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内蒙古新学员的得法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我是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一名大法新学员,今年九月份得的法,在得法后的日子里特别的开心,终于找到了自己寻找了十几年的一切问题的答案,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为我们做的这一切!

先谈谈自己得法的一些经过:说两个真实的故事,不知别人怎么理解,它确实是真实的事情。五六岁时我还在牧区,从小喜欢画画,有一天我哥哥和大人们聊天(那时哥哥已经上小学了)说起有种东西叫电视,方方的,里面和电影一样,什么都有,我就边听边拿起笔和纸乱画,想画这个电视,可真的画出来了,方形的,里面是圆的,上面有半圆形的小盖伸出两根天线,下面还有四条腿。那时的牧区很偏僻,交通基本靠马之类的,别说看过电视是什么模样,连个镇上都没去过,可就是画出来了。姥姥问哥哥是这样子吗?哥哥说“上面一样,下面根本没有腿,它又不用走”,还嘲笑我,后来证明好几年后的老式彩电才有腿。这件事情在我的脑子里深深的留了下来,在得大法前都是一个想不开的谜,我当时为什么能画出来从来没见过的东西?还有就是上初中以后经常想一个问题:这个宇宙中一定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存在(也许有无数个)当时也在想和我一样的问题,只是我们碰不到而已。和一些同学讲起这个,他们都笑话我说疯话,可是看了师父的《转法轮》后才明白这是千真万确的。

我是九五年学校毕业后在家待业,每天听收音机,有天晚上寻到香港良友电台的福音节目,当时就被电台的福音吸引住了,连听几天就信了。这也不怪,我们牧区从古时就有喇嘛教信仰,到处都是庙,所以蒙古人很多人都是从小就接触宗教,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相当大的破坏(内蒙古最大的庙王爱召就在鄂尔多斯,鄂尔多斯以前叫伊克召,汉译了就是“大召”有很多庙的意思),可是人们的心目中的信仰还是保留了下来。可是我们这代从小受中共的无神论的洗脑,也看过很多说喇嘛如何干坏事的反面小说,不象长辈们哪样全信,只是若有若无的走着。所以长大后没有信佛教,反而信了西方的基督教。在得法前的十几年中一直在看圣经,可是远没有达到很好的约束自己,向善的目地,是因为我的信心不足!

工作后喜欢玩电脑,同事们当中我是最爱电脑的一个,我学会了用代理上网,九七年就上民主论坛等网站,因为我们蒙古人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残忍的伤害,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一代民族思潮是很重的,中学时又有几位老师经常给我们公开的讲共产党的一些黑暗,讲民族思潮,所以从来不信共产的说教,专门找揭露共产党的资料看。九九年七二零后代理IP很难找,有幸找到了花园网的代理软体,从此就很方便的上到国外网站了。

大法受邪党迫害后,我经常收到同修们发来的真相资料,记得也收到过《转法轮》电子书,可惜当时没有去细看就删掉了,一来受基督教的影响,主要的是多少听信恶党的恶言(现在想起当时的无知,真的很自卑啊),后经常用突破软件上网从其它网站上看到很多真相,也明白了大法是一个了不起的正法。看了《伪火》录像,真正明白了中共在干什么,也常给同事们讲这些,只是还没有想过要学大法,因为那时在基督教里也讲不二法门。

去年从网上看到《九评》后,完全明白了中共是什么东西,也退了团。今年九月份突然有种想了解一下大法的想法(是师尊在点化吧!合十),就下载了一本电子书,看了两天,觉的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不得不承认在得法以前内心深处中共邪恶的歪理说教还是占了一些位置)。一看《转法轮》就放不下了,因当时我在外地上班,宿舍没有电脑,手头没有活儿时上班时间也看,下了班也在公司里呆着看。看完后就下载了师父的大连讲法录音,拷在MP3里来听,记得当时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刚听了半个多小时,肚子就特别的难受,因我以前有胃下垂,很多年了没治好,只能保养,开始以为是胃病犯了,可是感觉不是胃在难受,从胃到小肚都在难受,当时哪个劲来的很猛,没吐也没拉,当时也不知道是师父在清理身体,晚上回去用热水抚也不管事,同住的同事笑我说吃坏了,可是我们俩一天就在一起,没乱吃什么,吃的都一样,他为什么不难受呢,说说就过去了,第二天下午好了。

第三天我就打印了一份《转法轮》,按说明线装了看,第二讲里师父谈到了清理身体,这才突然明白,师父给我做了这么好的一件事情,真是感谢师父!后来给同住的朋友说起这,他就不信,我就让他看书,也是晚上,他看着大法书,我听大法录音,朋友看了四十多页,晚了我们就睡了,睡前我开玩笑“你明天一定会肚疼,我保证!”(现在认识到我当时的执著心让我这样说的),第二天朋友真的肚子难受,难受了一天半,跑了一天的厕所,我就让他看大法上的讲解,他就信了,这让我更加的坚信大法的威力。

最近辞职后,我在家做影楼的代理产品,家里有台打印机,不能再做产品,换下来放了一年,以前也试着修过,没修好就一直放着,前几天找出来,想修好后做真相资料,为大法尽自己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拿出来后黑白喷头完全堵死了,一点都不通,只好用去年在明慧网上看到的办法用注射器挤酒精,没什么效果,泡了一天半也没动静,第二天挤了挤还是硬,就去外面买浓度不到50%的盐酸,买了一瓶纯净水,回来后心想未必能通,装了一支纯水,后来突然心想,应该求助师父才能行啊,就对着墙上的师父法像说“请师父帮帮弟子,弟子想用这台打印机做真相资料”,求完后用注射器挤,一挤就通了,根本就不是以前哪种的慢慢的通,一下子就通了,不可想象啊,明白了是师父真正的帮了我,当时真是高兴啊,能遇到这样的师父是我多大的荣幸啊!再次感谢师父的洪恩!后来读到了一位同修的《先修心性,后修机器》,明白了这决不是我一个弟子的荣幸。

修炼中一直是磕磕碰碰中走到今天,有时心性把握的很差,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没做好,时常不精進,需要师父操心。时间很紧迫了,要抓紧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走好以后的路。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