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昌乐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李玉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大法弟子李玉平,今年五十一岁,原来在寿光市富康制药有限公司任保卫科长兼后勤行政科长。他因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受到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

迫害开始后,公司经理、市公安局和市经委因为李玉平是公司的中层领导,影响较大,就一起找到他,要他带头声明放弃修炼法轮功,李玉平坚决拒绝。公司领导恼羞成怒,撤销了李玉平的一切职务,将他下放到厂里最脏最累的一个车间里干苦力活,并持续对他施加压力,李玉平于二零零一年七月被迫内退。

有一天,市公安局的恶人政保科长毛德兴带人到李玉平家,要强行抓他到潍坊洗脑班,李玉平不开门,恶警包围了他的家。李玉平从窗户跳出去,翻墙走脱。从此以后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恶警在羊口镇绑架李玉平,于十月三十日把他强行送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到劳教所的当天晚上,六中队恶警队长刘建光派了六个邪悟者来“转化”他。他们二个人一组,分为三个班轮番上阵,不间断地向李玉平强行灌输他们的那一套邪悟歪理,不让他睡觉,只要他一发困,他们就在他耳边大声的叫喊,只要一闭眼就扑上来一阵毒打。妄图摧垮他的精神,达到“转化”他的目的。

疯狂的迫害一直持续了四十多天。在这四十多天里,他们不让他讲话、问事,长期罚站、罚蹲,如稍一抗争,就会遭到吊铐与酷刑,不允许家属接见,不允许通信,上厕所大小便、吃饭、洗涮都是有人前后夹着,限定时间,稍一不按他们说的做,几个人上来就是一顿毒打。

长期的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使李玉平的身体承受力达到了极限,精神已接近崩溃。被迫违心“转化”。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份,姓朱的副大队长以李玉平说了不满的话为借口,认为他没有真心“转化”,又对他进行了第二次严管“转化”,逼迫他写检查、写保证、写悔过书。他们又分别用八个人对他摧残了近两个月。基本上还是从前的做法,每天只让他睡不足四个小时。

二零零四年二月,因为李玉平传师父经文被人告发,恶警副大队长韩会月、中队长刘安兴第三次对他进行严管迫害。这次恶警队长刘安兴调集了劳教所里八个最凶狠的邪悟帮凶对他进行了严重的精神与肉体摧残。他们让他蹲在一块小方砖上,一蹲就是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腿脚肿、麻,疼痛难熬,累的支持不住了,手只要一扶地,恶人就用四棱木打手。实在撑不住了,不由自主一头栽倒在地上,马上几个人围上来一阵拳打脚踢的毒打。有几次实在熬不住了,他就豁出去任他们毒打一顿,也要倒在地上躺上几分钟。起来时,他们几个就象发疯一样腾空跳起来踢他。

恶人还变着花样来侮辱他、折磨他,本来他蹲在砖上时间很长就累坏了,恶人却从远处跑过来,猛的跳到他的肩上,骑在他的脖子上,两腿夹着他的头,用双手打他的头和脸,并长时间骑在上面,不准倒下。有时实在支撑不住倒下了,他们就几个人围上来狠打他。他被他们折磨的痛苦不堪,恶人们却在一旁取笑、作乐。一恶人还洋洋得意地说:“我打人上瘾,不打就难受。”还说他们代表的是(邪党)政府。有个王副大队长还鼓动打人凶手说:你们的背后就是(邪党)政府。

在所谓的严管期间,恶人给李玉平规定72小时不让睡觉,只要他一闭眼就是没头没脸的拳打脚踢狠打。有好几次打的他头脸、眼睛肿胀,变成了紫黑色,眼看东西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耳朵也被打聋了。加上连续几天不让睡觉,他被折磨的眼冒金星,头昏,身体发软,恶警们害怕他有生命危险会出什么意外,72小时后才勉强叫他躺在地上睡不到五个小时,然后再强行拖起来继续迫害72小时,就这样不间断的进行72小时的连续高压迫害。

恶人们不断的变换着办法折磨李玉平,扒光他的衣服,四个人上来摁住他,用穿硬皮鞋的脚狠劲的跺他的大腿根和胯骨部位,用四棱子木棍打他的腿与屁股,一直打的皮肉和骨头都分离了,棍子打上去只听见“梆梆”的响,就象直接打在骨头上,极其难忍的疼痛。

恶人们还强迫他把脚平放在地上,恶人跳起来用穿了皮鞋的脚猛力的跺他的脚面子,把他的脚全跺肿了,痛的完全失去了知觉。

恶人们又在他手指间夹上硬笔杆,用手狠劲的挤攥他的手指,再用力的转动笔杆,十指连心,真是钻心的疼痛,直到把他的手指连夹带拧的发紫、肿了。

恶人们还用布把他的头蒙起来,几个人上来按住他的胳膊、腿,攥紧拳头拨他的肋骨。拨的他疼痛难忍,右胸部都没有了知觉。他们怕他叫喊让别人听见,每次毒打他时都用帽子等东西把他的嘴堵上。

有一次,恶医还强迫李玉平吃一种不知名的药片,本来他就没有什么病,却非吃不可,不吃就打,强逼往嘴里塞。吃的他胃痛的很厉害,吐黄水,他实在受不了了,有几次偷偷的把药扔了,当恶人发现后,几个人对他拳打脚踢,硬逼着他吃,那时他胃疼的连饭也吃不下去。

在长期折磨下,李玉平从头到脚没有几块好地方,站也不能站,路也不能走,上厕所必须得两个人架着、拖着走。就是这样,恶警来时,还得由两个人架着强逼起身相迎,其实都是恶警安排叫他们干的。恶警队长刘安兴曾公开对包夹他的恶人叫喊说:“不准李玉平讲条件,说理由。他只要一讲,就给我狠打!”就这样,八个人一直摧残了李玉平两个多月,他的脚、腿半年以后还是麻木的。就在对他进行这样没有人性的摧残后,还强迫他写他们不打人,都是用所谓的善心来教育、感化、挽救他等。

自李玉平被非法劳教后,他的工资就被扣发。家属的工资也被扣发至今。全家的生活完全没了经济来源。孩子考上大学也不让上。没办法,逼的把孩子的户口转迁到别人的名下才上了学。孩子几年上学的学费全部是借来的,几年以来光学费就欠下了八万多元的外债。

李玉平炼功做好人,就被中共恶党豢养的恶警这样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他有满腔的冤屈要向世人、向国际社会控诉,曝光中共恶党对炼功人的非法的罪恶的迫害真相。他强烈要求并配合国际组织调查昌乐劳教所对他的迫害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