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市大法弟子王秀香、曲洪香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辛庄镇大法弟子王秀香遭迫害经历

大法弟子王秀香,女,60岁,家住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

99年7.20,王秀香与几个功友一起到北京上访,辛庄镇恶徒将他们拉回,数日强行逼迫放弃修炼,对该村20多名到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强行洗脑,逼看污蔑大法的新闻恐吓、逼迫“转化”,一直持续20多天。

99年8月20日,辛庄公安分局恶警把王秀香等大法弟子骗至分局 ,非法关押三天后,勒索每人500元才放人。

99年9月,恶警又把王秀香等大法弟子叫到大队问炼不炼法轮功,说炼的就拉走,说不炼的就回家,就这样,恶警把王秀香、李志玲(李志玲现在王村劳教所关押)拉到辛庄分局,非法关押45天,和张淑芹、张淑春关在一起。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不让吃热饭。当时王秀香的老伴正在住医院,王秀香家有几亩苹果园正在下苹果,家里的猪牛没人管。恶党政法委书记李淑敏逼迫王秀香等骂大法,王秀香被逼的几乎崩溃,违心的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恶警勒索5000元钱才肯放人。5000元至今未还。

2000年初,王秀香再次到北京上访,被招远政府拉回在辛庄分局非法关押(那里关押了好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期间,王秀香被逼干挖厕所等脏活,恶警还把王秀香、杨洪菊、王淑贵、毛福连(现关押在济南监狱)、杨金荣(关押在济南监狱)戴着手铐站在汽车上,胸前挂上大牌子,两个警察押着一个,游大街,游大集,围绕辛庄镇转一圈。其他功友都被勒索5000元钱陆续回家。它们不放王秀香,她开始绝食抗议,恶人把王秀香绑在铁椅子上强行灌食。几日后,王秀香找了一个机会走脱了。2天后又被它们抓回关押了35天,索取家属5000元钱才得以回家。

2001年正月,辛庄分局开始办洗脑班,整天逼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拉到镇上,大队上,折腾了半天也不行。

5月30日晚8点多钟,恶警把村上5名大法弟子强行送到玲珑洗脑班进行迫害,长达一个多月,给王秀香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王秀香老伴被吓的浑身哆嗦。

张星镇大法弟子曲洪香遭迫害经历

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小刘家村的曲洪香,女,52岁,务农。

曲洪香于96年6月份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是法轮大法赋予了她新的生命,使她身心得到健康。

99年7.20以来,曲洪香坚持对大法的信仰,遭受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不断遭恶人骚扰,收书、逼迫写保证书等等。

曲洪香于99年11、12月份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恶警绑架,送驻京办事处,强行搜身,不让人说话,张嘴就打。第二天被当地恶人拉回,那次一起拉回48人,拉到刑警队大院,一下车就是一顿毒打,打倒了拉起来再打,拳打脚踢满地滚。

2000年腊月26日,曲洪香再次上访,刚到就被恶警劫持,被当地政府人员拉回镇派出所,恶警张海、侯新周逼迫她写不上北京的保证书,曲洪香不写,恶警将她非法关押15天,敲诈生活费200元,正月11日释放回家。恶警张海又于2月3日带领4、5个不法人员强行将曲洪香等9名大法弟子绑架,非法关押了四、五十天,吃的饭全是家属送的,天天干杂活,打扫卫生等等。恶警经常打骂大法弟子。一次恶徒把张淑香打的把头发都揪下一绺。把杨松美打的鼻口流血。把王风兰打的脸都发紫。后经过家属要人,被勒索钱财后,曲洪香等9名大法弟子才陆陆续续被放回家。曲洪香被勒索1000元。

同年10月26日下午,拉回镇派出所恶警张海又到曲家抓捕曲洪香,曲洪香不开门,恶警翻墙入院,将曲洪香抬上警车(同时抓捕还有王好红、王风兰也是破门而入)。当曲洪香家属得知后去派出所要人,问它们为什么滥抓无辜?恶警张海说:“因为她炼法轮功,这是上级的命令,愿上哪告上哪告。”被绑架的曲洪香等三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家属要人,七天后被放。

2001年农历4月8日,曲洪香等大法弟子到一同修家切磋,被恶人举报。张星镇派出所、宋家镇派出所、市公安局长蔡平亲自率领几十名警察、十几辆警车把曲洪香等大法弟子40多人全部抓捕。在非法审讯过程中,恶警又打又骂。傍晚把大法弟子送往市看守所关押,在那里恶警把十几个人铐在一起,又打又骂,不许上厕所,不能睡觉。一天三顿吃的是玉米窝窝头,30天后被镇所拉回,要挟家属索取钱500元才肯放人。

2001年,江氏流氓集团搞起了什么所谓“转化”班,因曲洪香不放弃修炼,镇政法委书记刘吉平、王德兴(副书记),到处抓她,逼迫她流浪在外,邪恶之徒气急败坏到曲洪香的丈夫的单位(齿轮厂),逼迫曲洪香的丈夫停止工作,不准他上班。2001年6月11日,曲洪香的丈夫被停止工作长达6个月。9月30日晚11点多钟,康宁(副所长)带领几个恶人闯入曲洪香家将她拖走。第二天被市610恶人将曲洪香往铁椅子上一铐,开始电刑、审讯,后送看守所。

大法学员赵日红被手铐脚镣锁在床上(床上有环),一动不能动。第三天强行灌食,七八个恶人将曲洪香按倒在地,强行往鼻子里插管,折腾了十几天,又把曲洪香送到了玲珑洗脑班,洗脑班见此情况不要,才拉回镇,把她送到医院里,三天后在家属的强烈的要人的情况下才肯放人。

2002年农历7月8日,大清早曲洪香刚出门,被埋伏在外的三个恶人堵住,曲洪香拼命抵制,曲洪香丈夫和二哥上前阻止,出来不少观众,有观众问恶警说:“你们为什么抓她”?姓任的恶警说:“就因为她炼法轮功”。最后曲洪香在大家的帮助下走脱了,姓任的没追上,它气急用手机叫来十几个不法人员,有个姓徐的(副所长),把曲洪香的丈夫和二哥带走,将他俩送看守所关押15天,交生活费650元。

几年来,曲洪香的家简直成了当地邪党政府、派出所恶人经常进出的场所,三天两头有警察来骚扰,家中有人无人恶警都翻墙入院,不知有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