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胜利油田“邪会”及首恶陆人杰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陆人杰,原胜利油田党委书记、局长,贪污腐败,生活糜烂。大约是一九九二年前后,他在位期间曾因嫖外国女人在北京被当场抓获,后来不了了之。他在位期间,晚上经常派专车去接“相中”的女人陪其跳舞,搞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单身长期住在油田高级宾馆(妻子居住外地),一次他的房间被“盗”,金项链、金戒指、珠宝首饰等贵重物品被撒满床上地上,数量之多令人吃惊。几年前他下台后,怕揭出他的问题,恋权不放,仍然赖在胜利油田科协主席的位子上,惶惶不可终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陆人杰投机钻营,紧随江××政治流氓集团,不遗余力地镇压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陆人杰等人积极倡导成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胜利油田反×教协会,设在油田科技处(技术中心),陆人杰自任会长。

这个组织其实是打着民间机构的幌子,假借科学的名义,肆意污蔑恶毒攻击法轮功的邪恶组织,事实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会”(以下简称邪会)。该邪会专门迫害法轮功,在油田自成体系、自成网络、经费独立,在全油田设立十九个分会,配有专人,覆盖了整个油区。该邪会直接操纵、部署二级分会及其相关机构开展迫害活动,下达各种要求和指令,有常设机关,实施各项迫害活动,同时操控油田相继建立的“胜采洗脑班”、“集输洗脑班”、“供应处洗脑班”等洗脑班。

由于该邪会没有任何其它职能,唯一任务就是镇压法轮功,因此而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的疯狂搞活动,活动越多,权力越大,经费越多。每年该邪会挥霍资金多达数百万元之巨。

陆人杰等邪恶之徒把持的邪会,紧跟江氏集团,充当了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作恶多端,触目惊心,就一个企业而言在全国实属罕见,确实象其自诩的那样创下所谓的三个第一:全国第一家企业出版诽谤攻击大法的邪恶文集;第一家企业办诽谤大法的邪恶网站;第一家企业办毒害众生的大型邪恶展览。

该邪恶组织成立六年来,利用油田的人、财、物雄厚资源和一切便利条件,搞网络技术、组织“理论研究”、写所谓“批判”文章、有奖知识竞赛和征文、文艺演出、展览、有奖举报、报告演讲、“转化团”等等方式,与“六一零”、公安等一起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进行造谣、诬陷、迫害,干尽了坏事,而且也毒害了油田人民和全国人民,罪恶极大。从而得到其上司山东省和中国邪会的“赏识”与多次“表彰”,成为它们迫害法轮功的“典型”和一面黑旗。以下是此邪会的犯罪事实:

一、召开黑会,布置迫害任务。油田邪会在陆人杰等几个政治打手操纵下,以物质利益做诱饵,并与政治挂钩,直接指挥、唆使、强迫油田各二级分会对法轮功进行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的迫害。截止到二零零四年六月,陆人杰主持邪会举行了八次所谓的常务理事会,每次都做重点发言,并总结布置打压迫害法轮功的任务,影响极坏。

二、办邪恶网站,毒害人民。胜利油田企业网是胜利油田几十万职工公用的信息网,然而以邪会会长陆人杰为首的胜利油田不法官员公然在胜利油田企业网建立诋毁法轮功的网站,并在“胜利油田导航”显著地方建立连接,毒害油田民众。该邪会组织办起了的专门攻击大法的邪恶网站,诬陷法轮功、煽动和宣扬对法轮功的仇恨。该网站发表、转载各类诬陷、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截止到二零零四年据不完全统计有一千多篇;“胜利油田邪会”还在“中国邪会”举办的“网络与反×教”报告会和基层组织建设现场会上推广该网站的创办经验。油田地域广大,单位众多,各机关、办公室、甚至基层队都配有电脑,每天一进入局域网,首先接触的就是这些邪恶信息。

三、举办大型诬陷法轮功的展览。它们与六一零勾结在一起,在胜利油田举办了两次较大的诬陷法轮功的展览,并要求油田各单位派人参观:

二零零一年九月,举办“反×教崇尚文明”展览,陆人杰剪彩;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由“中国邪会”主办、“胜利油田邪会”承办了所谓的“崇尚科学、关爱生命、维护人权、反对×教”展览,陆人杰等剪彩并讲话。

但谎言始终是谎言,“邪会”所有的招术仍然是枉费心机。许多明白了真相的群众自觉的给予了抵制,二零零四年在油田基地办的邪恶展览,根本无人看。它们只好下通知,强迫各单位组织集体观看,但很多被迫拉去的人都表情漠然,不为所动,甚至嗤之以鼻,并没有多少人再上当受骗。在油田孤岛地区体育馆办展览时,孤岛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在开展的第二天晚上,展厅里的宣传橱窗玻璃全部粉碎,展厅一片狼藉。当时展厅门窗紧闭,完好无损,而且馆内有人值班,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公安派人现场勘查,也未发现有人进入的痕迹,找不到橱窗损坏的原因。邪恶甚为惊慌,展览草草收场。

四、举行所谓有奖知识竞赛诬陷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邪会通过举行有奖知识竞赛来诬陷法轮功,在“胜利日报”上刊登答题,并下发油田各二级单位组织实施,最后还汇集评定给予物质刺激。二零零五年又在“胜利日报”上刊登有奖知识竞赛来诬陷法轮功,强制各单位必须填写答题。很多单位职工对此嗤之以鼻。

五、举办有奖举报,诱惑迫害法轮功学员。胜利油田邪会与六一零勾结在一起,发布了邪恶的宣传提纲,并设立了专门的举报受理办公室,并在《胜利日报》、胜利电视台、胜利油田局域网上进行登载、宣传,还在全油田广泛张贴,以金钱引诱民众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十月举行所谓有奖举报的首批兑奖仪式。此迫害导致至少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转化和劳教。

胜利油田邪会一个这样临时性的机构,却有权随便抓人、关人,如此骚扰公民正常生活,侵犯公民人身权利,乃至使用暴力,它完全是一个“文革”式的非法的邪恶恐怖组织。油田邪会已经成为迫害大法弟子邪恶势力的黑窝,是危害胜利油田广大群众的一个毒瘤。六年来,该组织及其相关人员干尽迫害之事,蒙蔽、愚弄和毒害了油田大量的善良民众,使广大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人、亲属都遭受了史无前例的巨大伤害。

六、与洗脑班勾结,强制给大法弟子“转化”洗脑。近年来,油田邪会几乎全方位地参与了迫害油田大法弟子的活动,手段用尽、招数使绝。它们积极出谋划策,险恶的内部通报,出笼了什么“有奖举报”、抓住讲真相弟子就送劳教等毒招。如“转化”一个,他们领取奖金,少则一万,多则五万。油田几起劫持大法弟子到劳教的案件都和他们有直接关系。

油田迫害大法弟子的几个洗脑班(如胜采洗脑班、集输洗脑班、教育学院洗脑班、供应处洗脑班等)都受该组织的操纵,直接实施各种洗脑活动。坚定信仰、不愿“转化”、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遭到这些恶徒们加重迫害,长期关押不放。

该组织控制胁迫了几个神志不清、并不是真修但曾学习过法轮功的人,并如获至宝,长期利用他们来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但是,它们达到目地了吗?那些出卖良心、失去了最起码做人准则的帮凶者,怎么能够动摇的了大法弟子发自内心的对宇宙真理的正信呢?它们还利用这些人在社会上活动,所谓的“现身说法”,欺骗迷惑世人。它们还积极参加山东省乃至全国的活动,并被评为所谓的“先进”,受过“表彰”,在有关的报告会上还多次介绍过所谓的“经验”。有的常年蹲在洗脑班,有的多次窜到劳教所,协助恶人恶警搞“洗脑转化”,交流犯罪经验,加大加重迫害力度,甚至还协助殴打大法弟子,野蛮灌食和其它形式的暴力迫害。大法弟子夏德云、岳国民、邹爱芬等都曾遭受它们的野蛮灌食。

七、向孩子们伸出毒手。更恶毒的是,它们把迫害延伸到校园,强迫学校师生搞诽谤大法的签名活动,搞各种恶毒的宣传栏和文体活动,还编写了一些诬蔑大法的儿歌教给幼儿园天真无邪的孩子,毒害了大量的还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没有形成完整世界观的少年儿童,污染了孩子们纯洁的心灵,给孩子们造成了很大伤害。二零零二年,在胜利油田大中小学推行“校园拒绝×教”活动,让学生及教师写诬陷法轮功的论文,共计一千七百七十五篇,评选出二百零八篇,召开了演讲会,并集结成颠倒黑白的《阳光蓓蕾》一书,成为全国出版的第一本学生反×教的邪恶文集。二零零四年,此书又被所谓的“中国关爱协会”选用,企图向国际上传播该邪恶书籍。

八、编造出版攻击法轮功的书籍、漫画等。邪会会长陆人杰负责召集了贾祥伦、赵修成等几个文字打手,编辑出版了《揭批“某某功”板话》(百诗百论)、《从痴迷到觉醒》、《阳光蓓蕾》三本诬陷法轮功的书,陆人杰并亲自为每本书作序、写前言。在二零零三年四月西安召开的“中国邪会”第八次报告会上散发一百五十本,并得到邪恶分子中科院科痞何祚庥、“中国邪会”秘书长王渝生、“山东邪会”副会长周忠祥、司马南的表扬,足见此书极尽造谣诬陷之能事。用公款大批购买,发至基层队,政工人员几乎人手一本,而且扩散至全国石油系统乃至全国,流毒甚广。为调动这些人卖命,它们给写作者大量的稿酬、奖金,以至组织去国内国外旅游,用金钱和物质刺激。它们以此向上邀功请赏,申请大量经费,任意挥霍、中饱私囊。

法轮大法学会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发出公告,明确指出:“从即日起,各省市的主要官员及中共头目如再有参与或继续迫害法轮功者,从事新的犯罪行为,一旦其离开中国大陆,将受到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原告的刑事起诉和民事控告,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寻求经济赔偿。”“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神必将清算对大法行恶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不悬崖勒马,继续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就是罪不容恕,定将受到严惩。”

而胜利油田邪会却在会长陆人杰等邪恶之徒的指挥下,利令智昏、置若罔闻、顶风而上,更加明目张胆、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又增添了五条罪行:

胜利油田邪会伙同山东省邪会,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至六月三日,在胜利油田承办召开了“全国企业反×教工作现场经验交流会”。这次黑会由中国邪会主办,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程东红、中国邪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渝生、副秘书长李安平、山东省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陆巽生等亲自与会主持,全国各省区市和三十多个大企业的代表近二百人参加。

在这次黑会上,胜利油田邪会的邪恶之徒,大肆鼓吹其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成绩与经验,其中有:一、胜利油田党委副书记李忠华介绍了油田所谓防范和处理“×××”等×教工作的迫害大法的基本经验。二、胜利油田邪教协会会长陆人杰介绍了油田协会所谓《坚持“四创建“崇尚科学 反对×教”示范区活动的基本做法《标本兼治,真抓实干,推有”“四靠”,深入持久地开展群众性反×教活动》的污蔑大法的情况和经验。三、胜利油田孤岛社区反×教分会秘书长孙崇伦和胜利油田胜北社区党委副书记王立明也分别介绍了所谓体会、经验。四、胜利油田帮教团团长、恶人赵修成,介绍了他带领帮教团“将反×教斗争当学问去研究、学事业去追求”的所谓“斗争历程和事迹”。五、百诗百画诗歌的作者、恶人、胜利教育学院贾祥伦和漫画作者、犹大、胜利教育学院宋金,不知耻的分别谈了所谓破坏大法的体会、感受。

这些迫害法轮功的所谓经验,得到其上司黑干将王渝生的大肆宣扬,要求在全国企业学习、推广,声称必将促进反×教工作深入开展。这次黑会将流毒全国。这是胜利油田邪会犯下的第一条罪行。

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晚,胜利油田邪会等六个单位,在电视台演播大厅,举办了所谓《弘扬科学精神 共建和谐家园》的文艺晚会,共演出十二个节目,其内容全是污蔑、攻击大法师父和法轮功的节目,除参加会的人观看外,并向全油田转播,流毒全油田,这是胜利油田邪会犯下的第二条罪行。

第三条罪行,《九评共产党》问世后,陆人杰、赵修成、张福录之流,嗅到捞取政治资本的时机到了,立即向上司请战、要任务,组织理论班子写文章批“九评”。得到中国邪教协会副理事长王渝生的大肆表扬,声称这是“为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和捍卫国家政权做出了积极贡献。”

第四条罪行,又出版了攻击污蔑法轮功的《精神世界的较量》一书,这是胜利油田邪教协会继出版系列论文集《捍卫人类的尊严》、《捍卫科学的尊严》、《捍卫社会的尊严》、《捍卫法制的尊严》之后的第五本攻击污蔑法轮功论文集,在全国影响很坏、流毒很广。

第五条罪行,创作和印制了“《揭批“×××”百诗百画》插图笔记。二零零三年三月,胜利油田邪会组织创作和出版了《揭批×××话》(百诗百论)一书,成为全国第一本用板话形式揭批“×××”的作品集。

二零零五年六月,在《百诗百论》的基础上,胜利油田邪会又创作出版了《揭批“×××”百诗百画》(百诗百画)图书、挂图、展览、光盘系列作品,成为全国第一本以“诗画联袂”形式作品,发至油田及省内外有关单位,进机关、进社区、进学校、进单位、进基层、进农村,在油田、省内外影响极坏,流毒很深。现又搞成一百页的插图笔记本,将“百诗百画”挂图和展览的内容,印进了笔记本内,妄图起更大的破坏作用。由《百诗百论》到《百诗百画》,再到“插图笔记本”,真是绞尽脑汁、变换方法攻击污蔑法轮功。应当指出,其百诗作者是胜利教育学院贾祥伦,漫画作者是胜利教育学院犹大宋金。

六年来,胜利油田邪会多角度多层面地攻击谩骂法轮功,并将煽动的仇恨和编造的谎言传播到全国,大范围地毒害人民,欺骗群众。油田邪会在恶人陆人杰的操控下,与邪恶的油田六一零、洗脑班相互勾结,残酷地迫害油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邪恶至极。而这一切祸害的罪魁祸首就是胜利油田迫害法轮功的首恶陆人杰。

近年来,《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激起全世界的滚滚退党大潮,截止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退党团队的人数已经突破一千五百九十万人。这个西来的幽灵正在根除,共产邪党正在灭亡,邪党形成的党文化正在解体。中国人民正在觉醒。

在此,我们正告陆人杰和那些至今还跟随它干坏事的人,应立即悬崖勒马、弃恶从善。中国有句古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要切记法轮大法公告中讲的:“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神必将清算对大法行恶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不悬崖勒马,继续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就是罪不容恕,定将受到严惩。”

请有条件的同修能提供陆人杰的照片,在网上曝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