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六天洗脑班所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两年前听一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圈内朋友谈到他们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些事。我原来只是从电视上有所闻,知道中共对法轮功搞政治斗争了,一些具体情况不得而知。从这位朋友口里才知道共产党是如何的凶狠,它的党徒们又是如何仗势凶狂,无所顾忌的干着泯灭人性之事,什么人性、道德、人格在这些人身上荡然无存,与十年浩劫“文革”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这位朋友谈到抓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如何才能敲诈到钱,他们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除洗劫其身上的钱财之外,回来又是怎样向他们家属亲人敲诈钱财的。在谈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和精神迫害时,朋友着重讲了在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如何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特别是如何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放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强迫学习诽谤法轮功的书和相关资料,强迫写“三书”、“五书”等,洗脑班已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另一劳教所。

他们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重案”审问时,都是采用封闭式的,一般都是上宾馆开房,对其用刑,迫害是人们不知不觉,时间上不受限制。朋友讲述了在二零零二年破了法轮功一个资料点,对抓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审问的一个例子。我听后心绪无限凄楚,眼角湿了。我语重心长的对朋友说:“你要把握自己的人性、良知,别为这碗饭而做人家豢养的狗,要有自己的尊严、人格。”朋友长叹道:“是的,我早就不想吃这碗脏饭了,我们做的事不是人做的,我们是人家的打手、工具。中国法律是共产党在国际上穿在身上的漂亮的衣服,我们是执法犯法的罪犯。我总有一个预感,象我们这些干着丧天良、灭人性之事的人,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厄运临头。”

今年偶尔有幸得到内部消息,在中共郴州市第三次代表大会期间又要抓一些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进行洗脑。在时间、地点准确无误后,我舍弃六天宝贵时间,智慧而安全的听到、看到了洗脑班的一些情况。

十月二十三日这天,正是中共湖南郴州市第三次党代表大会开幕之日,郴州市北湖区党校内,抓来四名法轮功学员,二男二女。主管这事的是市“六一零”,充当打手抓人的主要是苏仙、北湖两区以及下面县的“六一零”和国保人员,洗脑班负责监管的保安人员是从社会上临时雇请的四个人,具体说教洗脑的是从下面县“六一零”抽来的。这些人还厚颜无耻的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现在来学习,又不收你们的钱,以前每人每天要收三十元钱呢。”这时,听到法轮功学员严厉的喝斥,“你们这些骗子,无耻的骗子!住嘴!”

当法轮功学员问及他们姓甚名谁时,谁也不说,相当机密,间接问时,一句话回答“不晓得”。洗脑班一切生活设施都是临时花纳税人的几万元钱添置的,洗脑班结束后,又被他们掠走(如热水器等)。洗脑班实行每个法轮功学员单房,配一、二名看守人员,晚上睡觉不准关门,互相之间不准串门。走廊内贴了一大片诽谤法轮功的宣传画,大铁门把守,与牢房无异。白天由“六一零”人员和看守人员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强迫写“保证书”。法轮功学员根本不配合,每天炼功,背经文,还唱法轮功歌曲。这里的学生(私人租用场地办的学校)都为之感动。

据我几天的观察,法轮功学员不卑不亢,表情透露出慈善而不失尊严,与一般人确实不同。从“六一零”那些人的谈话中得知,这四名法轮功学员是被他们和公安国保人员绑架或骗来的。没上班的由居委会人员叫开门,躲藏在后面的“六一零”和公安人员迅速冲进家中实行绑架;上班的,直接从工作岗位绑架。这些人的所为真是卑鄙,法律、人权在他们面前算什么?“六一零”人员中,他们称“书记”的当头人,在法轮功学员面前,每天没有好脸色,常气势汹汹的训其他人员道:“对他们(法轮功学员)不要客气,他们顽固,就铐(手铐)、打、用刑!”法轮功学员根本不为其所动,我真佩服他们。

十月二十五日,“六一零”人员终于交了底:“省里(‘六一零’)明天要来这里检查工作,你们(法轮功学员)这天不准炼功,不准唱歌,否则立即送劳教!”哦,难怪走廊内他们的“转化情况栏”内的情况登记提前了两周,本来是抓了四人,他们却写五人,且一人被“转化”而放回家,表明他们的转化成效,以向上司邀功请赏,可悲可笑。

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现在已充满了“假”,不为怪,也足见他们这些人吃这碗饭的无奈和可怜。实际他们的上司(省“六一零”)在洗脑班最多只停留了十分钟时间,就使他们忙碌了这么久。上司离开后,洗脑班于十月二十九日草草收场。

事后,我将这六天的所见所闻与我那位朋友谈起,朋友说:“现在国际国内支持法轮功的人日益增多,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已是骑虎难下,难以维持,已发文件对法轮功的事要秘密处理了。再说,中共对这件事分歧大,再有象前几年那样的打压迫害气势是不可能的了。那些人为什么对他们姓名那么保密,他们怕法轮功学员曝光他们的恶行。过去干过对不起法轮功事的人知道迫害真相后,现在大量上网声明认错……”

朋友的一番话更让我深思。这六天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六天,也许是我生命的转折点。我当时也不知道要实地去探悉洗脑班的情况,是谁差使我,至今难言,但一点是肯定的:我要更多的了解法轮功的情况,以见证历史;再有,我也想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