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正念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大陆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二岁,现在上初中一年级。这两天我经历了一场病业关的考验,写出来与小弟子们交流,共同提高。

上周五上学时,我身体不舒服。虽然只是初中,但课程非常紧,我的学习成绩又不是很好,所以不想请假以免耽误课。我坚持上学了。当时我浑身发热,四肢无力,非常难受,但我还是集中精力听好课。到第三堂课时,我感觉身体象个大火炉,两只眼睛象眼球要冒出来一样,又胀又痛,就想闭上眼睛睡觉,浑身无力,我努力用手支开眼皮听课,后来同学发现我发高烧,老师让我回家休息。

我骑自行车回家,一边骑车一边发正念,平时只需七、八分钟的路,这次走了半个多小时。当我非常艰难的爬上楼,姥姥看到我满眼都是红血丝吓坏了,赶紧去给我买药,我就去睡觉,心里不停的背着师父的《坚定》:“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洪吟(二)》)。

醒来后,身体好多了,发烧也不太厉害了。姥姥买的药没派上用场。姥姥说再发烧再吃。下午又开始难受,头痛、发烧,姥姥给我吃安瑞克退烧药,我不吃,姥姥不停的劝我吃药,拗不过姥姥我把药含到嘴里上厕所把药吐了出来。我一会儿发烧一会儿又退烧,直到妈妈晚上下班回家。妈妈帮我发正念,让我在心里发正念,不承认邪恶的迫害,铲除迫害我身体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妈妈给我背法、读法,“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最起码你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去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转法轮》)在妈妈的帮助下,我正念强起来了,由开始被动的被迫演戏吃药到后来坚决不吃药,在头脑中没有了病的想法。

不一会儿又开始发烧了,浑身滚烫,我在心里不停的发正念,妈妈也帮我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姥姥在旁边着急的劝我吃药我坚决不吃,妈妈也从法理上逐渐的引导姥姥。姥姥说:“不吃药那就用酒搓一搓吧,不然会烧坏的。”因为我小时候有过高热惊觉症,一发烧到三十八度就抽,姥姥很害怕。妈妈对姥姥说:“没事的,我们修炼人有师父管,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妈妈对我说:“修炼人身体上修出来的功和灵体,一沾酒全都离体,师父的法身也不靠前,让师父怎么管?再说用了人的招儿,也没完全坚信师父呀?”我身体很难受,把吃的饭都吐了出来,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醒来后烧又退了。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我又难受醒了,这回来势更凶猛,烧的更厉害了,浑身滚烫、头痛、头晕、眼花、呕吐、恶心、咳嗽,妈妈让我心中发正念,妈妈也发,后来头晕的承受不住我哭了,妈妈说你要实在承受不住就让你姥姥用水给你搓一搓手心。我说不用。姥姥强行用掺了一点酒的水给我搓手心、脚心,并用凉毛巾给我敷在头上,我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到了夜里大约二点左右,我难受醒了,但我已经没有力气叫妈妈了,所以没有惊动姥姥和妈妈,我感觉自己躺的床上有许多大石头硌着我,痛的根本无法睡觉,甚至出现了幻觉,模模糊糊中我看到妈妈不是真正我的妈妈,是个害我妈妈的魔,我十分惧怕,我心中对大法产生了怀疑,这时我又想到师父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我又想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要信师信法,这点难算什么呢?监狱的大法弟子不是比我更难吗?我呼唤着师父又一次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早上醒来,除了身体有点虚弱外,我的体温完全恢复正常。姥姥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今后我要更加信师信法,精進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