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个月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我曾多次提笔想写心得交流稿,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我突然认识到,不愿写心得或写不好心得的更深一层原因,就是不愿向内找,不愿面对自己的执著。觉的自己没什么好写的,或不值得写什么,其实是没有实修的表现。我们每个人都是人在修炼,要修成神,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怎么会没有好写的呢?怎么会不值得去写呢?还有一点,觉的自己执著心很多,写不出什么高水准的东西,其实都是用人心衡量,没有在法上认识问题。

每一个认识只要是从法中悟出的,都是宝贵的。写修炼心得不同于写常人的文章,是实实在在的剖析自己,是修炼的一部份。以各种借口不写,不就是没有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吗?那不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

我们不能总是跟自己的过去比,跟常人比,觉的已经不错了,而是要跟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去比。哪儿有差距,就赶紧补上。师父都认真听学员开法会,看学员的心得体会,我们有什么理由不重视法会,不写心得呢?有什么能比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更好的修炼形式呢?不愿意写心得这其中就是因为自己有执著。

法会的结稿日期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想写一写最近一段时间的心得,就算是对自己在修炼道路上的一次小小的总结吧。

今年年初,我由于不理解讲真相的真正意义,但又放不下大法的好处,而强为的做着大法的事情,只做事,不修心,被邪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来,又由于用常人心看待被迫害这件事情的本身,被邪恶欺骗“交待”了一些所谓的“事实”,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幸好凭着头脑中明慧网上同修正念闯魔窟的故事及心得,还算保持了正念,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闯了出来,没有留下“保证”之类的污点,但大半年的时间都浪费了。

由于名义上是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出来的,所以在意识中有一种对“病”的执著。这其实是我入大法门时的想法,也就是我的根本执著,到现在都没有能够去掉。甚至想:幸好我生了××病,否则就不能“保外就医”,现在还在监狱里,无形中承认了“病”。更严重的是,还认为“病”保护了我,我变成为病而修了。所以,身体一直好不起来。明知道修炼人是没有病的,但却不愿去碰那个执著。可是有时又走极端,过不了关不说,还引起了家人的不理解。

师父说过的冬天在户外炼功要戴手套的法。确实是这样的,消病业本身很苦,但并不能消去很多业力,对心性的提高也没有多大的好处,这都是小法小道的修炼方法,还影响自己和他人对大法的正信。认识到这一点,每次身体不舒服时,我就想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要把最健康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不给大法抹黑,我的“病”就好起来。

我的体会是,出现任何现象时,就是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就是要按照师父所说的最轻松最好的状态去展现我这个肉体,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病”。旧势力以“消业”为借口,看上去是在帮助我修炼,其实是它们为了保全自己,从而干扰正法。

闯出魔窟了,可工作也失去了。我想到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应该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还要干好自己的工作。我就开始找工作,并很快找到了:每周一次去教书,教的是我的专业课程,收入还很不错,平时不用上班,只需在家备课,有充分的时间去做三件事。其实这都是师父的安排,但自己生出了欢喜心和自满的心,认为自己有本事。任凭你邪恶如何破坏,我仍然能找到令常人都羡慕的工作。当时派出所的片警还安慰我父亲,说要我好好在家“养病”,“工作慢慢找”等等,可当我父亲告诉他,我已经找到工作时,片警简直不敢相信:现在社会上工作那么难找,别人下岗失业的,她被关押了那么久,怎么一下就找到工作了?而且还是很好的工作?

当父亲告诉我这些时,我高兴的沾沾自喜,心想,这是修大法的福份,但当时没有告诉他,怕他说我就是因为修大法才失去工作的(现在想起来,失去了一个很好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机会)。求名的心马上就起来了,结果第一次上课就过份紧张,总想把课讲好,但就是讲不好,在做例题时,差点儿出了洋相。幸好及时想到自己是修炼的人,才在师父加持下没被学生轰下讲台。课后,学校找到我,说学生反映我讲的很不好,水平很差。我回家后,就“病”倒了。

躺在床上,我仔细向内找,发现自己求名的心很强,很想出人头地,执著自己在常人中的良好形像,并还有想利用大法达到这一目标的肮脏心理。

我在学习《转法轮》中关于气功师求名的心使其用自己的德为别人转换业力时,一直有一种愤愤不平的心,认为这对那些治病的气功师很不公平: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帮人治了病嘛。当我找到我的求名之心后,我明白了:不是我真正的自己在愤愤不平,而是那颗求名之心在愤愤不平,是它认为宇宙的理对治病求名的气功师不公平,是变异的观念在我大脑中的反应。我不能被它左右,要修掉它。

现在学生们都认为我的讲课思路清晰,很愿意来听,课后还围着我问很多他们不解的问题。我准备找机会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救度他们。

写到这儿,我想再补充一点,我以前不是以教书为职业的,我是公司的审计人员,和教书风马牛不相及,但现在教书却教的很好,再一次体现出了大法超常的威力。

回到家已经有两个月了,我感觉在这两个月中,我的变化很大。我特别要感谢明慧,尤其是明慧广播电台。由于家人受到惊吓,不敢让我多打印明慧的资料(因上一次被抓,邪恶就是以我家中搜出的小册子等真相资料为借口,后来我“交待”发资料的事情,从而被判刑)为了减少矛盾,我就暂时先改为收听MP3的方式。我从网上下载了“明慧修炼园地”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的交流稿,每天躺在床上听(说来惭愧,很长时间都在躺着过“病业”关)我想,别的大法弟子做的那么好,我怎么一做事就被迫害呢?多听听别人的经验吧!我每天都听,一遍遍,有的交流稿反复的听,对照自己,我被同修感动得直哭。一听到那个音乐,眼泪就止不住。但我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是从感性上认识这些,而是真正从理性上找差距。我真正感受到了“正法洪势过 方知无限妙”(《法轮大法好》)的感觉。在大法正的场的包容下,我感到自己周围厚厚的物质正在溶化,我更加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师父的无量智慧与慈悲。

现在,我又买了一个MP3存储了最近两周的明慧广播电台的所有节目,送给我周围的一个同修阿姨,他们夫妻修炼,但真正没有机会接触更多的真相及最近的新形势、新消息,交流也有限,希望能够改变她这样的状态,增强他们的信心,共同提高。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东西要修掉。我现在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感激,希望能与其他同修分享。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