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法弟子不应该执著于二零零八北京奥运》的感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明慧周刊》二五五期的文章《大法弟子不应该执著于二零零八北京奥运》,给我很大启发。前几天我身心都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讲真相、工作生活都不是那样一种自然平和的状态,而且效果又不好,似乎有一种焦躁情绪在支配着我,心绪不宁。当时我悟到的原因是自己害怕邪恶的随时出现,不敢一刻放松正念,可是偏偏工作又比较忙,得花时间和心思到工作上,可是思想一离开法就害怕,结果弄的左右为难,不知所措,一阵阵莫名的紧张。后来悟到只要是做着正法弟子该做的事,学法没有放松,就不会有大的漏,邪恶就无法借口考验,根本就不需要怕,应该非常自信、坦然、平和的工作生活和修炼、做好三件事,而且要相信一件事都不会耽误。因为顺应了宇宙的法则,就会展现出最美好、自如、自在的状态来,往往这个时候真是发自内心的觉的邪恶的渺小和低下,“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发正念效果也格外好。

我又悟到,其实归根到底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修炼,除了环境的不同外,修炼的根本没有变化,都是要不断的去执著去人心、提高层次、走向伟大的圆满,只不过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是在正常的环境下在生活工作中修炼;之后是在高压迫害的环境下在讲真相反迫害中修炼,而生活、工作同样还在继续,即使因为一时的迫害暂时失去了正常生活工作环境的,还会在修炼过程中根据大法需要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因为大法弟子就要求在常人社会的生活工作中修炼,这个是大法修炼所定下的基本形式,是不能动也是动不了的。那么前后贯穿的看下来,第一,维护正常的生活工作环境是正法修炼的需要,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第二,邪恶旧势力插進来的这场迫害完全是不该有的,而且是邪恶的,起不到任何正面作用,因为对大法修炼的基本形式是一种破坏,它使很多弟子不能正常的生活工作,甚至还强行夺走了许多弟子的肉体生命,那么对这场迫害的清除和抵制就成了大法弟子的另一个责任;同时由于迫害中毒害了众多世人,救度众生也成了大法弟子的使命,所以清除迫害、救度众生是合二为一的,整个就叫做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那么在做这一切的同时大法弟子应该是一个什么状态呢?在人类社会中保持和维护一个稳定、正常的生活工作状态。这不就是七二零之前我们一直习惯了的修炼形式吗?但是多了一个破除旧势力安排的使命,可是恰恰就是这一点成了摆在修炼路上的巨关巨难,成了是否真修弟子的见证,也成了大法弟子树立威德的过程。“谁能够在常人社会这种形式的修炼中保持稳定的状态,那就是真正的在这个修炼形式中做的最好。”(《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有了这种对修炼形式的理解,再回头看看前两天工作生活中心神不宁的状态,联系今天看到同修的文章,说有的弟子觉的二零零八年就结束了,也不用好好工作生活了,也不用攒钱了,够用到二零零八年就行了,专门做大法的事情好了等等,对照法一看:“如果谁在这个形式中有了一种超越这个形式、不符合这种形式的表现,那可能就是做的不够好。既然大法弟子修炼就是这样一种形式,这个形式能够造就大法弟子,这个形式能够成就将来的巨大果位,离开这个形式,或者是不符合这个形式,对你的修炼都会造成障碍,其实那都是执著造成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那么挖挖根,我自己有没有这种心态呢?有,而且一闪而过,极易忽略。旧势力安排的这个念头,既想用它来干扰我的正念,搅乱我的修炼形式,又怕我发现、正视这个问题,所以狡猾阴暗的起着坏作用。所有不符合师父正法形式和要求的,都象灰尘一样将它抹掉,隐藏再深,一旦暴露就弱小的可怜,既低下无能又肮脏卑劣,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其实人世间的这些邪恶何尝不是这样?这种心也是导致我状态不佳的因素之一,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旧势力放大,让我开始着急,我还以为是在抓紧时间讲真相弥补我之前没做好的,可是一急,内涵就变了,又会出问题。“任何事情都不要走极端,理智的、清醒的去做,那是大法弟子的威德。”(《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最后的时刻,邪恶的因素会减少,环境会宽松,世上的形势会有变化,要求你们走正的路永远不会变。”(《走正路》)

一点感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