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莫迟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拖着一身病又兼带幼子的我,由于父母过世不久,家中并无财产,也无兄弟,丈夫的母亲早年改嫁。自己虽然大学毕业也能独立养活自己,但从小娇生惯养的我看到别人有公婆或父母帮忙照顾小孩,总觉的自己是像条汪洋中的小破船,埋怨命运的不公,大叹自己奉父命结婚又失去大好前程的无奈。

丈夫见我这般模样,就常不耐烦的找碴,日子就在天天激烈的争吵中度过,生活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身行尸走肉外加无尽的苦恼而已!那时我常想:“真佛啊,你在哪儿呢?如果有一个方便又是正道的法门能够圆容家庭又能修成该多好呢,我是多么想要脱离这肮脏又愚蠢的苦海啊!”然而四处求神拜佛的结果,徒增心灰意冷而已。

二零零零年生下次子后,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坐骨神经痛不欲生半瘫痪在床时,看到电视正报导天安门抓捕法轮功学员的画面,接着美国记者又访问了法轮功创始人,只觉心中一震。心想这炼气功、锻练身体碍着谁啦,这功法一定挺正,否则邪恶的共产党不会打压,于是自己找着书籍和录像,在家迫不及待的炼了起来,刚一炼,立刻感到左前方站着一个人(那时不知是师父法身),笑眯了眼看着我,还隐约听到他说:“不错啊,没人教还会炼,动作还正确啊”,我吃了一惊,心想,难道是法轮功师父来教我炼功了?

炼功时,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一星期不到,坐骨神经痛竟完全消失,身体神奇的康复了,于是信心十足开始看《转法轮》,刚读完下一句,上一句就忘了,书中所言全部一次经历完,体内如同地震般撼动,天目往里顶的厉害,一口气花了三个晚上读完,感到脱胎换骨,之后师父法身常不断点化我这颗顽石,完全是手把手的带弟子,也看到旋转如火球的法轮或亭台楼阁的仙境等。

随着实修,也开始参与讲真相的工作,一开始是写信、打电话,然而,怕心使我连拿起话筒都发抖,写信怕地址透露而持续不久,内找时,我问自己到底在怕什么?克服不了它,于是参加了另一个项目,只因辛苦画了一星期的图片被无情的打回票,便又打了退堂鼓,想着:“证实法的工作如此困难,不如去支援明慧学校,自己的孩子也有个修炼环境。”参与过程中,不论经济上,交通上,甚至孩子的反应更是备受考验,最后,只得宣告停止。

回想来时路总是不胜感慨,修炼真是不简单,“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对你的要求都要高”(《转法轮》),往往去执著心并不苦,察觉不到才真是苦,从个人修炼到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進程中,常使我做不好的就是一颗有求之心,求时间巴不得多给点,求环境宽松点,求学法时能悟高一些,求一切都能顺利,常生出许多不平之心,从没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自己,指出别人问题时却十分精准。

在做网路讲真相时,更深深感到实修的重要,人心太重不但做不了事,也会影响到同修,影响到一大片,损失是惨重的,尤其到了关卡面前老用法来掩盖自己执著的一切、用法来当挡箭牌的心,实在要严肃的去掉了,还得时时检视自己,真为了众生在做?还是只为了自己的圆满?真的能慈悲面对同修、众生的困难吗?要求自己是否也如要求同修一般严格?如果做不到,那么讲真相的确会难上加难。

自从加入网路讲真相之后,更发现修炼没有顺风车,当我看到八十多岁的老同修拿起滑鼠从不会电脑变成一年劝退一千多人的心得时,感到在正念正行下,大法的威力是可以轻易突破自我设限的。我一向认为灵活运用真相图片或文字是网退的基本功,但在和一位同修交流后,她提到自己常常两三句话就让对方退了,不用发图片或是发少量图片即可,退的人还不在少数,才发现自己的差距,这位同修的表现是正念强大的体现。

还有一次一位网友无论如何就是不开口,也不愿表态,只是静静的看我发出的图片、文字,就这样僵持了许久,直到我发的气喘吁吁时,静下来想,他无非就是怕吧,总不能老一股脑儿的全丢给他,一转念,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听一场好听的演唱会:为你而来~五种语言合唱影片”,播放当中,那无量慈悲的歌声正催我泪下时,这位可贵的中国人也几乎同时表态要退党了!经过这次的经验,不禁深深感到用智慧讲真相的重要。

有一次本地交流时有同修提问:“如果门外都是恶警,如何退走他们?如果能,是根据经文的哪一段?”记得师父曾要大家看《金佛》一文,大意是当下毫不考虑跳進油锅的人成了金佛,而要看前面跳下的结果才甘心跳下的人却成了油条,我想这就是答案吧,就看当时的一念,决定了一切,而这一念,却是学法实修得来的基础。

修炼的过程我走了许多弯路,现在想想,还不就是人的观念障碍着,使自己无法正念正行!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在常人中修,这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要走好各自的路就会有困难,面对困难而上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和反迫害。这些事在过去的历史修炼中没有过,大法弟子是开创者,所以在修炼中有时会做的好,有时会不知如何做。有困难时大家坐下来多学学法,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回复秘鲁大法弟子》)

在传九评、促三退的过程中,有天发现台湾某政治人物的网站访问人数高达几百万,没被邪党封锁,大陆众生可来去自如,里面充斥网特和急待真相的众生,我放下手边的工作,進去像打仗一样和邪恶打笔仗,也打出了争斗心,虽有各地同修支援,但那受毒害的网特们仍不断叫嚣,试图影响众生的判断力,我没悟到正是要去争斗心,脸红脖子粗的争论,直到听到师父苦恼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响起:“唉,你那争斗心呐,真是……”一惊之下才冷静下来,一对一认真而慈悲的讲真相,并不时以幽默轻松的语气站在对方立场上讲,于是,这个场马上变了,网友们争相声援,网特们渐渐销声匿迹,大家的言论也有了正念,不再充斥着邪党色彩!众网友也接收到九评和三退消息,历经这事后,在网络劝退时已能心平气和的面对各式各样的众生,不起波澜,如同云游般尽量摆正自己,但考验依然不断。

师父曾对学员文章评语说:“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职业不同、环境不同都能修炼,这就是大法展现给修炼者的路。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

由于我在数家私人补习班教授国中小学生作文,从一开始失业的困境到走入工作后,发现这真是伟大师父的安排!不但能在教学中补足孩童道德教育的不足,最重要的说话的机会多,是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好机会。

在我教学的班级中,孩子们不是沉迷于电脑游戏就是常规差,再加上社会结构改变,父母没空管教孩子,变异的观念充斥在脑袋里,行为失常令人头疼的孩子比比皆是。又由于学童作文能力普遍差,教育单位要加考作文时引起怨声载道,使我的工作备受挑战。我想,我是真修弟子的话,再难也得兢兢业业,做到无愧于心才行,在专业上充实并创新,并决定改变“以暴制暴”的体罚方式,以真善忍来展现大法弟子风范。

当然一开始是失败了,我常常欲哭无泪的望着学生不屑的眼神,甚至放话挑明不怕我这样的老师,那种屈辱,真是很难摆正,连其他老师也来劝我:“你太软弱了,现在的孩子顽劣的若不严厉管教,如何教学啊。”日子一天天的过,我冷静想想,那些孩子也许是受了污染需要听真相来净化,于是在课余时准备了图片和大法被迫害资料,对着几十双浮动的眼睛,我将真相说给了这些小众生。

奇迹出现了,那行为最乖张的学生愣愣的听着,还发问了问题,脸上浮现痛苦的表情,他问:“活体摘取器官,那怎么可以?”我看到他的眼睫毛挂了滴泪珠,问他:想不想学功?他一口答应了,之后,我不时以大法法理点化他,如告诉他失与得的道理等等,没多久,他的成绩竟然突飞猛進,各科平均发展,人看上去精神抖擞,连那歪七扭八的字体都变工整了,整个人像换了个灵魂。我想是慈悲的场唤醒了他深埋的善根,也归正了他的世界。

于是,接着面对来来往往有缘的学生,我都把他们当作众生来救度,现在只要是在我空间场内的学生,都能在短时间内成为行为端正的好孩子,根本不需疾言厉色或体罚,在祥和的气氛中孩子们恢复了纯真,尤其有愈来愈多学生母亲是大陆来台的人士,在大法的真相展示和孩子改变下也三退了,这是大法的威力又一次展现。

由于家中也有两位小弟子,有一次较小的(国小一年级)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们全家去海边玩,看到一座高大的桥,我们走上去看到很多众生围着我们在哭,结果众生送了我们几辆车去看师父,我们骑了很久才到达,看到一座高大的门,把门打开,看到师父和几个弟子,师父说:你们总算到达了。其他弟子说:我们等了你们好久。”听了真是惭愧,因为自己的不精進,不知师父为了我们操了多少心?

在写这份心得时,干扰不断,好不容易才完成,这过程就是向内找的经历,写的时候挖出了许多隐蔽的心,由于近来电脑连连出问题,影响到救度众生,心中干着急也没用,此时才感到放松自己的结果是可怕的,修炼不是儿戏,说的话不在法上,实修不到位是徒劳无功的。

有一次我在打坐时看到一个景象:一件美丽的白袍上沾黏了一颗肮脏丑陋的小球,仔细一看竟然是地球,不禁吃了一惊,似乎是点化正法就如同师父所说到最后的关头,宇宙已正法完只剩下人间未正,救度众生的机会不多了,同修加油!做好三件事,珍惜这万古机缘吧!

以上不足之处,尚请同修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