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又重返了校园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我今年九岁,是一名刚走進大法的小弟子,得法才几个月。在得法之后的这几个月里,我的身心都有了极明显的变化,我知道这是师父的伟大慈悲。

二零零五年六月五日,一向健康活泼的我,突然高热不退,全身关节肿痛,送往省级医院,被诊断为儿童类风湿。类风湿是目前医学界无法治愈的顽疾。住院治疗一个多月后,改为一周两次看专家门诊,尽管谨遵医嘱,积极治疗,病情还是反反复复,并逐渐恶化,大小便、走路都要大人搀扶,更谈不上去学校。

二零零六年三月,一位修大法的奶奶上我家向我和妈妈介绍了大法,并赠送一本《转法轮》给予我们。由于受邪党的毒害太深,我们对大法的认识,起初全来自于邪党的媒体造谣邪说。因此刚一开始,我们并不认同,只是觉的面前这位慈善可亲的奶奶一定是一位可信任的好人。于是,妈妈开始看书,只是想了解一下法轮功,却一点都不知道珍惜。现在想来那种冷漠的态度真是愧对大法,愧对这位奶奶,说严重一点,是罪过。然而同修奶奶并没有为我们的冷漠而有所动,总是耐心的督促我们多看书。

慢慢的,我们在看书的过程中,真正感觉到了同修奶奶告诉我们的一些得法反映。在一次炼抱轮时,妈妈真切感觉到了法轮在旋转!因此我们相信了大法,但仍不知精進,不是特别珍惜这难得的机缘。但师父并没有因此而落下我们,却是用他那浩荡的佛恩慈悲于我们。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位阿姨来我家辅导我们学法炼功(阿姨坚持要交上伙食费,在我家日日夜夜的守护了半个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加上阿姨耐心细致的辅导着我们学法炼功,我和妈妈因此坚定了对大法的信念,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学法炼功。当时我全身关节肿大疼痛,身体极度虚弱,只要稍微动一下都是揪心的痛,总是出虚汗,身上的衣服一天要换洗好几次。尽管如此,我还是咬紧牙关,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炼功,抱轮时常由妈妈架着我的双肘,吃力的扶着我的身体并用力往上提着我的双臂;炼法轮周天法时,我弯下身去,绕脚一周也得忍受极大的疼痛才能慢慢上来,就这样我和妈妈克服一切困难坚持着。

正当我们全身心投入学法修炼时,矛盾来了。先是爷爷、奶奶、姑姑、姑父等家族成员坚决反对,接着打电话通知外婆家族的所有亲戚,组成了一股强大的反对势力,坚决要送我去医院治疗,奶奶甚至扬言要叫派出所、公安局来人把妈妈带走。

我和妈妈向他们讲清着真相,由于亲戚看了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假宣传,看了电视、报纸中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被中共宣传的诬蔑宣传所欺骗和恐吓。想到家人也炼法轮功,担心家破人亡,听到了真相后总算有些放心下来。

慢慢的,我的身体一天一天的好起来,爷爷奶奶由忧变喜,奶奶主动为妈妈分担一些家务,让妈妈有更多的时间带我炼功。通过学法,在生活的修炼环境中,我们尽量按师父的要求做“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面对来自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爸妈的同事、社会各界好心人对我提供的物质和精神方面的援助,我们都婉言谢绝了。我越来越明白,唯有修心性、做超常的好人,修炼宇宙特性“真、善、忍”,能够做到的话,再疑难的病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现在我又重返了校园,我知道我身体能够康复,是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无边威力。爷爷奶奶都感叹:“要不是在我的小孙子身上见证了这个事实,还真难相信法轮大法的神奇,我们那个年代的文革过去了,八十年代的学潮运动过去了,今天又发难于法轮功上,这个法轮功对社会百利无一害,这个执政××党真是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它们是疯狂了。”

我们其他的亲戚也有的要学大法,有的要了护身符,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着社会上的“退出中共党、团、队”,他们也相继“三退”了。

这是我学炼法轮功几个月来,全家大小亲眼看到,我亲身体会的真实事例。这么好的功法,有人为了得到他而被人告密关進了牢笼,有人用事实说明真相而被迫害致死,希望善良的人们啊,请伸出您的援手,凝聚成善良的力量,让正义能够得到伸张,每一个生命都有信仰的自由。我们呼唤每一颗正义的心,停止对善良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