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也要认真对待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这个心得体会是我突破了心理上的重重障碍与外在的干扰才写成的。之前我总认为投稿之事事不关己,有体会就写,没有就不写,无所谓的,所以一直不重视。再加上身为小弟子,我认为自己无论在悟性上还是写作上都与其他同修无法比拟,于是放任了自己的惰性。直到近日,受到爸爸(也是同修)的启悟,我才明白,写体会不一定要悟性好或关过的好才能写,也可以收集起平时因修炼大法而出现在我们身上的神奇的事,从而给一些至今仍不能信师信法或修炼中有障碍的同修以帮助。下面就写一下我由七二零到现在的修炼点滴。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高压下,爸爸被迫害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长达四年。我那时只有八岁,又因平时不怎么认真学法炼功,对那时的事件印象模糊不清,只知道爸爸离开了。直到后来,我思念爸爸,才意识到是邪恶把爸爸抓走了,使我们父女分离,无法团聚。

当我上小学三年级时,老师知道了我炼功的事,于是三番五次在放学后留下我劝我别炼法轮功了,并威胁说,不然学校会把我开除。我那时几乎不学法,为人处世也完全是一个常人,不用法衡量自己,也很难以法的标准行事。只是妈妈一直很坚定的修炼,所以我也追随妈妈,死活都炼。有几次,我被叫到校长办公室,并请来了妈妈长谈,但我们依然不动。面对我们的坚定,也许是他们背后的邪恶胆怯了,上了四年级后,校长和老师便再也没找过我。

记得四年级生日时,我请同学来庆祝生日,并在饭后和同学出去逛夜市。谁知走到半路肚子忽然剧烈疼痛,于是我连忙回了家。刚到家,肚子就不疼了。我感到流鼻涕了就去拿卫生纸,结果如注的鼻血就这么一泻而出,弄得妈妈与我手忙脚乱。由于不在法上,妈妈急得只差叫医生了,而我却镇定自若,只是用手堵着鼻孔,心里完全不为所动,仿佛我置身事外。那晚我的鼻血流了一个脸盆底。但那以后我还是象常人一样的生活,从没悟一悟为什么发生那件事?现在想来,也许是被邪恶钻了空子,因为我天天既不学法,也不炼功。

还有一年夏天,我的身上忽然起了一种奇怪的圈状癣,从脖子到肚脐,前胸后背起了一大堆,一到晚上,奇痒难耐。我倒还没什么,可急坏了妈妈,她完全从常人的角度用各种办法给我“医治”,如用毛巾热敷,用西瓜皮抹。不过最终它还是下去了,只是在身上留了淡淡的疤。现在想想,也是与自身不学法有很大的关联。

后来爸爸出来了。他因在监狱里被强行“转化”邪悟了一段时间,但在同修的帮助下又返回来了,并开始勇猛精進。在他的带动下,我懈怠的状态有所改善,慢慢脱离了常人的生活状态。有一段时间,我家刚刚换了节能灯,我卧室的灯在拉开后闪无数下才肯亮或不亮,而其它屋却很好。于是爸爸就到我那屋去发正念,告诉它小弟子在这里学习不应出现故障。结果他发现我天天只看闲书,并不学法,便与灯约定:若是我不精進,爸爸拉灯时灯亮,我拉就不亮。结果爸爸拉亮了,我却拉不亮。这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我马上调整好了状态并与灯沟通。从那以后,灯便不再出问题了。从这件事上,我第一次感到为我服务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都是我圆满后我的世界的众生。而我现在那么不精進,会让它们失去被同化的机会。这使我更加信师信法。

现在,虽然我还不算太精進,但已经在尽力做好该做的事情。回头看看我迷迷糊糊浪费了从七二零到爸爸出狱那四年,过了四年常人生活,浪费了四年提高与学法炼功的大好时光,追悔莫及呀!同时我发现,随着这几年我状态慢慢的好转,我的学习成绩也在直线上升,这又说明了大法的威力无边啊!

我想对小弟子说的是,即使是小弟子,我们也要认真对待修炼,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样样不能放松,更不要像我以前那样白白浪费时间。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