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胶州市大法弟子周彩霞夫妇再次被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晚七点左右,山东省胶州市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周彩霞、邢先勇夫妇,在潍坊市坊子开发区妹妹周坤的房子里,被坊子公安分局国安大队和凤凰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周彩霞夫妇被非法劳教三年,已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迫害

周彩霞和邢先勇夫妇二人于一九九六年春幸得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医而愈。邢先勇转业前是在天上飞了十三年的战斗英雄,转业后在任中云办事处信访处副主任,一个武装部干部开“锁喉”玩笑,他颈椎被折断了,钱花了不少,病没治好,单据一大把没处报销。修炼法轮功后,他的颈椎病神奇般地康复了。此事中云办事处人人皆知。

周彩霞原是胶州橡胶厂厂长兼书记,最大的股东兼董事长。一九九六年春幸得法轮大法,身心得以净化:多年的偏头痛、妇科病、慢性阑尾炎、胆囊炎等顽疾一扫而光,深深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夫妻二人逢人便说大法好,认真修炼,从做好人开始,做一个更好的好人,以“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己受益更想到别人也应受益,不仅向家人向亲朋好友讲,厂里也让更多的工友得法受益,给予大家很多方便,把自家五间房腾出两间作炼功场,家里大门天天开,谁来学练大法都欢迎,自购大法书,无代价送给有缘人,事例很多很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邪党江泽民发动了对修“真善忍”的好人的血腥镇压,那铺天盖地邪恶压下来,人人都感觉到的,被打压的法轮功学员是直接受害者,那些邪党大小官员们也感受到了。当时中云办事处书记王忠效,为了个人利益,搜寻周彩霞的问题,组织了市、办两级人员查周彩霞厂里的帐,结果非但没问题,却发现几年来特别是(炼法轮大法以来)办事处发给她的奖金都如数交到厂里,名记在帐,令他们由衷地敬佩。王忠效几次对别人说:“真不愧是炼法轮功的,真了不起,若当干部的都能这样就好了!”此事早已传遍办事处。可惜这个邪党书记被恶党的党性所驱使,违心的还是把这样的好人、好干部、好厂长绑架到精神病院受迫害。而且不只周彩霞一个,经王忠效之手,有十余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他也害了他自己,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肺癌死亡。王忠效受恶报时都不好意思住院,怕受恶报的名声曝光。

周彩霞与邢先勇夫妻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为讲清大法真相,揭露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对师父的诬害宣传,利用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多次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可每次上访后都受到一次比一次更残酷的迫害。周彩霞从北京被胶州市公安局非法截回关了七天七夜,不准睡觉、强逼上电视讲与大法决裂的话,进行残酷的精神折磨。九九年十月,周彩霞集体学法时被中云派出所绑架铐了四天四夜,后来转到胶州市最先关押大法弟子的所谓“收容所”--南坦村委的几间破旧厢房,不足十二平米的房间非法关押了十七个大法弟子,吃喝睡都在里面,拥挤不堪,每天勒索五十元的生活费,吃的却是一个小馒头、一小块咸菜,有时凉水都不给喝,直至腊月二十七,诈取每人五千元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五月,周彩霞再次进京为大法为师父鸣冤,却遭到更残酷的迫害:在中云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四天四夜,不准睡觉,因不放弃修炼被办事处王忠效指使罗青春绑架到胶州市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摧残。药针给真正的精神病人一月注射一次,而邪恶人员给大法弟子一天一次,严重破坏人的中枢神经。大法弟子王维和被一天一宿连续注射七次,被折磨得两眼呆滞,颈椎僵硬不会转身,腰驼背弓腿曲,全身成佝偻状,睡觉时双眼大睁,手指僵直握不拢。尤其是主任姜登发和医师杨成超他们几个人把大法弟子按住强行注射,周彩霞不配合这种迫害,一把扯下针头。由于他们对大法弟子使用的是粗大针头,血从针眼处喷射而出,喷到天棚上。姜登发还恬不知耻的恐吓其他大法弟子说:“看见了吧,这顶上的血就是周彩霞哧的,谁也逃不了。”一位见利忘义的护士大喊:“给我钱,叫我杀人我也干!”周彩霞开始绝食抗议这种野蛮迫害,恶人又凶狠地灌食,护士长郭秀美等五人乱插管子,撬嘴时把她的四颗门牙都给撬掉了,口鼻血流如注……

二零零一年过年期间,周彩霞在青岛侍奉八十三岁的老姨。突然接到一个传呼,两小时后,闯进来六、七个穿便衣的人,扯住她的腰带就走,谎说她的同事要见她,象土匪一样把周彩霞绑架到中云派出所,指导员姜衍生用两副手铐分别把周彩霞两手铐住吊在铁笼子里(专为大法弟子做的铁笼),使她两脚刚沾地,三天三夜不让吃不让喝并禁止上厕所,大冷天尿一裤又冷又难受。后来,警察抓到一个拦路抢劫犯,只铐一只手,吃喝拉都自由。可见邪党人员们“爱憎多么分明”!

十天十夜的吊铐使周彩霞手脚腿都肿起来了,在被转送张家屯洗脑班上台阶时摔断了脊椎,九天九夜不能自理,经家属强烈要求才允许去中心医院治疗。原政法委书记刘作金知道后,来医院大发雷霆,指责医生为病人治病,被正义的大夫驳回后才勉强治疗了九天,后又被押回张家屯洗脑班(对外称是学习班)。“六一零”头目刘学东和副头目王强(原财政局副局长)拷打大法弟子更是惨无人道。后来,周彩霞母亲病故,在家人的要求下(同时恶人诈去万元押金)才勉强见母亲一面。随即被押回,继续遭受折磨。周彩霞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邪恶之徒又敲诈勒索三千元,才放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