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杨建坡的妻子替生死未卜的丈夫申述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也是法轮功修炼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公民有向国家机关,个人提出批评的权利。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和示威的自由。” 我依法提出控告。

控告人:杨建坡的妻子聂春玲

被控告人:
廊坊市公安局
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局
广阳区国保大队
廊坊市广阳区检察院
廊坊市检察院:
廊坊市法院
河北冀东监狱

控告的理由:

我丈夫杨建坡在2006年2月5日依法和平的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却被廊坊市公、检、法部门利用手中的职权,以“闹事”的“罪名”非法判刑6年,我丈夫为了抗议对他的非法判刑,一直在绝食,现在已经10个多月了,两个月之前家人就被告知:生命垂危,随时都有死亡危险。可是近两月监狱不让家人探望,目前杨建坡是死是活,家人不得而知。因此,我们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

诉讼的要求:
1、要求依法对真正的凶手作出公正的判决。
2、要求立即撤销对我丈夫的非法判刑,立即无罪释放。
3、在释放前允许家人探望,家人有权利知道杨建坡的生死情况。
4、因此冀东监狱必须随时将杨建坡身体变化的危险程度告之家人,不许向家人隐瞒实际情况。
5、如果杨建坡被迫害致死,必须依法对所有参与迫害的凶手予以严惩,追究法律责任。

我丈夫几年来被迫害事实:

我丈夫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在此以前他曾是一名因打架斗殴三次进过看守所的人,那时我浑身是病,又要照顾两个很小的孩子,我丈夫他整天又不回家,家里矛盾越来越大,已经走到了离婚的边缘。身体上的病魔,加上精神上的痛苦,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有时真的想一死了之算了。就在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有幸得到了大法,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从此他判若两人,改掉了一切恶习,开始走向新的人生之路。看到丈夫的惊人变化,我感叹大法的威力。那时我们全家都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之中。

没想到这么好的功法,在19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就被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给非法取缔了,这使我们无法理解,万分困惑。我们于1999年9月5日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1999年10月28日我与丈夫被抓回,我丈夫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53天后,被非法劳教3年,送往万庄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又被转往高阳劳教所。在这些地方,他受到了各种折磨与迫害。在看守所整整被铐了53天,大小便都得别人帮忙,因绝食又被上大板。在万庄劳教所每天20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用木棍子打屁股。在高阳劳教所,我丈夫因不放弃信仰被铐在露天地的地环上,白天太阳晒,晚上蚊子咬,把电棍插到嘴里电,期满还不放,绝食抗议60天,生命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回来后,因向世人讲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又被不法人员抓捕迫害两次。

2003年3月30日晚,我丈夫在唐山被恶警绑架到丰润区公安局一科,恶警搜走了他携带的一切物品和6000元人民币。恶警把他绑到铁椅子上,然后用直流110伏的手摇电话机电他,夜间还不让他合眼,就这样折磨了他三天。三天后,他被劫持到丰润区看守所,吴所长就指使恶警毒打他,打的他臀部血肉模糊。38天后他们看把他折磨的快不行了,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

2004年2月20日下午,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分局非法闯入家中,又把丈夫绑架。当日再次被送进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杨建坡被抓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后,一直绝食抗议江集团及其帮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由原来180多斤的体重,锐减100斤,释放回家时仅剩80多斤。

2006年2月5日,杨建坡等人依法向政府官员反映王少秋因无辜遭绑架给其家庭带来无法生活的困境时,再次被非法劫持。我丈夫从被非法关押到现在一直在绝食抗议这种侵犯人权的非法行为。在四个月食水不进,身体极度衰弱的情况下,廊坊的执法部门没有通过开庭审理等任何程序就非法将我丈夫秘密判刑六年,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2006年5月28日,我们收到唐山丰南区冀东监狱四支队中心医院对杨建坡的收监票。当时廊坊市市医院、中医院、广阳区医院等都因其身体衰弱,下过多次病危通知,说生命随时受到威胁。那时我丈夫已经无法正常生活,一切行动都需要别人照顾,按照有关条例即便是犯人也不能收监。可是廊坊那些恶人们根本不管我丈夫的死活,硬是把无辜的丈夫送进了监狱。

6月份我们去看望他时,是由监狱的犯人用手推车推出来的,双目无神,几乎无法说话,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手脚冰凉,没有一点血色,并且心脏难受,骨瘦如柴。被迫害的又是奄奄一息。

现在又过去半年了,大家想一想,我丈夫现在他会什么样了?而且近两个月监狱不但不让家属接见,我们去见时,还给本地公安打电话让把人抓走。我们万分担心杨建坡的情况,他那年迈的父母更是焦虑万分,日夜难眠。焦虑中我和侄儿、妹夫于11月30日又去冀东监狱要求探望,可是狱方以没有身份证和不是直系亲属为由不让见。当我们问人怎么样时,医院的政委李政云搪塞说:“还那样”,并一再强调:“我们尽力了,人要死了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其他人都躲躲闪闪,谁也不见。这更引起我们的担心和怀疑,不知我丈夫杨建坡现在是死是活?人还在不在?

特别是当我们家人得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滔天罪恶时,在感到万分震惊和愤怒之际,更加担心杨建坡的生命安危,担心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

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作为杨建坡的妻子,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我应该行使一个公民应有的合法权利,拿起法律的武器向河北省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为我那无辜的、善良的、时时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丈夫申冤,希望最高人民法院的执法者们,能够维护法律的尊严,能够主持公道,能够伸张正义,能够为民做主,撤销对我丈夫的非法判刑,还他自由!同时紧急呼吁善良的人们赶快伸出援助之手,救救我的丈夫,不能又让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再这样被迫害致死了!

同胞们,我们同是中华民族的子孙,难道我们就看着祖国大地被蹂躏,正邪不分,善恶颠倒,坏人猖獗,好人被害,一场场悲剧在不断的发生吗?这样下去,我们的国家将危矣!我们的民族将危矣!别忘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啊!历史上窦娥之冤引发的天灾,古罗马因迫害基督徒引发的大瘟疫,我们不能不引以为戒呀!

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们: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功学员,是在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思想境界高尚、道德水平不断提高、给社会和他人身体健康都带来了好处。这样的好人,何罪之有呢?

在此,我向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们呼吁:不要自欺欺人,不要践踏自己的良知,不要践踏自己的职责,为中华民族的未来,拿起正义之剑,向真正的违法犯罪行为宣战,结束这旷日已久的非法迫害!

杨建坡的妻子聂春玲
2006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