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三次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我每次都参加了,因是大法活动,大法弟子必须参加,因为很被动,没有真心交流和投稿的想法交上去了事,总觉的自己与同修拉开的层次太大,平平淡淡不值一谈。我想不可能发表,因我的显示等执著心还很强,如果发表我能不动心吗?但在写的过程中确实提高很大。

可我看同修的文章却很用心,及时吸取经验教训,少走了弯路,修炼中已离不开大法的明慧周刊。同修在无私的奉献,可我却只想不费力的索取,不想付出,太自私。自己“差”“忙”都不是理由,可他们比我还忙。同修为法为众生吃的苦太多了,太感人了,我常泪流满面。感谢投稿的同修,多年来对我们及时无私的帮助!

看到现在还有同修在发资料时被抓,我很痛心。其实我也有责任,我为什么不把网上我没看到过的自己的经验教训写出来,给同修参考与帮助呢?哪怕只一个同修看能有一点一滴的启发,也不枉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同时这也是修炼提高去执著心的过程,是“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理智醒觉》)的过程。象我一样都不投稿,明慧的“弟子切磋”就不存在,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更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要发好真相资料,首先平时要多学法。我从心底里就是爱这个法和敬师,就是爱学法,爱大法书,爱同修,爱真相资料,爱我的“法器”。师父太正啦!太慈悲啦!我常为师父泪流满面,师父就在我心中。这世界正因为有了师父才有了一切,因为有师父才有了我的一切。我幸运快乐,无忧无虑,幸福无限。大法圆容着我,我也圆容着大法。修炼大法是荣耀,我用一切证实着法轮大法是正法,用我的行动维护着大法。

在发资料的过程中,处处都离不开师父的法:“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理智”“清醒”“智慧”“取中”“舍尽”“顺其自然”“不走极端”“圆容”“慈悲”“无漏”“不掉以轻心”“注意安全”等待等等一切法理尽在其中。修在其中,悟在其中,乐在其中。大法的深奥,师父的慈悲体悟在心,师父呵护着我,点悟着我,只要心纯净到那种境界,师父早已给我开启了前進之门,无门不可進。真是“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无阻》),真是大自在。

当我看到第一张真相资料时,心里一亮,师父太伟大了,师父真是主佛,这是师父安排的讲真相形式,这样才能讲清真相。马上我就认准了这种形式,马上去复印,散发。那时邪恶太多,自己把衣服内缝两个大兜,空手不引人注意。

师父的《理性》发表后,这才明白了发资料不是为了平反,而是救度众生。“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那时我就想(还没有发正念):“我这一片就是我的责任区,我必需承担起来。”

对我来说取资料“最危险”。只要取到手,我不会让传单出现任何危险,传单在家要放在秘密处,尽快发,心都在传单上。那时有便衣就在资料点外蹲坑。资料点同修常说:“如果把你抓住,你能不能挺住?如果挺不住就别来取资料。”我和与我单位联系的同修说:“我不管我被不被抓,挺不住也好,自己修不成也好,我现在就是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去发资料,我就是愿意发,去救众生。”我把兜子装得满满的。我从不认为大法弟子全都应该到监狱里去,师父绝不会这样安排,监狱那是最坏的人呆的地方,最可耻的地方。

刚开始修炼时,我半天不学法都不行,大法书走哪带哪,坐车都看,我可不能進监狱,進去没书看我就修不了了。大法书是我的命,管我要什么都行,大法书不能给(不能给坏人)。我现在就是为修大法活着的。至今取资料我还是自己取,除特殊(协调人流离失所,失去联系)外,这“危险”还是我来承担。至今还没碰到过“危险”。当我一唱起《为你而来》就泪流满面,同修说我慈悲心修出来了,是这样的。

我出去发资料提前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清除做真相地区的邪恶,定住坏人,造成时间差,不认识,不怀疑,看不见,听不到,真正起到救度世人的作用,并传给亲朋好友”。“彻底解体众生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打入大法好××党坏,三退自救的物质,铲除他们的怕心,疑虑、党文化等,不让坏人看到传单。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旧势力连自己都保不住自己,还考验谁呀!)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边发边默念口诀。

救度众生要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正念正行,不可偷偷摸摸,躲躲闪闪,看人要正视,一切正常,做到一切不让人怀疑,为以后发资料打好基础。心无杂念,静止如水。无人时行动敏捷,我上楼一步两层楼梯,师父助我,体轻如燕,一点不累,只是很热(比平时少穿点)。走的太快时有一次有人盯着瞅我,并无恶意,我很奇怪。回家照镜子一看,满脸通红发着亮光好象能照人,自己都很震惊,真是超常。如果发资料行动太快会使人怀疑,遇到人时要照常走,速度与正常人一样。两人相对时很自然的过去。从楼上倒数第二层开始发,有回旋余地,但我还是常从楼顶开始发,一、二层少发,防保安破坏。停车时如听此单元有人,可進邻近单元。一般我从门外没有人的单元進,反倒没人注意,这种情况在楼道里要注意动静,不要多发,资料放的稍隐蔽些,因为容易被進来人发现。遇到人可直接上楼,也可马上转身下楼,下楼后没动静了,可以从新上;也可以先发制人:“请问有叫××的吗?三楼有叫×××的吗?”这样就避免被人怀疑。

我每次只带发几个单元的资料,资料多时不知要出去多少趟,不要怕麻烦,我感到这样比较安全。参加集会、婚宴、葬礼等,事先准备好资料当面送给他们。无论任何时候遇到任何人亲热的记下电话号码和详细住址,能马上送给的就立即送他一份,也可把装全一点的资料带贴到他家门旁,过后去他家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可当即劝退。再告诉他传给亲朋,只有电话号又是一面之交的就把电话号抄给同修上网,由国外同修给他们打电话。(实在没办法才这样做,很费大法资金)亲朋家有同修的人也要发他资料,因有人不听家人的话,却很听外人的话,我有亲身体验。自己的住宅也要发,常发每次少发(因我很少看到我小区有传单)随心所放,哪适合就放哪不要成堆,不千篇一律。无固定方向和时间,去哪发就到哪,哪都该救。不执著某地某时某人或今天非要怎么样“顺其自然”往往很顺利,有时是师父指点方向。

发完资料要快速离开,不走直线,不走回头路,一幢楼只進一个单元,出门拐弯,就是有人马上下楼也看不到你了。我从来都是单人行动,不显眼、随意、不窝工、来去方便,不用配合不用商量。两人以上如配合不好反而成拙,如走散互相找很着急。

选用“不着眼”的车色,骑旧自行车为妙,越旧越好不擦车到哪都不用存车,把车牌摘掉推進大门里,也不用锁,别人会认为你是这里的住户或串门的,不会怀疑你。摩托、电动车摘掉车牌要锁好,有时资料剩的少也不锁车,车头朝外,发完资料时离开的快。

穿戴多花样。穿的鞋要跟脚、柔软、声小、不累,不穿高跟鞋,不影响别人,也安全,贵也值得。最好不穿有防雨功能的衣服,衣服本身有声响,不利听清四面动静。黑天穿深色衣服,鞋。摘掉衣物,背兜上商标和明显标记。发资料时一般不穿特夺目颜色、款式的服饰,“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平时穿戴也要以法为大,常人一看,他认为大法弟子就是这样的。不同地方穿不同衣服,不可爱穿什么就穿什么,要看他们的接受能力(文化、穷、富、场合等不同)

一开始发资料不用兜子装,平时也要穿肥大一点的衣服,给人以胖的印象,衣内传单可多装一点。自做紧身坎肩,用弹力大的布料做兜,坎肩内全是兜,把资料压实,均匀放兜内,把坎肩反穿,兜朝外,外穿带拉锁或扣眼距离远一点的上衣,手拿资料时方便。把外衣抠兜的兜里缝线拆开,让兜从上到下通开(有里子的外衣)可装大张不干胶贴,手套等。传单全发完之后,如果身体太热可把外衣脱掉,把坎肩正过来穿,就凉快多了。夏天做薄布宽松休闲坎肩,坎肩内全是兜外线要本色或艺术点的装饰线,不让人看出来衣内有很多兜,直接穿坎肩,不显的太臃肿还比较凉快。

我在背兜里面靠身侧缝一大兜,兜上面带拉锁,可装不发的资料或东西,背兜两侧各缝一个长兜,放手机,小灵通(用锡纸包严等),背兜里再缝一些兜,以备多用,特别是证件类的东西,千万不要混装,以防随资料发出去。发资料不熟练的同修最好什么额外的东西都别带,但现金要适当的多带点,有备无患。背兜要深色的,不显兜大,其实很能装,也利用黑天。背兜顶部有抽带开合方便,兜的高度不要太高,不好拿资料。

车的后备箱换大的,要和车身一样颜色,让人感觉不是后换的,進联络站把车尾挨门,出来时有条不紊的把资料兜放入后备箱马上离开。每个车钥匙分别做明显记号,用松紧带连在一起成环形,直接套在手脖上非常方便。用遮阳帽,各色纱巾护肤和防迷眼,也可防脸热。

传单必须包装好,多少同修的心血和生命,多么可贵!救命啊!到了最后一道工序,做不好太不应该,必须做好万无一失,可用自封袋包装。如去农村和平房多包一层以防雨淋,当天没雨,万一以后下雨呢?现在单张有人丢弃,小册子没见丢弃,众生口味也高了,一个包装里可多装点。现在不背兜是不行了,小兜装不多少,索性用大兜装鼓点也问题不大,進两个单元后兜就不鼓了。单张、册、本、大法真相三退内容,不干胶、小标语、光盘……多种资料互相搭配,多种形式一块做,节省时间效果好。现代人很愿享受,有电脑的懒的看书,可适应多出一些光盘,生活水平低的还得看资料,缺一不可。平时把老百姓容易接受的,惊人的显眼的,能引人好奇的一面包在明面。过大年前,买小福字放资料明面上,很显眼又善意。

见到丢弃的资料,马上捡起,不能马上补救发出的,拿回家补救,把脏的一面粘到白纸上,哪怕有一段内容没脏,也可粘到白纸上,在空白处写条大法标语发出去。

有同修想发不敢发,领她出去一次,教她怎么发并告诉她注意什么,她一看并不难,以后她就会发了(同修的经验)。要多去平房,旧房发(容易动迁,再盖房就是封闭的了)看到开着的封闭门一定要進去,适当多发些。对于相对来说“不太安全,不太好進”的地方剩下最后发一个单元楼的资料时再進去发。

我发资料不分白天黑夜,狂风暴雨,寒冬酷暑“敏感日”。天坏往往是我去平时“较危险难進”之处的大好机会。众生是平等的,谁都该救。笑看大暴雨,天黑路难行,“有师在”“有法在”何惧我也!我没有怕,反而轻松开心,如進无人之地,随意的撒下救命的资料。我是天女在散花吗?师父啊,弟子知道您时刻相伴着我,我的一切都是您给的,弟子以泪洒面,无言表达感激之情,弟子无可报恩。

我心里从无“敏感日”的概念,同修告诉:“这几天千万一点别动!”我到同修家拿来没发出去的资料。我想,在这别人没发资料的时候,我有发的,这是师父对我的偏爱,我太幸运了!我笑对警车,你在大道,我進胡同,你進不来,你对我没辙!

经我调查,二零零零年时,一个片警就要包管十来幢的居民楼,现在警察也缩编,又常有额外的工作,集训等,有时雇人帮忙,他又有疾病,家庭、老人、孩子,好容易盼个节假日,又要蹲坑,想享乐却没时间,都从心往外“烦”“恨”这种差事,他能尽力吗?又怕“报应”值夜班把派出所大门都反锁上了。我们不应该怕邪恶,而是邪恶怕真理,怕我们。他们是“用钱做”,我们是在“用心做”,身体又好,大年三十晚上都能做。大法弟子,又有师父保护,又有护法神,他们看得过来吗?念正时更是无所不能,他也跟我们耗不起,为大法我们可以舍尽一切,他们能吗?

从心里否定“敏感日”你不要看重他,你真出去发资料,你会感到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常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目标”忙碌着有的连看都不看你一眼。适当注意安全,平时也要注意安全,不可“掉以轻心”心里不可时松时紧,要总是一个劲的不松劲,理智、稳健、心不动。以前节假日照发,后改为节假日前多发(寄信更要这样)假期少发,因我发现常人过节享乐的心很强。碰到警车正常骑行,或有意靠近他,更可近距离发正念,还可跟他一段路,不要躲避反遭怀疑。

人流动性大时可发资料,不容易怀疑,但楼道内容易碰到人,要注意夜深时最好不要做,又是女同修,引人注意。以上所述都是常规性的,普遍性的,如有特殊和必须时,只要正念强大,不是为私怎么做都行,“无阻”。一次形势特紧,我和我多年单线联系的同修手里的资料,不干胶贴都有大量没发完,我主动让他把剩下的都送回来了,这时我又有事缠身等,好象一切压力邪恶全都冲我来了。我正念强大,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一切都包在我身上。我能行!”结果我把资料全发出去了(出去好几次)什么事也没有。这种情况我认为比放在家里更安全,又及时的救度了众生。

有一次同修告诉我“现在不公开抓,白天跟踪晚上用万能钥匙到家去抓” 。我心里想着这个事,越往后瞅,越有人跟着,一直跟到我家单元门,我开门他也有钥匙开门,原来他是我家邻居。还有一次遇到可疑人,我马上打出租绕道把他甩掉回了家,心里总想着这个事,下楼一看警车紧挨着楼梯,“公安”两字大的出奇,好象就在等着我,扒窗一看,另一警车就在楼对面停着,一打听这车是邻居借来搬家用的。你要不敢发资料了你就上了邪恶的当了。其实都是邪恶演化的假相,只要你放下怕心,一切都烟消云散,啥也不是。

我一见到资料好象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精神起来了,爱不释手。包装时身体特别热,去发时一切心都凝聚在资料上,一切人心荡尽无存,特正,就是“救人”,眼睛特亮好象黑夜不用光亮,这种亮好象源于心中,是在用心做,无比神圣。好象是师父给我的一切。幸福啊得法的喜悦呀等等由心而升。可能是我与师父签约时,正法中我下来主要是发资料的。(我没有合适的语言,表达不出我的真情)

去取资料前和每天常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彻底解体资料点联络站另外空间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和一切邪恶因素,正常运转。進出联络站小区都从无人看管的小门走,尽量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车速“取中”或稍慢。常变换服装,与站邻居搞好关系,多为他人着想,不要主动认识人,不认识更好。尽量少去联络站,不要造成人来人往的现象,遇同修不打听姓名等,修口,见面说声你好不逗留抓紧时间,别影响联络员的大法工作、学法和生活。处处给联络员的家人以好的印象,为法负责“怀大志而拘小节”《圣者》。在联络站把资料包装好,直接发出去,也可回家后包装好再发。主动配合联络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大法工作。联络员定好下次取资料的内容,数量和时间,没及特殊情况决不失约,以免影响联络员的大法工作和为我担心,那种担心很不好受。如资料积压,要主动多取走资料。

不用手机联系,万不得已可用不固定的话巴电话联系。用暗语,别怕麻烦,当时麻烦,以后没麻烦。多年来同修血的教训,这个问题太严重了,太严肃了!往往问题就出在这上!为了法,不容我再象常人那样,“一脸抹不开的肉。”与常人联系一般也用话巴电话,不让常人受牵连。如必须记住的同修电话,决不正常记,用“笨”着儿或一个号分别记在两三个地方。

资料太少时,一张资料分成两张发给两个单元。没有资料复写纸手抄一式两份,自己精编《简明新闻》式的资料,发寄都可。自作不干胶,小标语,先剪掉一个角,不可叠角,如有人撕容易撕掉。

信师信法,发的资料要紧跟正法進程,越紧越新越快越好。跟协调人说好,配合好,有新资料不用问我,直接给我做出来。相信同修的眼光,这可提前一两周,加快救度的進程。看到资料有问题及时反馈,要马上圆容弥补,有错字主动及时改正,我把传统文化和有些传单汇集成册给亲朋传看,让他们真正了解大法,把明慧周刊可利用的剪下整理好当资料发,

遇可疑人先发正念,赶快甩掉才可绕弯回家。改变头型,别再穿刚才的装束,不穿花色特殊的装束,避免后患。不要再去那个地方或近期不去。

发资料时可用买的菜(把菜尖露在兜子外,)等作掩护,或额外拎个名牌店专用袋。取回的资料要全部包装好,以利随时发出去。取资料不要太多,不要积压,正法進程很快,及时发赶快救。遇特殊情况也好处理。要按同修要的数量给,不可包办代替。他认为多有压力,有特殊情况在送回来,万一你又没时间,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应有条不紊,为同修着想,给包装好可马上发。

为了救人要肯为众生花钱出力,为他们买一些医疗书,水果,参加婚礼请吃饭帮干活等,这样给他们资料才会真正起到救度的作用,从心里认同大法好相信你的话。认同后也要坚持这样来往,才会对大法的印象越来越好,心服口服的诚心为大法作正面宣传,走哪说到哪儿。

为大法的事多用用心,谁都会发好资料的,这并不难,难行能行,给众生“灌”这些真相很有效,他们很认同。以三退的有些资料还要给,他们主动作宣传,还劝别人退,还可以把资料发到旅游景区、饭店、殡仪馆、道边小树上、石凳上、江堤栏杆上,贴大楼外墙上、超市货架上、商店摊位上、布料下、窗台上、奶箱、信报箱、门把手、门小窗户、墙的电线、管线、医院、走廊、办公室、书店的书里、游泳馆、看台间、仓房门上、出租、公交车、单元封闭门上、农作物上、各公共大厅、花盆上、车筐、货车拖车上……走到哪发到哪,就怕手里没资料,有时碰到很难得的机会,就是手里没资料,真可惜,真着急呀(要有自己的个人资料点多方便)不论去哪都可带几袋资料,方便轻松。当你能为救度众生做出点付出时,你会从心底里感到欣慰和高兴,那种滋味是大法弟子才有的。

建议:一、为资料点和资料发正念,不许邪恶破坏。
二、有条件和自家房屋装潢时,为师父经文和资料专建一处隐蔽处。
三、用智慧把经文和资料放入谁也想不到的地方
四、省吃俭用常为资料点投资。
五、有条件的自建资料点,总有资料发,多方便啊,随做随发。

通过投稿,更知道了自己学法太差,有些法叫不准在哪篇经文里,究竟是怎么说的。

师父啊,您的弟子今后一定要紧跟您的正法進程,精進不止,多学法、多学法,实修自己向内找,稳健的做好您交给的三件事,助师到底,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直至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