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过去找不足 努力做好迎新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个小学文化的人,想写点东西,拿起笔来十分费劲。但我知道这次征稿,是我们助师正法,比学、比修,找出自己不足,把自己修的不够好的各种执著写出来曝光它,解体它的大好时机;也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是如何走过来,如何做到证实法,如何又利用这种形式修好自己的一个重要记载。为此,我拿起笔来克服一切干扰,什么不会写,没有重大贡献不好写,修的比别人差的太远,没法儿写,等等。当时,我就警觉到,这不是我,我要证实大法,大法就是好,大法就是对。

回顾九年来的修炼历程,真是风雨交加,道路泥泞。有过心酸,也有过悲愤;有过自私,也有过割舍。但是我非常庆幸自己能够跟着师父走在一起,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能够亲身感受到师尊那时时刻刻的关怀与教诲,把我从一个争争斗斗、心存狡诈、业力满身的常人拿到一个前途美好,无比圣洁,能够走在神路上的人;去掉病业,去掉人间烦恼,又让我知道这么多不该常人知道的理,我十分幸运,也十分激动。师尊为了救度我们每一个有缘人,历尽千辛万苦,踏遍世界每个角落,用人的形像,人的语言,人的生活方式,忍受辛苦,到处传福音,挽救着每一个该救的生命。能有这样一个伟大的师父,我无比荣幸,非常幸运。

我是九九年初,也是大法轰轰烈烈广传之时走入大法的。我前半生是饱经风霜,屡受恶党欺辱,满头白发,满腹心酸,记载着一段非常不平凡的历史。但是我们今天不是谈我的过去,今天只谈我们修炼如何去掉自己各种执著而跟上正法進程,以便我们今后做的更好。

我的情况是由于社会状况,家庭环境,多年积怨,陈年拼搏,世间争斗,一颗不平的心受到很大伤害,从而产生很多疾病,导致生活困难,夫妻吵架,乃至整个家庭走到几乎崩溃的边缘。正在这时,我们家有了新的转机:经人介绍,我有幸看到了《转法轮》,随手一翻,正好是:“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怎么安排?有些人生命進程还有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些人过一年、半年可能要得大病,一病可能要好几年;有的人可能要得脑血栓或者其它病,根本动不了。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你怎么修炼呢?我们都得要给你清理,不能让这些事情发生。可是咱们有言在先,只能给真正修炼的人做这个事情,随便给常人做那可不行,那等于干坏事。常人生老病死这些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能随便给破坏的。”

师父的这段话引发了我一个很大的兴趣。改变,安排,修炼,清理,怎么安排?怎么清理?这些东西谁能动得了。我带着很大的疑惑和新奇,整整十天,没出自家的大门口,一连气将师父九七年所有书籍全部看了两遍。尤其“业力转化”的问题,给我的印象最深。师父讲:“因为人积的这些业力不是一生一世的。修炼界讲元神不灭。如果元神不灭,那他可能就有他的生前社会活动,那么他在生前活动中可能欠下过谁、欺负过谁,或者是做过其它不好的事,杀过生等等,那么就会造成这种业力。这些东西在另外的空间它会往下积,总是带着”。我知道了,难怪我这样命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是自己造下的。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圆满,什么叫修炼。当然书中有许多句子,既熟悉又陌生,以前大概知道命苦的人很苦,其理由来自于很多东西。尤其我的命更苦,真是苦到想自杀,想自己解脱,甚至想用根绳子作成梯子上天去,到另外一个地方逃离人间险恶与世道不公,可是挂在哪儿?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终于这个伟大的师尊,伟大的佛法,给我送来了解决这个难题的钥匙。原来,人生生世世所做过什么,在另外空间就有一本关于你的账,做什么坏事就得还什么,谁也赖不掉。所以才有苦难,这是一个人造成苦难的原因。要想去掉这些苦难,走出人间一切烦恼,只有修炼。

在师父深刻的法理和自己的感悟之中,我清楚的认识到,师父不是一个“平常”的人,他的书也不是一本“平常”书,他的理更不是人间所能知道的理。这个理完全超越常人及各个学派、教派所能顾及所能理解的理。这就是一部能够登天的梯子,现在不修更待何时?我多次捧着师父的《转法轮》,望着师父那慈悲祥和的面容,相见恨晚,由此我们夫妻同步走入大法之中。

同年四月,也就是得法几个月,全身各种不适症状全部消失,神奇的叫人难以置信。尤其是我常犯的老胃病,腰肌劳损,神经衰弱,神经性偏头痛,冠心病。妻子的老胃病,坐骨神经痛,严重贫血和点火就着的坏脾气等坏东西,一下全部不翼而飞,直到现在也没犯过。从此,我多年沉积的病没了,家庭和睦了,家中的危机转危为安。尤其是我得法后三、四个月之中,体重猛增,从一百一十多斤增到一百五十多斤,每月平均长十多斤,难以想象,身体舒服极了。就象《转法轮》中提到的“老师呀,我怎么了,走路老要离地,躺在家里睡觉往起飘,盖上被子连被子都要飘起来。”我在山上给果树剪枝,蹬一根手指粗细的树杈就能干活。

我常这样想:法轮功的神奇在我的身上体验到了。炼法轮功我们家受益最大,这是一句非常真实的话。没有师父,就没有我们的现在,没有师父就没有我们这个家,没有师父就没有我们的一切;是师父的法结束了我半生中所有的痛苦与无奈。当然修炼不光是为了个人舒服,而是永远解脱。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江罗流氓集团不顾民众正义呼声,一意孤行,迫害大法。为此,我三次進京上访,三次被非法关押。这些邪党恶人根本不讲道理。九九年五月八日,因国家需要,我们成批人户籍迁往它县。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当地派出所知道我们后连续骚扰,当年我们被迫返回原籍县城居住,从此开始过上流浪生涯。由此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也就是通过这件事情,更能证明这个恶党它根本就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专门整人害人的恶魔。一个政府,一个党派,看它是否正确,首先要看它对人民如何。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恶党一贯“假恶斗”,很多人对它的邪恶本质了解甚少,可是我对它却了解很深,我是它们所害者中受害最深的人之一。邪党再怎么邪恶,它的栽赃陷害、造谣诬蔑也是以失败而告终。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大脑,都有一套自己的思维,都有分辨是非的能力,这样我们夫妻依然如故。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我走的是曲折的,歪歪扭扭,也有很多人的东西放不下。在归正自己的路上,由于没有做好三件事,干扰也是很多。如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思想跑偏,不愿炼功,身体不适,家中经济困扰,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片警骚扰也很厉害等。我被迫又搬了家。为了安逸,我去山里公路上干活,不想,公路上活很忙,早上五点半到工地,晚上九点半到家,中午一个小时吃饭时间,干一天活很累,晚上吃完饭冲下凉就睡了,连炼功的时间都挤的很紧,学法就更提不上了。拿起书眼皮就算沾上了,根本就学不了。这样日复一日,拖了近三个月,在那段时间连续发生几件事,给我的印象还是很深的。零五年六月的一天,中午吃完饭在赶回工地的路上,路过一个高三十米的悬崖下边,我正在行進中,前方三米处,突然有一个核桃大小的岩石从崖上滚下来,当时给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快跑,要塌方,我一边用力蹬车,一边向外拧车把,就听哗啦,轰,一块数十立方的山石从悬崖上面坍落下来,落地的碎石直崩進我的车圈,公路瞬间就被隔断。跟在我后面的轿车,为了躲我,速度稍微慢一点,虽说也跑过去了,但车胎被扎了一个大口子,没跑出二十米就爆了胎。事情真是有点后怕。这本来就是一个警钟,但我还是没有悟到。事隔半个月,又出现了高烧三十九度,不想吃东西,浑身难受,当时我还以为是消业,整整四天,实在扛不住了,第五天就回家了。别人说我是累的,妻子说我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后来我又去另外一家工地干守卫,这样活也轻一点,也能抽出时间学法炼功,不想刚一个多月就被恶人盯上了,终于有一天老板告诉我,工地减人了,你回去吧。老板告诉我:“你炼功被人盯上了,这两天你不在,他们把你的东西全翻了,没有找到证据,不然早就把你抓了。我怕出事就叫你回来了。”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又过了一道风险。没过几天,我的腰又不行了,疼的我在铺上直滚,一夜也没合眼。后来妻子找来了同修,帮我一起发正念除魔,第二天就好了。后来同修告诉我增加发正念质量和次数,多学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各种干扰自然就会消失。

通过这些事情,引起我一个很大的反思,为什么短短三个月,接连发生这么多事情。第一件事情,为什么那么远路程,那么多自行车,那么长时间,早不塌晚不塌,专等你赶到这才塌,而且前后只才差了几秒钟,这不是来索命的又是什么。仔细想来从回来这段时间,由于怕心作怪,求安逸,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是让你挣钱来了吗?累,不想炼功,怕,不敢讲真相。你还是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要没有师父的保护,师父的点化,塌方那会儿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一颗懈怠的心受到良知的谴责,我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也感到非常震惊。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努力,我发现自己比过去清晰了很多,麻烦也少了许多,背法,做大法事也顺利了许多,也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修炼这么多年来,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帮助与呵护,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慈悲的师尊扶着走过来的。在修炼的路上一直是走走停停,磕磕绊绊,甚至停滞不前,就是向前走也是歪歪扭扭,回想起来真是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为了今后更好的按照师父要求做好该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不给师父的正法拖后腿,我想把它写出来,以便今后把自己没有修好不足补上来和还没有认识到自己不足的同修共勉,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