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沽源县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 【明慧网】

河北沽源县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 揭露恶党对我们的迫害

  • 曝光对大法弟子池清荣的迫害

  • 揭露邪恶对我和两个哥哥的迫害

  • 揭露恶党对我们的迫害

    我是张家口市沽源县小厂镇毡房营村大法弟子,97年8月修炼法轮功。得法后,我身心受益。99年7月20日,共产恶党、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2000年10月份,我们一行四人为了向政府讲清真相,到北京上访,在德胜门被抓回。在看守所里,我被关了40多天,被罚款2000元(他们只给我母亲5元钱),又没收了我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

    我们村有30多人修炼法轮功,修炼期间,人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村书记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炼者,把原本30多名修炼者的大法书搜走,并每人罚款500元,逼着大法弟子投亲奔友借款。这些款项他们不敢用,后来给顶了合同款440元,还欠学员每人60元没有归还,此款至今没有下落,不知流向何方。

    2002年8月的一天,我到沽源县取大法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到乡派出所,所长刘万富、警察小宋打我耳光,轮番打我,拿鞋底打脸,让我说出其他的同修,我就是不说。后来他们给县看守所孟宪贵打电话,又把我绑架到县看守所,问我资料的来源,逼我说出其他的同修,我不说,就用电棍电我。

    在看守所里我被关了一个多月,后来把我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劳教三年。在高阳劳教所里,每天让我干10个小时的活,中午只休息1小时。我被劳教了两年零四个月,2004年走出魔窟,我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来了。我决心在这最后时刻,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也希望世人看清共产恶党的本质,赶快清醒,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曝光对大法弟子池清荣的迫害

    大法弟子池清荣是河北省沽源县平定堡镇第三小学一名中年教师,97年得法。得法前有多种疾病,经常头痛,水肿,腰疼,肚疼,血管疼,修炼不到一个月全身疾病不翼而飞,真是感觉一身轻,从未有过的感觉,走路生风。

    99年7月20日以后,池清荣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2001年5月17日被恶警绑架。当时正是上班时间,池清荣给孩子们课还没上完,就被恶警叫出去盘问,恶警无理的搜查了办公桌,并被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不一会儿,全班孩子追到看守所放声大哭,恶警把孩子们赶走后,开始对她非法审讯。晚10点左右,他们开始轮番刑讯逼供,恶警孟宪贵,满嘴脏话,拍桌子,瞪眼,威逼,恐吓……大法弟子池清荣当场被迫害的休克,手脚僵硬,全身麻木,抽筋,恶警这才罢休。第二天一天也没给吃饭,下午便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拉肚子也不让去厕所,更不准炼功,连盘腿坐都不行,家里亲人托后门要求见面,还给她戴上手铐。

    上报劳教,上边不批,非法关押近两个月,罚款一万元。因家中未按时凑齐钱,还晚放了一天。期间,她父亲听说女儿被抓,惊的卧床不起,母亲找医生给父亲输液,又惦记女儿,人也瘦了,老了许多。她教的班正是六年级毕业班,还有四十天就毕业了,突然换老师,孩子们接受不了,想着教了他们六年的好老师,学习不能安心,成绩受到了影响。就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她、家人、学生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邪恶迫害。


    揭露邪恶对我和两个哥哥的迫害

    我是张家口市沽源县黄盖淖镇林源村人,96年我和两个哥哥修炼法轮功。在村里,我们时时处处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事先找自己,不仅有一个好的身体,而且心灵得到了净化。99年7月20日共产恶党、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黄盖淖乡派出所所长杨志荣、县公安局政保科孟宪贵逼着我们交大法书,逼着写不炼功的保证。一到节假日,恶警认为的敏感日,他们都上门骚扰,不让我们串门,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

    2001年5月,有两位同修到北京证实法,同修的家人说资料是我们给的,是我们让他们去北京的,县公安局就把我和我的两个哥哥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的正念很足,心中念念不忘师、不忘法,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罚我跪,我不跪,他们就用手拽我,非让我跪,我就是不跪。我没有错,跪什么呢?这时恶警张成功(已遭报车祸身亡)就用电棍电我,我还是没有屈服,还是喊:“法轮大法好!”弄的恶警没有办法。

    我大哥当时正在山西闺女家住,恶警从山西把他绑架回来,闺女给他兜里装了150元钱被恶警搜走,最后问谁,谁也不承认。

    我二哥是一位农民,修大法特别坚定,被绑架后,恶警问资料的来源,他就是不说。恶警用电棍多次电他,手、脸都被烧焦,恶警还佩服二哥有骨气呢!

    这次我和两个哥哥被关押了一个多月放回,罚了大哥2000元钱,我因没钱被多关押了半个月。

    2001年7月份,我和两个哥哥上街证实法,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们又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大哥被关押了8个多月,本来身体健康,一点病没有,在看守所里,整天不见阳光,不让活动,铺的、盖的又薄,腿疼失去知觉,不能走路,眼睛模糊,看不清路,视力基本消失。大哥原体重180斤,现在只剩下120斤,曾经什么活都能干的人,被共产恶党、江氏集团迫害成了残废,什么活也干不了。

    二哥第二次被关押了7个多月,在看守所里,吃不饱,整天见不到阳光,也学不上法,出来后,出现了严重的病业,但二哥至死也信师信法,不久含冤去世。

    我第二次被关押了7个多月,被非法判劳教,被送往河北高阳劳教所,我正念很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高阳劳教所住了一夜,出现病业,被送回。

    我和两个哥哥出来后,恶警不断的骚扰我们,隔三差五就找我们的麻烦。有一天,我不在家,只有大哥在家看门,乡干部孙文玉、刘太大白天闯到家中,把VCD机搬走,价值200元,几次都没有要回来。去年冬天正月,恶警田海江、杨占林、李海闯到家中,把院里贴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对联全撕了,骂了我们一顿,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不断有恶警来骚扰,这哪象人活着的社会!共产恶党、江氏集团坏事干尽,它报应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好人会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