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大法弟子李广芹在狱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自九九年夏天开始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天盖地,全国各地大法弟子走出去上访、证实大法,正邪的较量惊天动地。

济南大法弟子李广芹为了使更多大法弟子能进京证实大法,7.20之后,就曾在一天内包了四辆大客车和五辆出租车满载150人浩荡进京证实法。当地的恶人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行动。

150人分赴北京,有的到了目地地,有的在中途被恶人堵回。李广芹和几个同修在离北京50公里的古安被截回。截回后有的大法弟子被送到历城看守所,有的被送到刘长山看守所。

在刘长山看守所搜身时,李广芹趁恶警不注意跑步把一本《转法轮》送进了监室。在无书可读的牢房,这部宝书在各个监室的弟子中争相传阅,使许多许久没有读到大法的大法弟子都读到了这本书。邪恶虽几次搜监,都没有查出。恶警几次问李广芹送进去了什么,得到的回答都是“无可奉告”。

李广芹和大法弟子们要求回家,抗议非法关押。恶警把李广芹的上衣全部剥光,她就在走廊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破坏大法天理不容!”长达二十分钟。恶警把她拖倒,她继续喊“法轮大法好”。一个穿大皮鞋的恶警狠狠踢她(不久那个踢她的恶警遭了报,大病了一场)。

在所谓“转化”班里,历城区大法弟子由于炼功被恶警揪到走廊上罚站几个小时。李广芹和几个大法弟子手挽手去向恶警要人,结果恶警虽然放了人,却把李广芹等六人又送到历城看守所。恶所长对她们又踢又打,并把李广芹和一个同修锁在楼梯口两天两夜;两个同修被锁在楼梯大柱子上(手铐不够长,是把两副手铐接起来铐的);另外两个同修被关进50公分高的笼子里长达30个小时。

为了争取学法炼功的权利,李广芹和部份历城区弟子开始绝食。几天后看守所所长只好说,如果炼功,干警可以装作看不见。当然邪恶从来是说话不算数的。大家学法炼功时,恶警还是不断骚扰。于是学员就喊:“法轮大法好”等口号抵制恶警的破坏。一个月后,李广芹等人又被送到了“转化”班。

因李广芹坚持修炼大法,被恶警送到浆水泉山东女子劳教所迫害。在三年的劳教迫害中,李广芹由于对正法认识不足,一度配合了邪恶,走了弯路。回到家中,李广芹看了师父的新经文,她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什么,觉的心中无比开朗。师父在正法,要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弟子要助师正法,就要彻底否定旧势力和邪恶的迫害,她从新回到大法之中。

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李广芹逐渐理解了正法时期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她心潮起伏,她想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出来,是伟大的宇宙大法拯救了我,而大法蒙难时,我怎么能坐在家里不出去呢。我怎能不到北京去证实法呢。她决定到北京去完成几年前的夙愿。

李广芹又一次背着材料走到天安门。在广场上她向警察讲大法被迫害的事实真相,她把材料送到警察的手上。那些警察很不解的问她:“你这样做为了什么?你不怕劳教吗?”她说:“我就是要告诉你,大法弟子是好人,你不要迫害他们,你们如果不改正做恶的习惯会遭报应的。我还告诉你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你不要干坏事了。我敢这样做,是因为我把个人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

李广芹又一次被送到山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半。

一次,恶警凶恶的训斥一个刚被非法关进来的大法弟子。李广芹想,要支持这个弟子,于是她就喊:“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法轮大法是正法!”许多的同修也跟着喊。这一下,黑窝震动了,恶警气疯了,就用写小结的办法整参加抗议的大法弟子。由于大家不写,恶警企图把一个学员带走,于是李广芹把这个同修护在床上,使恶警不能达到目地。恶警们就又叫来两个男警察把李广芹和这个同修揪出去关进了小号。李广芹在暖气上被铐了三天三夜。恶警对李广芹说:“你要遵守所里的纪律,我们就可以放你。”李广芹说:“我们没有犯法,你们把我们关起来,你们是犯法的,我不能遵守你们这些邪恶的纪律!”所以在整个关押期间,当李广芹一听到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就立刻高喊:“破坏大法天理不容!”这次,恶警又一次把李广芹铐了十一天,在这中间,恶警非常不解地问李广芹:“这又不是你的事,你为什么多管闲事?”李广芹告诉她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你迫害任何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迫害我。”一般人铐到四天就受不了了,所以在第四天恶警找李广芹谈话,要求她悔过,但是李广芹没理她们。直到第十一天,才把她放了。

一次,恶警又逼大家写所谓的“改造小结”。李广芹在小结上端端正正的写了“法轮大法好。”恶警刘端芹对她拳打脚踢,在毒打过程中,李广芹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刘端芹把她的嘴用胶带缠了三圈后,抓起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最后恶警累了,又把她铐在小号中6天。一次恶警刘端芹当着许多大法弟子的面扬言:“你们都是社会渣滓!”李广芹立刻驳斥她说:“你们才是邪恶的,我们是修炼的人,我们不是来给你做苦工的。我们才是真正的好人。”刘端芹气坏了,把李广芹关在一个没有暖气的房间里,李广芹的脚被冻得淌水,但是李广芹还照样给警察讲真相,谈法轮大法是正法的道理。

一次在恶警逼写小结时,李广芹由于照样写“法轮大法好”被关了小号,由一个在押人员看着她,每天从早六点铐上,下午二点放下来,下来就让她坐在水泥地上,共铐了九天。看的人在一张纸上写了“他们这样对待你,太残酷了,我看了心里很难过。这种形式是不对的”。她拿给李广芹看时被恶警发现了,就命令这人写检查,并且给此人加了期。九天下来,李广芹抵制邪恶迫害,照样义无反顾的去证实法,就又被关了两个月小号。

李广芹就在劳教所的种种酷刑中度过了劳教所中两年半的时光,出所时她一个字也不给邪恶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