去找。我说:不找,找啥找,谁捡到谁看,你捡到你也看看。正是师父所说:“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走到楼头时,他喊楼下的人,我只管下楼,不慌不慢,发着正念,他连话也说不好,问下边的人,抓不抓法轮功?下边的也听不清,他又说:一个老婆婆,也没听清下边的人说什么,我走到药店里面转了一圈,就回家了。是师父呵护,让我正念走脱。

回到家后,我想起常人中的一句话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认为这是一个考验,总在外面发资料,不可能不遇到麻烦。我马上又悟道这说法不对,这又是承认了旧势力,常人是常人的理,修炼的人怎么用常人的理看问题呢? 大法弟子所做的事都是最好,最正的事,邪恶怎么配考验,根本就不允许它所谓的考验。通过这件事我又更進一步明白了师父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法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不要说这是考验,这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邪恶是不配考验我们的。

为了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我认为师父的法正到那一步,我们的真相资料和及时贴标语就跟到那一步,让世人也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走,明白真相,从而得救,也为资料点同修减轻负担。有了这种想法,很早就想做不干胶,但不知道去哪买料。师父最了解弟子的心,只要你有心去做,师父就会给你安排,我忘了在哪一期《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写的非常清楚,怎么做不干胶,到哪去买及时贴,号笔,连多少钱都说的非常清楚。我看后非常高兴,不由自主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我就去买来及时贴和号笔,回来剪成大小不等的块,写上各种真相标语,有颂扬大法的,有揭露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有天灭中共劝三退的等等。每次出门就带上十几张,走到哪贴到哪。在做不干胶之前,我就买了一盒滑石粉,晚上出去先发资料,再转一圈写真相标语。我想如果我们的每个同修都行动起来 ,不管是化石粉,还是不干胶,把我们地区大街小巷都写上真相标语,人们出门抬头见,低头见,时间长了,久而久之,看的多了,听的多了,就把他思想中不好的因素清除了。他(她)们明白了真相,我们面对面劝退就容易了。真要做到这一步大家想想,整个都是我们的正念之场,邪恶就没有了立足之地,它不就自灭了吗?

二、改变家庭的环境

刚得法时,同修的一本《转法轮》在我的床头小桌上放着,我在车棚上班,有一天我吃完晚饭拿《转法轮》到车棚去看,一拿发现书没了,就问丈夫,他说:“扔了,谁叫你学法轮功了?”我一听当时就哭着说着让他把书还我,他说一句,我就和他解释一番,他无话可说。也不知道我哭了多长时间,最后我说:“其它的事你管我可以听,就这一件事我是不会听你的,你管不了我,我学定了。”从此以后他经常板着脸,动不动就对我发脾气。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

我知道他是在帮我消业,让我提高自己的心性,但是表面上忍住了,可心里总感到委屈,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有一次我想:我为什么要哭,这不就是执著心吗?为什么委屈,不就是不想叫别人说吗?不想听不好听的话吗?想让别人对你好,这不是情吗?我就告诉自己,以后决不能再哭,就象没事一样,达到不觉得委屈,但还要坚持给他讲真相。去年快到过年时,我丈夫单位发了一幅首恶的挂历,他把它挂到客厅里,我就把它取下来扔到床底下。他回来问挂历,我说:“扔到床底下了,一个死人的象挂到屋里不吉利。”他就火了,非要挂。我说:“反正你不能挂。”“我就是挂,你能咋着了”“你挂我还摘下来。”“我看你敢摘。”我一听气得不行:“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人家女的说啥就听,我说啥你就是不听,你都没有为我想过。”我说的这些话,暴露出的都是我的人心,人的观念。可我当时还觉得做的很对,我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怎么正呢?凭着我的争斗心,人的情就想改变一个人?正一切不正的吗?通过向内找,知道自己没有做好,做得不在法上,矛盾反而更大。为了和他讲真相,我下决心去掉人的观念,去掉自尊心。因为我过去从不会和谁认错,说好听话,自尊心特强。这次我就和他讲真相,承认自己的错,由于事前没有发正念,清除操控他的共产邪灵,恶党因素,他就没有理智的大喊大叫。等他喊叫完了,我接着还是讲真相,不管他怎么无理智,我始终没有动气,就象没事一样。我知道那次心性守的比较好,是师父帮我闯过了家庭这一关。从那以后,他不再对我发脾气,说话也温和了。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也不管不问,也不再说不让我练法轮功了。

三、背法

前段时间,看到《明慧周刊》上,很多同修写背法体会,介绍背法经验。看后有点麻木,被自己的观念所障碍,认为自己不行。三百多页什么时候能背会呀,所以就没有想着去背。有一次在学法小组上,有些同修也提到要背法。师父讲:“学法得法,比学比修”(《洪吟》)。我想我也不能落后,人家能背我也能背。回去后就开始背法。第一讲还没背完,就打退堂鼓了。因为好不容易背会了几页,再去背又忘了。一个声音说:还是读吧,别背了,读也一样提高。可在有一天晚上,我似睡非睡,在恍惚状态下背起法来,背的还很通顺。背了两段,头脑一下清醒了,哎呀,我背的法还没忘呀,悟到是师父点化叫我背法。从那时起,就下决心背法,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我就按照同修介绍的经验,一段一段的一直往下背,背过的不再重背。现在我已经背完了第一遍,第二遍又背了前三讲。我要一直背下去,这一遍我是背几段,再把几段连起来在背,下一遍我要一个标题一个标题的背,一讲一讲的背。师父说:“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转法轮》)。过去读一遍觉得头脑很空,也没记住啥,就知道修心性、做好人,有些表面的意思也弄不懂,更别说内涵了,背法就不一样了,不但表面的意思明白了,有些内涵也明白了。在背法过程中,有时时间抓的很紧。例如:做饭前赶紧背一段,要时间短就背几句,做着饭背几遍,哪一句忘了,腾出手后赶快过来翻开书来看。

最后我想说的是,只要我们能够踏踏实实的实修,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的法身时刻都在我们的身边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什么干扰,什么迫害都不存在,邪恶干瞪眼也没有招儿。大法弟子要干什么谁敢阻挡?一个神是没有怕心和顾虑心的,他只能把一切不正的归正,把一切残害众生不可救要的邪恶解体。

同修们,既然我们修大法了,又知道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又知道用尽人间的所有语言也表达不了我们师尊的慈悲,伟大,我们就一定要真修、实修。什么是真修、实修?我认为就是用心,时时把法放在心上,把法放在第一位,一思一念归正自己,邪恶就无空可钻。让我们都神起来吧!只要我们想做,用心去做,什么都能做好。因为法是有威力的,法也会给我们智慧。

文化水平低,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