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孩子身上发现自己的执著,及时归正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我有个牙牙学语的孩子,还在学走路。很多人夸他聪明,不一般。我也发现他个人能力很强,不依赖大人,会爬没多久就一个人手脚并用顺楼梯爬到二楼,对于想做的事不轻易放弃。但很长时间以来,我发现他有个问题,他要做什么,如果大人不依他,他就哭闹一定要依他。公婆平时带他,说他人小可是说不得,不吃亏,有点恶。

孩子这么小并没有观念,而且我怀他的时候是每天学法的,他怎么这样?

难道他所表现出来的就是我的人心吗?我有这么不好吗?这个疑问有三个月了,今天我知道了,孩子的表现就是我要去的人心,师父早就点给我了,只是我不愿真正触及自身的执著。

我的根本执著就是私。凡事以自己为出发点。我一直感觉修炼没有那种突飞猛進的感觉,总觉的在一个什么圈圈里打转,虽然总能看到自身的问题也不断修正,就是没有一身轻松的感觉,总是患得患失的,人的观念重。

在现在一刻千金的最后阶段,需要做的事情多,这个问题就特别突出了,着实令我感到压力。细想起来就是我把做事看的重,却没有尽力同化法。

比如我目前想做一个证实法的事,那做起来很希望一气呵成,甚至正点发正念也草草应付。中间不顺利了,会感觉有压力,觉的难;顺利了,会欢喜,有成就感,证实自己。如果手头同时有几件事时,顿时倍感压力,这时就完全顺着自己的安排在做了,这个自己的安排就是“我想怎么怎么……”“我要怎么怎么……”没有完全将和同修的配合放在首位。

和有些同修平时是电子邮件联系交流的。自己刚和该同修交流完,想当然的认为应该这两天没什么邮件了,再加上认为手头还有别的事,就几天也不去登陆邮箱,结果积压几封邮件都未回复,其实潜意识里就是别人的事没有自己的重要,一看邮件就后悔应该早回复,因为有些帮助同修的事是需要大家商量配合的。正法進程这么快,每天都有要做的事,其实回复一封邮件用不了太多时间,自己的这个私心让我不止一次的延迟了整体要做的事。如果换成我,早就要求别人甚至抱怨了,可该同修依旧包容,其实他也很忙。

放不下自己做证实法的事的另一个表现是容易抱怨。在自己的容量之内还不觉察,超出自己能容纳的范围就开始计较了,其实这时就该放下自我提高心性了。比如有位同修因一时糊涂被邪恶利用做了“线人”,同时又陷入婚姻的魔难,最后离婚。当然该同修清醒后曝光了这一切,我每周都去该同修处与之交流并送周刊,但时间长了之后,我的私心开始出现。我上班的地方去他那里较远,打车都要四十分钟,从他那回家打车也要半个小时,坐公交车就更慢了,还要转车,因要哄孩子睡觉,不好回家太晚。每次花钱花时间,我的私心一起,我看同修就感觉他自私,而且理直气壮的向我借钱用于个人的生意,而不是大法的事。这种隔阂离间了我们整体的力量,不久这位同修再次在男女关系方面犯错,我听了痛心之余反思自己,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同修之间有这种缘份在一起互相帮助共同精進,这是份内的事,怎么时间长了就沦为做事的心态,当心里不舒服时,怎么就忘了找自己,满足于做事本身而不实修了呢?

回想自己以大法的事为借口,不为别人着想的事真不少,比如认为孩子是个小包袱,他晚些睡觉我都心烦,占了我的时间了,对孩子缺少慈悲心,总习惯以高标准要求他,而不是善心引导他;下班后总想自己再做点自己的事再回家,因为回家就得看孩子,不为老人着想,他们带了一天孩子也辛苦了。我认识到了这个私心不去除,所做的事有意无意的就是在证实自己,以己为大,不但容易间隔整体,产生矛盾,不能真正胜任大法的工作,发展下去,也是很危险的,这旧宇宙的属性不去除,就不是真正的同化,不是真修。

认识到了,我要加强背法,在法中归正自己,我相信一定能去除它。一点体会,与同修借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