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弟弟的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今天,我读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当我读到:“任何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他都知道大法是怎么回事。”这段法时,身体周围暖融融的,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就在同时,我也想起了大法使我丈夫的弟弟起死回生的故事。

零三年夏天,我去外地讲真相,突然接到丈夫的电话,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告诉我:“弟弟被汽车撞伤了,正在省医院抢救,很危险,你快来吧。”第二天,我从农村赶到医院,在医院的走廊里看到弟妹和她的姐姐们眼睛都哭肿了。她们告诉我说:弟弟被车撞倒后头摔在马路牙子的石头上,做CT看到颅内两处骨折,有两堆瘀血。大夫说不能做手术,怕下不来手术台,只能观察。我到抢救室一看,弟弟的耳朵、嘴还在往外流血水,嘴喘着粗气,闭着眼睛,脸已经肿的很大,直挺挺的躺着,一直在昏迷中。

不知怎的,当时我一点也没想到弟弟有生命危险,一点也没害怕。心里还想,这块业可消的不小。并且我心中还有一种责任和自信,觉的我要帮他走出这一死关,我也一定能帮得了他。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人都有明白的一面的法理,想起了明慧网刊登过的救人的故事。我对弟妹(看过大法书)和她的两个姐姐(大法学员)说:咱们谁也不能想弟弟有危险;咱们在弟弟耳边说“法轮大法好”,就能救活他,我在明慧网上看到过这样的故事。

我们一遍一遍的在弟弟耳边说“法轮大法好”。晚上,我和丈夫护理弟弟。我心里对师父说:师尊,弟弟当官不贪不占,能为别人着想,七二零前,他从我的身体变化上看到大法的美好,很相信大法好,也看过大法书。七二零后,由于恶党的邪恶宣传和电视恶人的诽谤,他听信了谣言,说了对大法对师尊不敬的话。我对他讲真相后,他虽然嘴上不说坏话,但没有从心里彻底转变过来,所以才遇到了这场大难。这也是我做得不好。弟弟活过来后,我一定让他明白大法真相,不能让他白来世间一趟。说完我向师父合十。我的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

二十三时五十五分,我坐在弟弟头前的凳子上,两手结印,开始发正念。我准备先清理自己,可刚一结印,我的身体立刻哆嗦起来,满身起鸡皮疙瘩,脑子里竟想不起来说什么,但心里有一念,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什么也不怕。不管怎么哆嗦,我就是闭着眼睛,手结着印。一会儿,眼前出现了烟雾,在烟雾中晃晃荡荡的飘着两个披头散发的大鬼头,吓的我头发都竖起来了,但我就是一直闭着眼睛,结着印。我心里对着大鬼头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怎么能怕你们!”我想背师父讲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这段法,我平时背的非常熟,可这会儿吓的我东说一句,西说一句,怎么也背不全,等我终于把这段法背好了,才想起来说正法口诀。“唰”,眼前烟雾一下散了,大鬼头不见了,我的身体也不哆嗦了,鸡皮疙瘩也没了,一切平静。我睁开眼睛一看,只发了五分钟正念。虽然时间短,还忘了立掌,但我知道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心里还知道弟弟明天就会醒过来一次,七天后会彻底醒过来,一个月能出院。

次日中午,弟弟真的醒过来了,弟妹激动的哭了。我心里说:“谢谢师父!”一周后,弟弟彻底醒过来了,可怎么也不认识我们,就连爸爸、妈妈和他的妻子、女儿都不认识,还胡说八道的。有一天,我在纸上写了“法轮大法好”让他看,问他认识不认识?他看了看,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法-轮-大-法-,啊,好啊,知道啊!”一股暖流,通透了我的全身,啊,人真有明白的一面呀!弟弟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好,他没有危险了。原来中国汉字是神啊。

住院满一个月那天,弟弟出院了,我也要回农村老家了。弟弟对我说:“嫂子,是你救了我。”我说:“不是我救了你,是大法救了你。”他说:“对,是李老师救了我。”现在,弟弟已经读《转法轮》了,并开始证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