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能克躁

谈谈我在修炼中如何克服躁脾气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我对《明慧周刊》每期都要从头至尾认真阅读学习,周刊对我启悟很大。帮助我在与同修、常人相处中,如何相互忍让,取长补短,互相尊重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想借明慧一角谈谈体会与教训,与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切磋共勉。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转法轮》读了一百多遍,坚持天天炼功、讲真相、发正念,但我对法学的不深,修的不好。阻碍我修炼提高的最大问题就是脾气暴躁,唯我独尊。与人相处,总是自以为是,听别人的意见少,谁要惹着我,碰着我,就火冒三丈,发脾气,不高兴。这可能和我的工作地位有关。我原是一大型二类企业的一把手,从邪党组织到行政领导,大权独揽,都是我说了算。这种家长作风无人敢惹,我听到的、看到的都是一片阿谀奉承。这种作风在单位、家庭、社会都有不同程度的表现,而且延续了很长时间。

这种不好的作风曾伤害了不少人。比如在单位开会,往往以我为中心,意见不一致时,不是集思广益,多听不同意见,而经常是武断拍板。哪个下属如果犯了错,不是耐心教育,动不动就撤职或降级。在家庭中,往往一些家庭琐事就与老伴、子女闹翻,甚至摔家具掀桌子,搞的全家不愉快。

自得法以来,这种家长作风有了很大改变。在控制不住自己时,我就学法,想师父的教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很多矛盾在未激化时就被控制住了,可是这种不好的脾气还是时不时冒出来。如前一段时间,我又与我单位一把手因职工福利问题发生争吵,尽管他不对,我也不应与人家发火,应善意提出。过后,我很后悔,又没有向内去找。等静下心来,我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为什么老改不了这不好的脾气呢?这样下去怎么能符合“真、善、忍”的要求呢?

带着上述问题,我认真学法,反复重温师父的教诲,阅读《明慧周刊》有关文章及传统文化,对我帮助很大。

师父讲:“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得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转法轮》)

师父又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

师父的这两段话,就象专门在对我讲,师父看透了我的心,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打入我的灵魂深处。是啊,一个修炼人为什么与师父的教诲相违背呢?为什么不能按法来要求自己呢?处处我行我素,这怎么能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既然师父在点化我,挽救我,我不能再辜负师恩,今后我要时时事事向内找向内修,坚修大法紧随师,努力做好三件事,实现史前大愿,不能错过千万年的机缘。

《明慧周刊》又启迪我学了很多传统文化,对我启示很大。这些古人圣贤尚能宽宏大度、忍让人,他们毕竟是常人,我是修炼大法的,应比他们强的多,更应忍让人,接受不同意见,即使对方错了,也应善意说明,决不能发火。

在师父的教诲和点化下,《明慧周刊》的启迪下,我终于清醒了,心性也提高了,我下决心用法理归正自己。现在不论与同修或与常人相处中,遇到任何事情都注意向内找,向内修自己。

最近我在一次存贷中,由于邪党政策有问题,在存贷问题上银行坑了我很多钱,业务员也知道有问题,但这是上级规定,必须这样做。这问题要是发生在得法前,我肯定要与他们闹翻。这次我只是善意的向业务员说,这是政策问题,不怪你们。最后业务员说“对不起”。

其次,在家庭、社会,与常人打交道时,遇到很多麻烦事,我也都忍让了。我想,这是我学好法修自己的开端。我自身的变化是师尊的教导,明慧的启迪,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