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放下自我 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中的,至今修炼已经整整十年了。记得“七·二零”之前,为了警示自己,我曾把想得出的各种人心写在纸上,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在这些人心中,唯独没有执著自我的心。在十年正法修炼中,在一次又一次的过关中,我所存在的其它各种人心正在逐渐的修去或减弱,而只有执著自我的心却不知不觉的膨胀起来,且让我重重的摔了一个跟头。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旬,我正在家里做晚饭,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以为同修来了,便去开门,谁知闯入五、六个恶警。恶人们不容分说,進门便到处乱翻,不一会儿就翻出二十多本大法书籍、数十本大法期刊,还有相当数量的真相资料、护身符、《九评》和光盘等。当晚,我就被非法关進县看守所。

夜里,我没有一丝睡意。每到整点我就发正念除恶,其余时间则反思自己遭受迫害的原因。我决心要把自己的漏找出来,了却人心,彻底否定旧势力针对我本人的邪恶迫害。我仔细回顾前段时间自己在证实法中的修为,终于找到了漏,那就是执著自我。

自二零零一年以来,自己经常在大法网站上发表文章,因此本地同修普遍认为我法理清晰,悟的高,愿意听我在法会上的发言。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过后,我应邀参加了本地同修组织的多场法会,每次法会我都做中心发言,大讲特讲自己对修去根本执著的认识,潜意识里总想让同修对修去根本执著的认识“拔高”到自己的认识水平,实际上是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同修。

更有甚者,资料点的同修想要印几篇明慧上发表的学员文章,发给本地学员内部交流用。自己推荐了五篇,其中竟有两篇是自己写的,这不是证实自我吗?大法修炼要修去名、利、情,可自己却在证实法中求得出名,想在同修中出人头地,把自己摆在了大法和同修之上,这是多大的漏啊!症结找到了,我浑身蜕了一层壳,一下子轻松起来。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每天坚持背法,坚持整点发正念。我还利用其它时间给监室里的犯人讲真相、劝“三退”。由于我天天讲真相,监室里的犯人大都明白了大法真相,明白了邪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相。有两个犯人还退出了邪党组织。第八天,我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

出来后,由于心态不稳,加上听到从公安局内部传出的不利消息,在家人的一再劝说下,我搬到B市暂住一时。一到B市我就和当地的同修接触上了,并且得到了师父刚刚发表的《洛杉矶市讲法》。学习了师父的最新讲法,我体悟最深的一点就是:大法弟子必须敢于认错。我很想返回家乡和同修交流学法体会,跟同修认错,让同修帮助我向内找。不久,我如愿返回家乡。

一下车,我就碰见了本地的一个协调人,她向我介绍了最近一段时间本地学员之间出现的矛盾。原来,在我走之后,本地协调人和新成立的资料点同修之间发生了矛盾,目前正僵持不下。她让我做一下新资料点同修的思想工作。第二天,我又见到了好几个本地同修。有个同修对我说:“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到B市找你回来。”她认为只有我能解决本地协调人和新资料点学员之间的矛盾。听到这些话,我嘴上虽然谦虚了几句,可心里挺舒服,以为这是同修对自己的认可(实际上是自己的执著于名的心暴露出来)。

接下来我就找这个谈话,找那个谈话,自觉不自觉的又把自己摆在了同修之上。尽管我也跟同修讲自己执著自我的问题,可目地是想影响对方向内找。由于自己心态不纯(执著自我),什么问题也没解决。

六天后我又去了B市。在B市由于接触同修机会少,提高心性的机会自然就少,讲真相、劝“三退”也做的力不从心。我意识到,自己的证实法环境是在家乡,而自己所要救度的有缘人也在家乡。为此,我决心重返家乡。家人说你回去警察抓你怎么办?我说只要我走的正,师父就能保护我,谁也动不了我。

一个月后,我回到家乡并长住了下来。回到家乡的当天,我就到原来所在学法小组的一个同修家。同修大姐递给我一本新出的《明慧周刊》。我信手翻开,正好看到本地某协调人写的一篇文章。该文重点剖析了本地学员证实法中存在的两方面问题:一是资料点的男女同修之间出现了情;二是某同修自我膨胀,在证实法中证实自我。根据文中所列举的现象,文中所述的“某同修”显然指的就是我。文章揭示的现象确实存在,但事实略有出入。我心里感到不舒服,人的观念随即冒了出来。但我马上归正了自己的心态,决心利用这个机会再次向内找,过好这一关。

几天时间我接触到本地不少同修。他们对我的归来感到高兴,对本地某协调人写的那篇文章颇有微词,认为文章失实,大法弟子不应该带有这样不好的心向明慧投稿。我告诉同修,此文反映的个别情况虽然与事实不符,但也不是作者的有意误导。我跟同修们重温了师父的经文《真修》,同修们终于认识到明慧发表这篇文章的根本用意,通过此文可以暴露出本地学员的人心,而自己那种忿忿不平就是人心的反应。

我向同修曝光了自己农历新年以来执著自我的各种表现,检讨了自己的行为在本地学员中造成的负面影响。每次谈话,同修都对我的坦然认错表示钦佩。我不仅在同修面前认错,也在法会上公开认错。在我的影响下,本地一个对个别协调人有成见的同修都能向内找自己,在一定成度上消除了本地学员之间长期存在的间隔,对本地学员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产生了积极影响。

自那以后,我觉的自己执著自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但事情并非如此。最近一段时间,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意志消沉。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找来找去,一直找不到原因。昨天和本地同修交流,同修说:“在正法时期,不同阶段法对修炼人有不同的标准要求。现在是到了必须放下自我的时候了。”

同修的话让我茅塞顿开。近年来,自己并没有走正的放下自我,执著自我仍是自己神路上的一大障碍。联想到前天夜里自己做的一个梦:梦境中自己盛菜,盛了一盆青根菜和芹菜。现在明白了,是师父点化自己要不断的挖根。过去,我一直认为执著自我是一种行为表现,背后是求名的心,显然没有挖对它的根。现在悟到执著自我本身就是人心,是一颗处处强调“我”的私心。

认真想想,自己执著自我体现在方方面面:不仅执著自己对法的理悟,还执著自己的文字能力、朗读能力。近段时间自己状态不好,就与本人执著自己的文字能力有直接关系。自二零零六年三月遭受迫害以来,我只在《正见周刊》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而在明慧网上则一篇也未发表。本地一位“写作水平”不及自己的同修在这段时间连续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三篇文章,对此自己心里隐隐约约有那么一点不舒服,这不就是执著自我的表现吗?写文章是为了证实法,可一旦掺入了执著自我的心,就难免不会证实自我。由此可见,执著自我是一颗多么肮脏的心啊!

我進一步认识到,执著自我是旧宇宙生命的特点。旧宇宙的生命是为私的,而新宇宙则要求里面的生命必须具备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物质。大法弟子不彻底放下自我,别说自身圆满不了,就连新宇宙也進不去。从正法实践中看,执著自我在旧势力身上表现的尤为突出。它们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为此向师父发难,和大法、正法对着干。最后落了个自毁的可悲下场,教训多么深刻啊!悟到这一层,我的状态立刻好起来。

我知道彻底放下自我决非一朝一夕的事,要不断的修,不断的放,才能跟的上急速发展的正法形势,更好的完成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最终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大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