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近距离发正念的过程也是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

一、我们对近距离发正念的认识

关于近距离发正念的问题,大法弟子中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近距离发正念和在家发正念一样,在家还能立掌集中精力发,功能可以穿越空间,不用到邪恶跟前发;有人认为离邪恶的距离不是很远,都在一个城市,在家发正念也一样,还安全;有人认为走出去发正念耽误自己学法、浪费时间;我们这片的大法弟子在法中悟到近距离发正念和在家发正念效果不一样,近距离发正念更有利于铲除邪恶,符合师父近距离发正念的法理。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没错。

第一、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炼,还有许多人心存在,心态不是十分纯净,由于同时同地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另外空间,而且空间很复杂,可能有许多间隔阻挡,而近距离发正念,更能充分发挥功能的作用。

第二、我们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而且已经成就了巨大的果位。那么大法弟子的天体中是不是就有很多的佛、道、神和一些正的因素呢?大法弟子是主体,主体去了邪恶的中心,是不是有很多佛、道、神、天兵天将都跟着去了,那可是千军万马啊!许多大法弟子以人的形式、神的心态去发正念,威力无比,邪恶立刻就会灰飞烟灭,立刻解体。

二、走出来近距离发正念的过程也是除恶修去人心过程

最初我们只有几个人到邪恶处近距离发正念,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性的提高,大多数同修都能走出来参加近距离发正念,逐步形成了整体。走出来近距离发正念,在铲除邪恶的同时,也修去了很多人心。

(一)、集体近距离发正念,修出了理智,去掉了怕心

师父讲过近距离发正念的法,但我们敢不敢走出去到邪恶集中的地方坚持不懈的发正念,这是对我们人心的考验,也是修去怕心的过程。记得刚开始近距离发正念的时候,有的同修能认识到它的重要性,有的同修还认识不到,或认识的很肤浅;有的同修人心还很多,怕心很重,什么样的心态都有。所以开始时人不是很多,有的人怕危险不敢出来,有的人一有风吹草动就不去了。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学法的深入,从二零零五年春天开始,我们就组织小区有条件的大法弟子每周根据不同情况有计划的分别去本市劳教所、监狱、看守所、公安局、国安局近距离发正念,特殊情况下我们还到外地发正念。初期去了几次后,我们就发现了不利于安全的因素。如:有时几个人赶到一趟车,大家争着买票;有聚堆的现象;有几天没见就想唠常人嗑的现象;还有地点固定的现象。于是我们及时在法上切磋,师父说:“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因为我们每周都去发正念,但邪恶毕竟还存在,还要注意安全。我们不能因为人心的执著,叫邪恶钻空子。大家争着买票,人家看到我们一帮一伙的,肯定不利于安全,而且也是情的一种表现。唠常人嗑就更不对了。为了避免这些现象,经过切磋,大家认识到,我们不但要注意安全,还要清醒理智,不断的向内找,纯净自己,该去的执著就得去,修炼是严肃的。以后我们再去发正念大家也不聚堆了,尽量不在一个地方上车。上车后装作不认识,自己买自己的票,不唠常人嗑。到邪恶处尽量以纯净的、神的心态去发正念。有的在邪恶的周围沿着大道一圈一圈的走,边走边发;有的站在站牌象等车一样,默默的发:有的在附近的公共场所象办事或等人一样对着邪恶发:有的在不显眼的地方或非常隐蔽的地方立掌集中精力发。就这样我们大大方方,稳稳当当、堂堂正正的近距离铲除邪恶。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在另外空间,大法弟子都是佛、道、神的形象,用各种法器铲除邪恶,大法弟子都非常厉害,邪恶不堪一击,如果大法弟子打不过,师父就会出手铲除。同时在邪恶黑窝周围还有无数的法轮,法轮更是威力无比。那真是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哪!邪恶灭尽后,这里的天空就清亮了。

(二)集体近距离发正念,锤炼坚强的意志,修去安逸之心

二零零五年的腊月,我们一行七人去本市监狱近距离发正念,坐两个小时的汽车,下车后还要走很长的一段空旷的田野,那天风雪交加、寒风刺骨,我们迎着风雪默念着正法口诀往前走,走着走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跌跌跄跄的往前倾,一下子扑到同修的身上,险些摔倒。他觉的眼前发黑、昏迷。我们悟到这是邪恶的迫害,于是我们坐在一个大墙旁,监狱就在附近。齐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约有二十分钟老同修恢复了正常。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啊!我们激动的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师父您好!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吟诵《洪吟》中的诗句。这时风停了、雪住了、邪恶解体了。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邪恶疯狂抓捕大法弟子。有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送到劳教所。为了铲除邪恶,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们小区的同修每次要坐车才能到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劳教所地方比较偏僻,大墙的两面是芦苇塘。芦苇长得十分茂盛,蒿草也多。秋天,我们有时围着大墙走,有时坐在大墙侧面的草地上发正念,一般一个半小时左右。冬天,由于天寒地冻,芦苇塘里的水都结冰了。我们就坐在芦苇丛雪棵子中,几个人围成一圈,双盘腿,单手立掌,发正念一个小时。由于地方偏僻,又有芦苇挡着很安全。但也有位老年同修就不想坚持了,说:“每周在这芦苇塘的大雪棵子里坐上两个小时,我都不想修了。”但是大家都去,不去她还觉的不好意思,每次也都跟着。通过大家在小组学法、交流,向内找,这位同修认识到怕吃苦是不对的,师父说过修炼就是苦。狱中的同修每时每刻都面临生死,我们为解体邪恶吃这点儿苦算什么。后来,不论去哪里发正念,多么恶劣的环境,从来没有因为个人的事耽误发正念,而是发自内心的把近距离发正念当作己任了,心性真正得到了提高。

我们小区的同修从二零零五年的秋天到二零零六年的春天,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到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最后邪恶被迫把大法弟子从劳教所转移走了。当时同修悟到,由于大法弟子坚持不懈的发正念,劳教所里的邪恶生命被解体清除了,它们再也不敢在这里关押大法弟子了,只好到别处躲避、苟延残喘,这是全市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的结果。

劳教所的邪恶是解体了,可别的地方还有邪恶,而且邪恶不会总呆在一个地方,它们到处乱窜,到处干坏事。就象师父说的:“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上的讲法》)我们没有停下来,继续坚持到看守所、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邪恶一天不停止迫害,我们就一天不停止近距离发正念。现在我们每周到看守所、公安局各发一次正念,用两个半天的时间,已经坚持一年半多了。到看守所来回有二十里。有时我们就来回步行。连最不能走路的同修都能走,而且也不觉的有多远,走的很轻松,也不觉的累。在师父的加持下,无论严寒酷暑、无论路途多远,身上总是热呼呼的,心里乐呵呵的,时间长了也就不知是苦了。

(三)近距离集体发正念,修出慈悲心,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前一段时间,我们小区的一位大法弟子被邪恶绑架,同修们知道后立刻通知下去,又到同修家了解情况,并鼓励家属要人,告诉他你的亲人没有犯法,哪有罪?不要配合邪恶,是警察在执法犯法。与此同时,同修们收集相关情况,及时给邪恶上网曝光。大家协调一致发正念,有的同修坚持一天一夜发了二十二次正念,既解体邪恶,又加持同修和家属的正念,我们大家都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警察找到同修家属叫他签字,他坚决不签,从常人的法律一条一条痛斥邪恶执法犯法,原来嚣张的警察最后无话可说,态度也变软了,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这位被绑架的同修第二天就回来了,见证了大法的威力。被绑架的同修虽然回来了,但我们并没有停止发正念,在办案单位持续发了一个月的正念。

我们不但到邪恶处近距离发正念,在家也不忘整点发正念。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邪恶还在垂死挣扎。而且越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高,路也很窄。我们必须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如果我们不重视发正念,自己空间场里的邪恶不铲除,那么正法的路上一步一个绊脚石。邪恶可是急疯了眼的,它们会不择手段的迫害,我们自己都保证不了安全,怎么去救度众生啊!所以发正念责无旁贷,我们必须做好。

师父赋予我们佛法神通铲除邪恶,这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只有大法弟子才有这样的荣幸。我们近距离发正念和国外大法弟子在中领馆前二十四小时发正念一样重要。经过这一年多的近距离发正念,大家认识到没有什么难的,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你只要走出来,溶入到整体中去,安逸之心、怕心也不是很难去的,去了第一次,你就敢去第二次、第三次,以后会越来越轻松。不怕了,坦然了。不知不觉中怕心、安逸之心就去掉了。其实很多人心都是在实修中不知不觉修去的。

通过近距离发正念把我们小区的同修都联系起来了。大家见面的机会多了,切磋的机会也多了。来回的路上都是同修切磋的好机会。大家比学比修,互相帮助,提高得很快,整体的认识提高升华了。现在谁也不把近距离发正念当作难事、害怕的事,觉的很平常,而且当作己任。

以上这些事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做的。没有师父我们什么都做不成。而且我们还存在许多不足,与做的好的地区相比相差很大。但是我们有信心奋起直追,学好法,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