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女子劳教所的邪恶“转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长春女子劳教所从二零零四年八月左右成立“新生队”,是专门用于“转化”大法学员的,所有送来的大法学员都要进“新生队”“转化”。他们怎样“转化”大法学员的呢?

管教王丽华用电棍电大法学员洪秀清,电完之后接着打,把洪秀清打的牙齿松动,打完后让洪秀清脱了衣服再继续电,专门电击敏感部位。另一管教邹佳林找洪秀清谈话,不是打就是推,也用电棍电,中午不让她吃饭并不许她的家人探望。

大法学员姚淑清是第二次被送到劳教所,因为不“转化”,恶警先用电棍电她,然后几个人一齐打,打的人站都站不稳,就让她扶着凳子站,直到站也站不起来了,由俩个恶人架回来。

大法学员李玉华二零零四年七月被抓,不决裂、不写报告书、不配合邪恶,邪恶的警察用电棍把她的嘴电歪了,将近一个月不许她上厕所,关在小房间里只给她一个小塑料袋(大小便用)。

这里的“转化”方式,是打骂,用电棍电,从清晨面壁站到深夜十二点,不让睡觉等等。杨宝玲、胡彦平是先被邪恶“转化”的。之后,她们再去帮助邪恶“转化”坚定的大法学员。

苏兰县大法学员赵金玲入所时被队长侯志红用电棍电的不会说话,二十多天才好转。又因为不写一百分考核,(这个一百分考核也是变相折磨大法学员的招术,其中有思想汇报、检举、对工作态度等),她被四小队邹佳林从早上八点多找去关在一个空房子里,说是让她讲清楚为何达不到一百分,直到下午三点多,送回来时人已经被折磨的不省人事,一直流口水,不会说话,简直变了一个人。大法学员喂她饭,稀饭从嘴角边流出来,问管教为何人变得如此,管教抵赖说没有打,犹大杨宝玲借赵金玲处于昏迷之机强按着赵金玲的手写决裂书。几天之后赵金玲清醒过来,说:她们用电棍电的我没了知觉。

二零零四年二月冬天,榆树大法学员周其玲在雪地里用雪墩拼成“法轮大法好”,被抓到黑嘴子劳教所,关在七大队四小队。管教邹佳林用书本打了周其玲四十多个嘴巴子,周其玲的脸、嘴被打肿变了形,皮肤被电棍电的青紫,血压上升到一百八十多。管教并对周其玲的家人恐吓,威逼周其玲的丈夫与她离婚,从那以后,周其玲的丈夫就没有再来看望她。周其玲三月份到期,劳教所不放人,没有任何理由加期关押。

延边大法学员李伟三十岁,因不配合所里要求去做健美操,就被电棍电,中午十一点左右王永梅、刘红莲、侯志红三人骗李伟说她的家人来见她,把她带走了,下午三点多回来时,原本性格开朗的人被折磨得不能说话。李伟后来被非法延期。

大法学员张爱红因为不配合邪恶,管教不让她吃饭用电棍电她。

刘雯雯是个小姑娘,管教侯志红打她,罚她做“飞机”,出来时刘雯雯被折磨的全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