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九台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居民举报,被送到民主派出所遭受迫害

在民主派出所里几个恶警(不知姓名)问我真相资料的来源,我不配合。他们见我不说就让我蹲马步用脚踢,又疯狂的用警棍打我、打了几个小时之后有一个恶警凶狠的飞起一脚踢在我的胸部,剧痛下我失去了知觉,晕死了过去,大约有十几分钟才醒过来。他们一直打到后半夜,后来将我押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他们未经任何手续直接将我关押在看守所,二十天后又将我送到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

到劳教所后我才知道自己被非法劳教一年。那时由于我的执著心和怕心很重,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五书”。当我写完违心的话后真是无比悔恨自责。通过学法背法,我悟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我在五月二十一日写下了严正声明:“一切违心的假话,不适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

当恶警看到我写的严正声明时,恶警冯伟、于明珠、李克林、李小春将我围在办公室中,问我是否在宣传法轮大法,我说是,接着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三退。当时恶警面露凶相说:“好只能装在心里,不许说。”随后他们就开始打我,于明珠迎头一拳猛击面门,当我身体向后倾斜时,李克林用手掌猛砍脑后大脖筋,我立刻昏了过去,躺倒在地上。

醒来后没等我站稳,恶警猛力的一拳打在前胸,我跌坐在地上,我又坚持站起来,又挨了几个耳光,又跌坐在地上,我全身无力,近乎虚脱。

不知过了多久才被恶警大叫:“站起来,别装死。”我当时眼前发花,头昏脑胀,感觉已承受到了极限,如果不是师尊保护,我可能早就一命呜呼了。

冯伟说:“我恨不得一刀将你杀了,打你打的我胳膊都疼。”李克林说:“你高度发烧让大夫给你打针。”接着我给他们讲真相,并正告他们说:“你们警察打人是犯法的。”他们说无人证明,让我以后把嘴闭上不准讲。我说我这嘴就是讲真相的。

他们后来让两个小偷包夹我,他们把窗户打开,门、玻璃封上,不让任何人进屋,怕走漏风声。东北的十月份天气很冷,包夹在屋内穿的很多,在地上走来走去。却让我穿着单衣服。恶警下命令三天内叫我发疯,吃屎,爬着见他们说不是炼法轮功进来的,是盗窃、强奸进的劳教所。他们对我威逼、谩骂、折磨。冯伟说:“这不叫迫害,叫遭害,遭害死了填一张死亡报告单,上面有指标。就说是自杀,火化后再通知家属。”

他们二十四小时不让我睡觉。十五天后又提审我,一进屋就开始打我,我不为其所动,恶警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拿师父的法解断章取义,攻击大法。后来又说:“我抬抬胳膊你哈哈腰过去吧,何苦在这遭罪,写个中性的,但必须是尊敬政府。”

我对他们说:“中共政府不值得我尊敬,人民警察是为人民,你们迫害学真善忍的好人,不值得我尊敬。我不可能说我不炼法轮功。共产党是名副其实的邪教,给法轮功造了很多谣言……。”

我把恶警的暴行公布于世,是为了让善良的人们认清他们的嘴脸,认清共产邪党的真面目,从而远离邪恶,选择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